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了一道光,它终将出现在舞台上

发布时间:2018-07-19 17:06: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怎么才能让舞蹈看上去更美?从云门舞集“跳”出来的灯光设计师吴文安说——
  我存了一道光,它终将出现在舞台上

点击进入下一页

(吴文安(中左)为学员演示灯光效果)

  这两天,来自全省各地40多名最拔尖的舞蹈创作人才都聚在杭州,参加培训。

  这是中国舞蹈家协会举办的2018青年拔尖人才创作培养活动,请来的授课老师有国家大剧院舞美总监高广建、当代舞蹈艺术家赵梁、青年舞蹈家龚兴兴等。

  昨天是培训的最后一天,浙江音乐学院思美广场的现代音乐厅里,台上的授课老师正在讲舞台灯光——他一件黑T恤配牛仔裤,挺拔的脊背,写字时利落的转身。举手投足间,全是舞者的功底。

  这位知名灯光设计师、台北艺术大学舞蹈学院助理教授吴文安,原本就是一位舞者,从云门舞集,跳到了他现在从事的灯光设计。

  他曾连续三年入围香港舞蹈年奖,获香港舞蹈年奖“杰出灯光设计”,并一直活跃着,为亚太地区知名舞团担任设计。

  灯光是一门怎样的艺术?钱报记者昨天与他好好聊了聊。

  曾是一名舞者

  最好的灯光“应无痕”

  在38℃的炎热天气里,听着吴文安软糯的“港台腔”,很悦耳。

  “这堂课,要是放在学校里,我是要教36周的,”吴文安笑着说,“但是今天要在5个小时里讲完,只能讲超级浓缩版了。如果想要了解更多,可以去网上搜索,都能找到。”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舞者到了一定年龄离开舞台后,或离开行业,或转做编导,像吴文安这样转去做幕后技术的,并不多见。

  其实,这并不是他最早的选择,吴文安尝试过很多。还在担任舞者时,他就做过编舞,后来又做过音乐、视频,最后才选择了灯光。

  为什么是灯光?理由很单纯,他曾是一个在舞台上领受刺眼光线的舞者,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强烈光线,令他在旋转时难以判断方向。就是那时,他想:如果我是灯光设计,会怎么做?

  正是舞者的立场,让吴文安在进行灯光设计时,格外注意光线对舞者的影响,不断思考如何才能让灯光在不影响舞者表演的情况下,抒情表意。

  无数次实践与研究后,吴文安的脑中形成了“最好的灯光是无痕的”设计理念:“好的舞台灯光应该是‘后知后觉’‘悄无声息’的。光有一种渗透力,能渗透气氛,渗透情节,渗透故事,最终把观众带入作品,让他们投入其中。” 吴文安说。

  简约的舞台灯光

  是未来舞蹈的趋势

  吴文安经常受邀与大陆的一些舞蹈团体合作,他感觉到,近几年来,舞美灯光和观众审美都在发生着变化,两者相辅相成。

  在某一个时期,舞台灯光设计曾经非常追求视觉刺激,用力营造绚丽夺目的东西,比如特别需要烘托气氛的主题晚会。但是,过于视觉化呈现的舞美和灯光,反而会喧宾夺主,观众的目光全被吸引了过去,没有余力再关注作品了。“现在,简约才是全球化的一种趋势,而且也越来越被观众所接受。”

  比如“面光”(从观众席后方打向舞台正面的灯光)没有了。吴文安解释,“面光,在传统中国戏曲里必不可少,因为演员需要通过清晰的表情,去演绎作品。但在现代舞剧场中,舞者是可以通过肢体动作去完成叙述的。比如杨丽萍的舞蹈,大家很少会看到她的正脸,对吧?她用形体就展现出了孔雀的姿态。”吴文安表示,这就是现代舞里,面光用得越来越少的原因,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观众审美的变化。

  还有一些变化,也让吴文安有些惊喜。他发现,在演出结束后,有许多观众会留下来参加演员们的“演后谈”,提问还很积极,什么都问。“观众越来越热情,这份热情对青年创作者来说,是很有好处的。”吴文安说。

  “灯光永远是整个作品里最后完成的一环。站位、舞美、服装,任何的变化都会对灯光设计产生影响,但它又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没有光,观众什么都看不到。”吴文安说着,用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对着手边的一盆蝴蝶兰,演示了在不同强度和颜色的光源照射下,同样的花与叶如何呈现出不同的感觉。

  职业让他特别敏感于光的变化,调光成了他日常生活中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比如住酒店,他就会研究房间里的灯的明暗调节等。

  因此,捕捉生活中所看到的任何动人光线,也是吴文安的乐趣之一。他不用“我拍了一张照”这样的说法,而是说“我存了一个光”。

  存的这些光,终会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陈淡宁)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