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爱莲:为超越而起舞

发布时间:2018-06-15 14:18:18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为超越而起舞(名师谈艺)  

艺术到最后,拼的不是技术而是文化。岁月不饶人,但舞台艺术生命可以延长,尤其是对经典舞剧的复排,每一次都要有新的突破。

  明年我就80岁了,我开玩笑地说,倒过来念就是18岁。我今年还在跳“林黛玉”,明年也会继续跳,是国内乃至国际舞台上出演整本舞剧女主角年龄最长的一位。我已经不再考虑年龄的问题,只要能跳,就会一直跳下去。

  我是中国第一批科班出身的舞蹈演员。新中国成立后,舞蹈事业开始发展起来。1954年,中国第一所专业舞蹈学校——北京舞蹈学校成立,我是第一批学生。正是从那时起,当一名舞蹈家的梦想在我心中萌动。我的第一个目标是苏联舞蹈家乌兰诺娃,她直到50岁还在舞台上演朱丽叶,演《天鹅湖》里的奥杰塔。

  1959年,北京舞蹈学校邀请苏联舞蹈专家古雪夫排演舞剧《鱼美人》,这是首部中国古典舞与西方芭蕾舞融合的舞剧,我因为古典舞和芭蕾舞功底都不错而被选中当女主角。《鱼美人》的演出大获成功,我也一举成名。

  在我的舞蹈生涯中,跳的最多的当属舞剧《红楼梦》。第一次演林黛玉是在1981年,那时我已42岁。1997年,58岁的我牵头复排《红楼梦》,当时遭遇不少质疑,“年过半百”的标签赫然见诸报端:“她的技术还行不行?”“她的脸蛋还好不好看?”这些声音提醒着,我和角色之间确实存在很大的年龄差异。要想更好地诠释林黛玉,除了保持优雅的身形和良好的舞蹈功底,更要演绎出角色的性格和情感。为此,我反复研读《红楼梦》,力求进一步理解原著精神,深探林黛玉的灵魂。我的身体不如18岁少女柔软,对黛玉葬花时的心境却有更深体会。

  艺术到最后,拼的不是技术,而是文化。虽然岁月不饶人,但舞台表演的艺术生命可以延长,尤其是对经典舞剧的复排,每一次都要有新的突破。《红楼梦》已经演了八九百场,我仍在不断重读原著,每次都有新的发现和帮助。我们不断修改、创新,加入新的动作和舞段,调整剧本节奏,使之更符合今天年轻人的审美。古典舞要与时代结合,但古典舞的神韵不能变,当下一些古典舞创作渐渐失去古典舞的神韵,非常可惜。“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舞蹈是非常高级的语言,这一语言没有国界,我由衷希望《红楼梦》能够走向国际舞台,让全世界观众欣赏中国古典舞的精髓,领略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

  我已经跳了66年的舞,时间上不仅超越了我年轻时的偶像乌兰诺娃,也比中年时的目标——72岁还在扮演舞剧《吉赛尔》中女王的古巴舞蹈家艾丽西亚·阿隆索跳得久。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与我个人成长经历密不可分。是国家把我从一个孤儿培养成为一名拿了无数大奖、广受群众欢迎的舞蹈家,我身上凝聚着国家的投入和艺术大师亲传,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不坚持跳下去。

  记得当时舞蹈团老师对我们说,我们国家60位农民的口粮才能培养一个舞蹈演员啊,我听了心里一颤。从此,对我来说,练功没有礼拜天,练功也不挑场地,火车过道、剧院后台、旅店房间,“一天三遍功”,从不敢有丝毫懈怠。直到今天,只要没有杂务纷扰,我仍然雷打不动地每天坚持练功两个小时。

  舞蹈是我的生命,我的信仰。我为舞蹈而生,愿为祖国的舞蹈事业献身。所以,我才能成为敢为人先的时代“弄潮儿”,建舞蹈艺术团,办舞蹈学校,把民族舞蹈带到全国各地,为祖国培养了上千名舞蹈专业人才。2014年,我有幸参加习近平同志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更加坚定了把民族舞蹈发扬光大的信念,我要尽我所能把身上的技艺传授下去,这是一个艺术工作者的光荣使命。

  如今,我对舞蹈事业的热忱从未消减,还想复排经典剧目,还想创作新作品。我对舞蹈事业的发展也格外挂心。我们有非常优秀的年轻演员,他们的技术非常棒,但需警惕创作上的不良倾向,才能创作出好作品:一种是妄自菲薄,只看到西方舞蹈的好,对我们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缺乏认识,甚至认为“古典舞是死亡的艺术”;一种是过分标新立异,一味“为新而新”而成了“怪”。我们谈发展,谈创新,都要在传承基础之上,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尽管我已倾其所有,但毕竟力有不逮,希望能有更多有识之士一起再续中国舞蹈事业的辉煌。

(本报记者张珊珊采访整理)

  陈爱莲,1939年生于上海,舞蹈表演艺术家、教育家。代表作有舞剧《鱼美人》《红旗》《白毛女》《文成公主》《红楼梦》《牡丹亭》《繁漪》等,舞蹈《春江花月夜》《牧笛》《蛇舞》等。曾获文化部表演艺术一等奖、芬兰世界青年舞蹈比赛金质奖章等奖项。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

微信扫一扫看京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