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价值曾引发争议

发布时间:2018-11-01 14:06:01 来源:扬子晚报

      岳不群代表“伪君子”、扫地僧用来形容深藏不露的高手、韦小宝“艳福不浅”……金庸作品创造了很多大家普遍认可的代言词,被广泛运用于日常生活。昨日,扬子晚报记者采访各界人士,听他们从文化层面纵论金庸的武侠江湖。


影视化助推风靡


江苏与张纪中合作拍摄《天龙八部》

北大陈平原教授认为,金庸小说之所以长盛不衰,因为它们特别适合于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除了作为根基的长篇小说,影视剧、漫画、动漫、游戏等,共同构成金庸武侠小说庞大的“江湖世界”。“当年他以1元人民币将《笑傲江湖》的电视剧改编版权卖给央视,非常有商业眼光。他的作品进入日本市场时,也采用过类似手法。”

改编金庸作品最多的制作人张纪中则告诉记者,1999年,偶然看到査先生接受采访说,如果能够将他的武侠小说拍得和《三国演义》、《水浒传》一样好,就愿意“一元钱转让”版权。张纪中说,自己恰巧与这两部片子有着密切关系,跟查先生联系后,迅速就顺利达成合作。记者也了解到,2001年,金庸来南京做全国大学生辩论赛评委会主席之际,江苏有线台也经金庸先生欣然同意,取得版权与张纪中方面合作拍摄《天龙八部》。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鹏表示,金庸在创作方面高产加高质并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IP库,如今很多影视剧作品仍在从中吸取养分。“很多人没看过金庸的文学作品,但都看过影视作品。金庸作品进入大众视野就是与影视捆绑在一起的,这也是其能风靡的重要原因。”


笔下人物深入人心


金庸江湖快意恩仇,讲“放下”和“舍得”

张纪中印象中的金庸侠骨铮铮,表面儒雅,内心却侠义之感非常强烈。他既是乔峰,又是杨过、郭靖,他是大侠的合体。张纪中计划明年年初要拍摄《飞狐外传》,这也是张导拍摄金庸小说的收官之作。

投射到笔下人物,令粉丝津津乐道的秘诀何在?南师大文学院副教授张鹏认为,金庸的人物塑造讲求真善美。在情节塑造上,金庸对于故事的把握及情节把控和力度,也十分到位。情节贯穿的内核就是“舍得”。“大家先看故事,精彩生动,再往后品出哲学道理。置之死地而后生,金庸传递给广大读者的侠客精神是‘放下’,为了别人的诉求可以放下荣华富贵,甚至生命。”

由于文学创作和故事构造的成功,因而产生很强的代入感,塑造出的人物有很强的经典性。比如现在人说高手在民间,就会想到“扫地僧”。金庸细致观察社会,深入理解大众心理。其实扫地僧这样的人物未必存在,但金庸带给普罗大众安慰,你看顶尖人物或许跟我们一样生活,带来满足的心理暗示。南大历史系教授武黎嵩说,还有现在用来污名化女博士的“灭绝师太”,也是一说大家就知道,这个跟娇滴滴用来形容林妹妹,反复说自己苦楚的祥林嫂,其实是一回事。在他看来,金庸小说对民间社会的描绘,对侠义世界的打造,各种情感CP的塑造,深深影响了一代人。


小说价值曾引发争议


武侠小说进入日常生活,现实价值引发怀念

金庸小说上世纪80年代进入内地,各种各样的单行本在读者中流传。1994年,金庸小说由本人定版且正式授权三联书店印行。这套全集对90年代以后金庸作品在内地的推广普及,有决定性的意义。而对于金庸小说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曾引发争论。1994年,北京大学授予金庸名誉教授称号,曾引发很大争议,那是因为五四以来,通俗文学曾被挤压到无立锥之地。2004年底,金庸请辞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之职。有评论说,一场错位终于结束。

南京大学张光芒教授表示,所谓纯文学描写人与社会的关系、人的性格与社会环境的关系,如果以纯文学的标准来衡量,对金庸的新武侠创作评价就会低,因为他的小说更关注人至情至性的层面,写人与江湖的关系。“深入人心之大侠,要么是至情至性的张无忌、令狐冲,对于情感和爱情的追求达到极致的状态。要么是大义大爱的郭靖和乔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种人物弥补了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不足。我们常常很难按照本性生活,由此对快意江湖充满向往,羡慕那种自由的状态。喜欢金庸的人,潜移默化受到影响。

“金庸让武侠小说进入千家万户的生活。一个小说家成功的标志是什么?是你的人物、语言进入日常生活,进入日常语言”,北大教授孔庆东如此评价金庸。确实也有大量粗制滥造的武侠小说,文学性很差。所以人们长期看不起武侠小说。但金庸的意义恰恰是从根本上提高武侠小说的文学性。“鲁迅的阿Q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所以鲁迅是永存的。韦小宝进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所以金庸是永存的。”


责任编辑:王漓鹂

作者:张楠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