昆曲名家单雯:戏曲这行其实挺残酷 作不来假

发布时间:2018-05-29 13:14:36 来源:扬子晚报

你不一定熟知昆曲,但你八成在剧院,或是各大晚会里见过昆曲演员单雯。面容姣好的年轻人,踏着古老的节拍,袅袅婷婷演绎着几百年前的“姹紫嫣红开遍”,这在快节奏的当下,无疑是清流一般的存在。单雯也因此成为了昆曲的“顶级流量”。新编昆曲《醉心花》巡演之前,单雯接受了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专访,聊到自己的人气,单雯说得挺有底气,“年轻靓丽的演员能够不被淘汰,一定是因为她在不断努力。戏曲其实挺残酷,作不来假。”

从16岁唱到28岁,到底唱过多少遍《牡丹亭》,单雯自己也数不清了,但她说唱不腻,不同的年龄段演杜丽娘,总能感受到不一样的人物层次。

见到单雯的第一面是在省昆门外。记者站在“江宁府学”门前等待同行的摄像,单雯的车停在了记者面前:“为啥不进去?”记者解释了缘由,单雯点头,接着一脚油门驶向了停车场,干净利索地停车。嘿,想不到“杜丽娘”的车技还挺溜。

五分钟后,单雯轻快地走入了记者的视线。一身牛仔装,背着双肩包,包上卖萌的娃娃跟着她的脚步有节奏的晃动着。如果不知道单雯的职业,或许根本没办法将她的年龄和几百岁高龄的昆曲挂上钩,这分明就是个时尚的都市女生。

眼前的小女生和杜丽娘的距离,其实只有省昆兰苑剧场登台的那几级台阶。当天上午,单雯要为隔天的《牡丹亭》演出响排。排练场里只有齐整的乐队,舞台上绝大多数时候只有单雯和饰演春香的同事唐沁。尽管是自己已经演出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牡丹亭》,但响排时单雯还是一丝不苟,和乐队一点一点核对着节奏。其实,单雯最初走入观众视野,留下惊艳的第一印象,便是源自《牡丹亭》中的一曲“皂罗袍”。16岁时的她中规中矩唱着“原来姹紫嫣红开遍”,端正的气质让不少人眼前一亮:杜丽娘的感觉找对了!

能把《游园惊梦》唱好的闺门旦不多,戏迷们因此对初出茅庐的单雯有了期待。2006年,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排演大戏《1699桃花扇》,从戏校毕业进入省昆工作没多久的单雯,幸运的成为了“女主角”李香君,一下子站在了舞台的正中央。此后,她又陆续排演了小全本《玉簪记》《幽闺记》等,并在江苏省演艺集团和台湾“建国工程文化艺术基金会”共同制作的传奇昆曲《南柯梦》中饰演瑶芳公主。各种奖项也纷至沓来:“中国戏曲红梅金花”、第四届中国昆曲艺术节优秀青年演员表演奖,江苏省“五个一批”人才,“六大人才高峰”培养对象……

一晃过去12年,重新回顾当初,单雯觉得,《1699桃花扇》对于自己的确有着特别的意义,“刚刚毕业出来工作就有机会排演大戏,这样的机会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太难得。这部戏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起点,我觉得,是时代的需求把我们这批年轻演员推到了舞台中间。”

镁光灯聚焦下的单雯,赶上了“流量”最为火热的时候。古老的戏曲,被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演绎,走进剧场的观众充满了新鲜感。妩媚鲜艳的单雯因此获得美称“昆曲女神”。

昆曲剧场里的“白头发”观众逐渐变成了“黑头发”,单雯也收获了大把忠实的年轻粉丝。她开了微博,曲友们还给她建立了粉丝QQ群。有空的时候,单雯还在群里惊喜的“空降”,引来粉丝的一片惊呼。

伴随着年龄和名气的增长,老观众们已经能熟络地和单雯开起玩笑,“我们是看着你一点点成长的。”哪怕是平时和小姐妹一道逛街,都有看过单雯演出的观众惊喜地认出她来,“你是单雯?可以和你合个影吗?”单雯总是笑盈盈地答应,内心还有些小小的开心:“卸了妆,竟然也有观众认出了我!”

认出单雯的不止是普通观众,还有纷至沓来的影视剧演出邀约。面对赞誉和诱惑,单雯表现出了超龄的清醒,“‘女神’是舞台上演绎的每一个角色的光芒,这一切都是昆曲赋予我的。”单雯表示,靓丽的外表并不能“保鲜”,对于演员来说,更应该在意的是自己专业艺术上的积累。“能够站在舞台中央,并不仅仅是因为起点高或者说是你排过大戏,各方面都还比较好。这样的‘起点’其实是站不住的。你如果不努力,不去揣摩人物,‘起点’和‘青春’很快会失去。”单雯说,“戏曲演员是一个攒年资的职业,伴随着舞台经验的不断积累,对人物的把握会越来越成熟。我觉得我能够走到今天,是在不停的努力,观众同样也见证了我的成长。”

年少成名,单雯享受聚光灯下的瞩目,也扛住了蜂拥而来的纷争。“经常有人会告诉我,‘单雯呐,又有网友因为你而掐起来啦’。”单雯回应,“我不会去看网友争议的内容,因为大家都有自己喜欢的演员,而且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所以我觉得这些议论无所谓。”

