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者获新生成为戏剧名家:复吸几率绝对是零

发布时间:2018-07-04 11:42:08 来源:中国新闻网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杨汉威在戏台上排练)

  白字戏演员杨汉威

  从吸毒到新生的蜕变

  本报记者 章宁旦 本报通讯员 刘洪群 陈扬帆 文/图

  初见杨汉威,他正在戏台后面化妆。上油、上色、上粉……每一步都极其麻烦,他却干得极有耐心。化完妆、换好戏服,开开嗓子,表演正式开始。

  锣鼓声中,穿着华丽戏服的杨汉威甫一亮相,步法身段气势十足,再一亮嗓子,瞬间引来台下阵阵掌声和叫好。他动作干净利落,唱腔或嘹亮、或婉转、或激愤,让台下的观众随着他的表演感受着戏文里的悲欢离合。

  没人知道,现如今已是国家三级演员、白字戏传承人的杨汉威,数年前因为毒瘾发作,拿起钢条就插进了自己的手肘,用刀子在胳膊上割出深深的伤口。那时的他已经“坏掉了”。不过,当杨汉威日前向《法制日报》记者敞开心扉,叙述从吸毒、戒毒到迎来新生的坎坷历程时,他的心里是充满了希望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杨汉威身上的纹身是他在吸毒时跟“毒友”一起纹的)

  毒海沉浮 父子反目

  杨汉威出生在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在他的记忆中,大事小事热闹事都离不了白字戏(流行于汕尾地区的传统戏曲剧种之一)。戏台上锣鼓喧天,戏台下熙熙攘攘,喝彩声、鼓掌声、小孩的嬉闹声夹杂在一起,成了很多当地人年少时的记忆。

  戏台上领奏的父亲是杨汉威和村子里很多人唱戏的启蒙人,包括杨汉威的姐姐、哥哥,都曾在戏台上走过一遭。

  生性好玩的杨汉威对读书不感兴趣,索性进了汕头市戏曲学校学戏。每天5点多就要起床压腿、吊嗓子,他说:“当时年轻,又对这个感兴趣,真的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成为一名白字戏演员,在杨汉威看来理所当然,却因为偶然结识的“好友”,尝试了他们口中的“好东西”,他的人生从此步入歧途。

  回忆起吸毒的那段日子,杨汉威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吸完毒后精神亢奋,会有各种自残行为。最疯狂的一次连续12天没睡觉,也不吃饭,就吸毒加喝水,人瘦得不成样子。”

  长长的铁链,几斤的锁头,黑暗的小屋子,无限供应的啤酒——这是杨汉威家人为他打造的戒毒方式。屋里的他毒瘾犯了就喝酒,喝醉了就睡;屋外的父母以泪洗面,不知道儿子的未来在何处。

  整整30天,杨汉威得以重新跨出屋子。可惜毒戒了,瘾还在。2012年,杨汉威重新吸毒,杨父绝望了,拿着两条绳子对他说:“我们父子俩上吊算了,省得害人。”

  伤心欲绝的父母,以泪洗面的妻子,战战兢兢的子女,都被杨汉威丢在脑后;爱好、梦想、未来这一类词更是毫无意义。“那时的他就是坏掉了!”说起过去,杨父满心窝火。

  2013年,杨父选择了报警,一个村子里的人都看到杨汉威被警察带走。从那时起,杨汉威恨上了父亲。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杨汉威展示自己的手机壳套,上面印着他在香港演出时的头像,说香港的化妆师将他化妆得很美)

  民警教导 施展戏艺

  “他刚来的时候,争强好胜,对民警根本不信任,是个刺头。”杨汉威刚到广东省增城强制隔离戒毒所,就引起了他所在八大队教育副大队长范旗辉的注意,“但是他同时也非常讲义气,为人豪爽。”

  在深入了解后,范旗辉发现杨汉威对父亲报警一事始终耿耿于怀。“在强戒所里有机会打电话给家人,父亲接电话时,他就会大骂一通。”

  范旗辉认为,要想让杨汉威心态平和下来,必须邀请他的父亲来一趟,解开他的心结。父母的到来,虽然唤醒了杨汉威些许理智,但他仍然固执地认为父亲背叛了他。为此,范旗辉一有空就找他谈心,让杨汉威慢慢放下了“仇恨”。

  聊天中,范旗辉发现杨汉威对戏剧感兴趣,有一定的功底,于是就让杨汉威担任了所在大队的文艺队队长。杨汉威的表现让范旗辉大为惊讶,由他带领的文艺队几乎每次都能拿到最佳节目奖、最感人奖、一等奖等多种荣誉,且节目都由杨汉威自编自导自演。

  “当时演出的时候,别队的节目通常只有一个队里的人鼓掌,我们大队的节目一表演完,全场都自发地鼓掌。”对此,杨汉威颇为自豪。

  2015年4月,杨汉威因为表现优异,提前3个月离开戒毒所。临行前,所里给了他一张“爱心联系卡”,叮嘱他定期沟通联系。作为“爱心联系卡”的发起人,范旗辉的想法很简单,“我希望这些离开了强戒所的人,找不到人说话的时候,还能找到我们倾诉。”

  让杨汉威意外的是,原以为没有家人来接,心里全是失落的他,走出高墙时一眼看到了等候多时的父亲和两个哥哥。倔强的他顿时泪如雨下:“他们把什么都准备好了。回到家,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时,老爸哭了,让我心里非常愧疚。”

  走向社会 追寻梦想

  离开戒毒所,是新生的开始,也是接受挑战的时刻。杨汉威回家的当晚,就有以前的“毒友”找上门,叫他去“爽一把”。在强戒所里学的知识,让他清楚地知道“毒品”的危害,断然拒绝。

  为了生活,杨汉威买了三轮车,开始和老婆一起摆地摊。偶有闲暇时会和范旗辉联系,告诉他自己的现状,不过都是报喜不报忧。

  “当时生意很不好,仅仅能维持一日三餐,却要每天早上4点多出门,晚上10点多到家。看着跟我吃苦的老婆,当时的压力非常大。”杨汉威道。

  “他开始封闭自己,有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两天也不出来,而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杨汉威的媳妇阿英(化名)谈起当时的场景,还是紧皱眉头,满是后怕。在之前的交流中,她发现丈夫非常听得进范旗辉的话,于是打去了求助电话。

  接到电话,范旗辉满心焦急,生怕杨汉威再次误入歧途,马上拨通了杨汉威的电话。他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找了个要去汕尾海边游玩的借口,约见杨汉威。就这样,范旗辉利用休息日,驱车200多公里,见到了状态很差的杨汉威。

  两人坐在一起,就像一对老友,杨汉威把自己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讲给了范旗辉。“他也是个非常要强的人,想给妻儿好的生活,自己却做不到。听着他内心的挣扎,我就启发他利用好自身的文艺特长,尝试向这个方向发展。”

  “当时要不是范大队长,我很有可能又重新复吸了。”听了范旗辉的话,在父亲的支持下,杨汉威参加了村里的小剧团,开始逐渐在村里和周边演出。

  2016年初,在一次演出时,杨汉威遇到了汕尾市戏曲剧团的张团长。张团长颇为看好杨汉威,认为他基本功好,有表演天赋,破例邀他随团演出。

  记者了解到,白字戏,作为长期活跃在海陆丰、惠州、潮汕、福建省等地的一个古老戏曲剧种,曾有其较为繁荣、活跃的一段时期。2006年5月20日,白字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张团长是白字戏传承人,真正拜入门下的徒弟只有两位,杨汉威是其中之一。拜师学艺后,杨汉威跟着剧团跑到汕头、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等各地演出。每次表演完,杨汉威都会给范旗辉发去一个视频,两人不仅仅是管教民警与戒毒人员的关系,而成了真正的朋友。

  现在的杨汉威是国家三级演员,入选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有上万名戏迷。他还作为地方戏剧白字戏代表人,去北京和诸多其他戏种的演员共同学习。

  “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以前没有读书,有太多要学习的地方。我虽然40岁了,但在白字戏方面还是个学生,需要不断地学习。”杨汉威说道,“不要小看戏剧文化,可以说真的深不见底。戏文里的含义需要细细揣摩,会有很多收获。”

  谈起热爱的白字戏,杨汉威眉飞色舞,说到兴头上,还给记者清唱了一段。

点击进入下一页

(戏班师傅帮杨汉威穿戏服)

  接受监督 绝不复吸

  对于很多戒毒人员来说,离开强戒所后,都想把那段记忆彻底抹去,他们的家属也不愿和人谈起。而杨汉威接受记者采访,意味着他的吸毒戒毒经历会被更多人知晓,有些人认为他“现在有些高调”。

  对于接受采访这件事,杨汉威不是没有顾虑。回家和家人商量时,在学校当教导主任的四叔却非常支持:“别人不认识你自然不知道,认识你的人那点事早就知道了,藏着掖着没用。如果你现在能真正地做到永远不复吸,那就接受采访。做了什么,就说什么,不用作假,外面给你压力,其实是监督你!”

  杨父也说:“你有没有信心?有信心就去接受采访!”

  再谈起父亲报警的事情,现在的杨汉威笑了:“我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那时候老爸不这么做的话,我就完蛋了!”