单雯“佛系”对待争议,但善意的提醒,她照单全收。“有时候,你并不会知道自己的状态,但观众席上的观众们会看得非常清楚。有戏迷和我说,为什么我演苦戏的时候还会笑?其实我没有笑。”单雯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我的嘴角天生有一点上扬,一张嘴一发音,看上去我的嘴巴就是像微笑一样扬起来的。”单雯说,自己现在演出“苦戏”,都会有意识的收一收嘴角,“后来再也没有人说我演苦戏像在微笑了。”

“女神”没这么好当。除了清醒的自我认知以外,还需要数十年如一日的苦练。单雯说,自己在戏校时也曾坐过“冷板凳”,“戏曲其实挺残酷,作不来假。”

印证实力的最好佐证之一便是票房。单雯在兰苑的演出,戏票总是早早的销售一空,戏迷们到处苦苦求票的景象一度成为新的“现象级”事件。而她拜师张继青的故事,更是成为了实力和幸运的印证。“在戏校学习的时候,因为要参加一次戏曲大赛,老师把我们几个学员送到张继青老师那里,让张老师给我们指点指点。也许是那时候张老师看我学戏比较灵,所以留下了挺好的印象。”2007年,张继青难得一见的公开收徒,头一个就想到了4年前自己曾经指点过的“小姑娘”,单雯得以顺利拜入张继青门下。

“张老师跟我说戏,讲到《离魂》时,她特别强调,如何把握杜丽娘临死之前的感情。”单雯滔滔不绝,“张老师告诉我,杜丽娘此时的离去,其实是摆脱封建礼教后的一种超脱,是一种另外意义上的重生,可以‘放开’去寻找心中真正的爱情。杜丽娘临死前惋惜的,是对不起母亲的养育。所以这时候的感情不是惨,而是惋惜。”

单雯表示,张继青对人物的理解,自己做到了萧规曹随。“张老师和我说,演《离魂》时,如果我自己在台上掉眼泪,那是不成功的,应该是通过我的演绎,让台下的观众掉眼泪。”伴随着舞台经验的积累,单雯对人物的演绎逐渐从模仿转向了创造。此次的新编昆曲《醉心花》巡演,她所饰演的人物“嬴令”其实是东方世界里的“朱丽叶”形象。和杜丽娘一样都是为情而死,单雯的体会更加深刻,“创造新的角色对我来说是一个跨越,一种成长。”

对于未来自己的个人规划,单雯想的很明白,老师张继青最拿手的昆曲“三梦”(《惊梦》、《寻梦》、《痴梦》),自己还有一折《痴梦》没有“拿下”。“我觉得自己算是比较清醒的一个演员,知道自己现在各方面的条件还没有完善,还没有具备演出《痴梦》的能力。但老师的这一出戏我一定会继承下来,将来合适的时候一定会拿出来。”

昆曲讲究程式,舞台上的单雯极为规矩地遵循着程式,收敛着自己的性子。台下的她则有些“放飞”,杜丽娘的娇羞或是林黛玉般的敏感,那是不存在的。

让单雯挑一个和生活中的自己性格最贴近的角色,单雯想了半天,最终选定了昆曲折子戏《百花赠剑》里的主人公百花公主。“我还挺喜欢百花公主英姿飒爽的感觉的,演起来也很舒服。生活中的我比较直爽,阳光。”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咯咯大笑,全然不见舞台上的“扶风弱柳”。单雯将工作和生活分的很开,沉浸在戏里“走不出来”这样的情况基本不会在她身上发生。“台下的我很少会有女孩子的那种扭捏,那些都放到舞台上去了。”

粉丝眼里美在云端的“女神”,一旦解锁“放飞模式”,一下接地气了许多。她的朋友圈里,除了演出打卡,出现的高频句子是“吃点好的补一补”。看着单雯长大的昆曲老前辈都忍不住在她的朋友圈评论里留言,“小孩子不能吃这么补!”

“我是金牛座,对美食比较感兴趣,到哪个地方都是先找吃的。”作为美食达人,平时会在家里自己做饭吗?单雯又咯咯地笑了,回答的毫不犹豫,“绝对不会!在家里都是我爸做饭。”很显然,这是个被宠坏的姑娘。

“套路”对于台下的单雯来说也不存在。本来还想和单雯聊聊她喜欢的茶艺,如此喜欢白茶,单雯会不会专门去学一些择水烹茶的门道?谁知道,单雯的回答再一次“自我放飞”:“我觉得这些都不一定要遵循固定的程式,随心所欲,泡出来自己觉得好喝,舒服就好。”

快问快答

Y =紫牛新闻记者杨甜子

S =单雯

Y觉得自己时髦吗?玩抖音吗?

S不觉得,不会。

Y会考虑跨界吗?

S不会。舞台艺术讲究一气呵成的,我觉得这样更过瘾一些。

Y在KTV,你是麦霸吗?

S我不会唱歌,我没有大嗓子的。KTV从来不去。

Y不论是《牡丹亭》还是《1699桃花扇》,你一直都是“女一号”。假如有一天团里给别的年轻演员排新戏,要你去做配角,你愿意吗?

S问得好犀利呀。这种情况可能……比较少。如果团里的前辈排戏需要我们,肯定义不容辞地上,我们是一个整体。

Y舞台上的“书卷气”你是怎样演绎出来的?

S戏曲表演中展现书卷气是有技巧的。举个例子,演出《写真》,杜丽娘描容时的书卷气,完全就是靠面部肌肉的控制,还有声腔的技巧。

Y如果不做昆曲演员,会给自己选择什么职业?

S我对养生挺感兴趣的,所以可能会去当医生。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