  时至今日,杨汉威的生活依然没办法和那段过去彻底告别,吸食新型毒品留下来的后遗症还存在:“现在说话还是不太流畅,如果太累或者压力特别大的时候,还会产生一点幻觉。”

  但是因为找到了出发点,生活以可见的速度改变着。杨汉威上戏台的频率越来越高,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他买了新房,装修好邀请众人喝酒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相信,曾经狼狈的杨汉威真的开始了新生活。

  杨汉威说道:“买房子的时候,其实压力特别大,但没有向亲戚开口,因为我现在知道,只要真真正正地做事,绝对可以改变生活。”

  采访中,杨汉威不止一次提到,现在儿子和他最亲,女儿开口叫他爸爸了,在香港定居的姐姐以前都不和他说话,现在每次回来都住在他家里。他的话语里,充满了对生活的希望和对他人的感恩。

  阿英也感触颇深:“以前走路都感觉低人三分,女儿被人指指点点,都不肯上学。现在只要他不吸毒,好好生活,我干什么都特别坦荡。”

  “那你对现在的成绩满意吗?”面对这个问题,杨汉威想了一会儿,最终摇了摇头,“如果没有走错路,现在肯定不只是这样。”

  “那复吸的几率有多大?”这一次,杨汉威斩钉截铁地回答:“零,绝对是零!”

  广东省增城强戒所所长廖志杰告诉记者:“杨汉威的案例是增城所近年来帮扶活动的一个剪影,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戒毒人员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希望有更多的职能部门、社会团体、爱心人士以及家属给予戒毒人员更多的关注和帮扶。”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平台与天津京剧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津举行

1
  1. 2

    马林斯基剧院带来原味《天鹅湖》

  2. 3

    张维良今晚领衔竹笛演奏 “中国乐器要让百姓听得爽”

  3. 4

    跨年之际舞出热度 多台舞蹈演出登上广东各大剧院

  4. 5

    用音乐跨越国界 聚鹭岛共唱南音

  5. 6

    以色列话剧《冬季的葬礼》再现列文剧作

  6. 7

    复排不草率 《兰花花》精修细磨

  7. 8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十周年作品展演 王媛媛:朝着梦想的方向飞奔

  8. 9

    舞剧《记忆深处》亮相国家大剧院 展现南京大屠杀亲历者回忆

  9. 10

    台湾导演携手山西剧团打造催泪音乐剧山西首演

  10. 11

    粤剧《惊蛰》入选全国优秀现实题材舞台艺术作品展演

  11. 12

    爵士与夜色共舞 广州市开启“非传统”音乐旅行

  12. 13

    《乱世佳人》音乐剧北京首演,全新演绎经典之作

  13. 14

    《生命行歌》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14. 15

    舞剧《刘三姐》香港公演座无虚席 观众反响热烈

  15. 16

    吉林大学原创音乐剧《黄大年》成功首演

  16. 17

    《我们的荆轲》再演 荆轲就是我们的人性

  17. 18

    原创舞台剧《到大西南去—我的青春在西南联大》北京首演

  18. 19

    成长戏剧《山羊不吃天堂草》走进北京大学

  19. 20

    胡军一家三口演绎《哈姆雷特》

  20. 21

    《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将再演 濮存昕:借《海燕》致敬董行佶

  21. 22

    国家大剧院版歌剧《唐璜》露真容:风流倜傥

  22. 23

    国粹变装秀--码农变身贵妃记

  23. 24

    “不止,是李健”李健演唱会北京工体见

  24. 25

    人生,不觉已黄昏 —— 隔了三十多年重演的台湾实验戏剧《演员实验教室》

  25. 26

    音乐剧《乱世佳人》英文版北京演出倒计时

  26. 27

    治愈系力作来袭,原版音乐剧《深夜食堂》中文版在北京上演

  27. 28

    国家京剧院2018年重点复排剧目《劫魏营》即将上演

  28. 29

    郎朗牵手柏林爱乐乐团呈现“世纪音乐会”

  29. 30

    伦敦西区原版《玛蒂尔达》将来中国巡演

  30. 31

    白鹿回望无名处 原上人家一枯荣

  31. 32

    原创歌剧《晨钟》亮相上海国际艺术节

  32. 33

    巡演两载 北京收官 钟汉良为歌迷“乐作人生”

  33. 34

    “国风极乐夜”众星唱聚鸟巢

  34. 35

    “侠之大者“的情与义——身边人追忆金庸

  35. 36

    韦小宝、张无忌、小龙女、令狐冲……剧中人送别金庸

  36. 37

    著名主持人李咏因病治疗无效去世 哈文:永失我爱

  37. 38

    “蓝面具藏戏”登陆乌镇戏剧节

  38. 39

    乌镇戏剧节精彩纷呈 黄磊:我一直惦记着这里

  39. 40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汇集33部特邀剧目109场演出

  40. 41

    老舍戏剧节:文学精神的舞台重生

  41. 42

    戏剧经典“整容式亮相”乌镇戏剧节 颠覆观众体验

  42. 43

    乌镇戏剧节铃木忠志对话赖声川:做戏剧一直很艰难很痛苦

  43. 44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44. 45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45. 46

    宁波甬剧《雷雨》进京献演

  46. 47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47. 48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8. 49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49. 5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