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发布时间:2018-09-10 17:13:54 来源:澎湃新闻网

9月18日,京昆传奇《铁冠图》将首度由沪苏两地的多名昆剧、京剧表演艺术家联袂出演。蔡正仁、史依弘、奚中路、柯军、胡璇等梨园名家将带来《对刀步战》《别母乱箭》《撞钟分宫》《贞娥刺虎》等四出文武兼备的经典戏码。

据悉,这是迄今为止所恢复传承的最为完整、最具看点的四出传统折子戏《铁冠图》在时隔30余年后,重新以串演大戏的形式与戏迷观众见面,也是上海大剧院20周年庆典之际所打造的重磅传统戏曲节目。

其中,最后一出“大轴”《贞娥刺虎》颇不寻常,是消失于上海舞台长达一个多甲子的梅派经典剧目,此次由上海京剧院大青衣史依弘首次恢复上演。

9月6日,史依弘在上海大剧院接受采访,回顾复排梅派《铁冠图》的艰辛。

史依弘

恢复近乎绝迹的梅派《刺虎》

《刺虎》于梅兰芳的舞台艺术有着特殊的重要意义。在梅兰芳所会的数十出昆剧折子戏中,《刺虎》是他自言“下过很多功夫”的戏,启发了他在日后的京剧代表作《宇宙锋》中的精彩演出。20世纪30年代,梅兰芳先后前往美国、前苏联访问演出。在外演出期间,《刺虎》的演出频率极高。据记载,梅兰芳访美期间《刺虎》最受美国观众欢迎,上演次数最多,演毕谢幕高达15次。1930年美国派拉蒙电影公司特地为梅兰芳拍摄了《刺虎》片段,成为世界电影历史上第一部中国戏曲有声短片,十分珍贵。然而由于种种原因,1947年之后,梅兰芳便再未演出过《刺虎》,一众梅派弟子也未学习、遑论演出,这出经典的梅派昆剧在上海的舞台上消失了近一个甲子之久。

“南昆、北昆都还在唱《刺虎》,(梅派)怎么会没人学呢?”时至今日《刺虎》仍是昆剧的重要剧目,史依弘接下《刺虎》这出戏时,也未想到如今京昆的演出中,《刺虎》近乎绝迹。

认真研究过资料之后,传承梅派《刺虎》的艰难摆在史依弘面前。1947年之后,梅兰芳再未演过《刺虎》,如今不仅没人学过,甚至当年看过梅兰芳演《刺虎》的人也大都不在人世,影视资料也只有派拉蒙电影公司拍摄的一分多钟的片段。

但这更激起了史依弘传承正宗梅派《刺虎》的斗志,“我们学‘梅’更应该身体力行地学习梅大师独到的艺术眼光和不懈钻研的努力,梅大师在京剧、昆剧上都有着极高的造诣,‘梅派’艺术的传承中昆剧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尽管各大昆剧院团至今仍在演出该剧,史依弘却不满足于照搬、照演,她希望做到恢复出一部真正独具梅派特色的《刺虎》。

机缘巧合,史依弘在北京青年戏曲研究者陈超的帮助下,习得了几近湮灭的梅派《刺虎》。陈超1990年代曾向梅兰芳的亲传弟子李金鸿、梁小鸾问艺,请老艺术家们说戏,根据记忆恢复梅兰芳先生所演的《刺虎》,整整花去近3个月的时间才复排完全。

陈超是学老生的,且从未登台演出,因此这出《刺虎》虽然学过,却并未公开,也没有影像资料。当得知史依弘要复排《刺虎》,陈超主动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并给予事无巨细的解说。

陈超的帮助让史依弘受益很大,“他提到的一些细节会让我知道梅派是这样处理的。”与此同时,史依弘还向著名华裔影星卢燕求教。卢燕是梅兰芳义女,早年在上海生活时住在马斯南路的梅宅,她亲眼见证了抗日战争胜利后,梅兰芳首次复出即在上海兰心大戏院演出《刺虎》一票难求的盛况。经过卢燕指点,史依弘发现能够大致与陈超所恢复的表演路子相吻合,而一些表演的细节、群场的调度,却与如今昆剧院团所演的《刺虎》不尽相同。

《刺虎》史依弘 饰 费贞娥

“好看的戏都是小细节堆出来的”

此次恢复的梅派《刺虎》同样体现了梅派表演雍容华贵、柔中带刚的特色,也让史依弘进一步加深、重新体悟梅派艺术的精妙之处,与表演艺术的至高境界,即综合运用唱腔、念白、身段、表情、指法、眼神、舞蹈、武打等艺术手段,最终仍是要归结到人物塑造上。

例如费贞娥与“一只虎”李过的对手戏里,“面虎则悦、背虎则怒”历来是费贞娥表演时着意刻画的细节,可是一旦表演的火候稍偏,便会适得其反。有些演员将费贞娥的“怒”塑造得咬牙切齿,史依弘认为梅派的费贞娥不应该是这样,“梅先生喜欢美好的戏。《刺虎》这个戏,别人演来也许是狰狞的,但他演,就算狰狞也还是要美的。”

从人物塑造上,史依弘则弘细心揣摩了费贞娥这个人物。《刺虎》中,亡明宫女费贞娥假扮亡国公主意图行刺李自成,不想李自成将其赐给结义兄弟“一只虎”李过成婚。新婚之夜,费贞娥把李过刺死然后自杀身亡。

“费贞娥只是一名为主报仇却从没有杀过人的普通宫女,而不是像聂隐娘那样的职业女刺客。刺杀的过程中,她虽然决心很大,其实她心里一直很害怕。” 史依弘在塑造费贞娥这个角色时,揣摩她前朝宫女的身份,保留了梅派原版中的很多小细节。例如费贞娥穿着一身女蟒假扮公主登台,上来姿态端庄,整完冠突然做了一个托腮的动作。“这是穿小衣服的人才会做的动作,是她一不小心露出了宫女的形态。”现在如果不是对京昆很熟悉的老观众,已经很难注意到这些细节,但史依弘觉得,“好看的戏都是小细节堆出来的”,一丝不苟地还原这些内容,才是梅派《刺虎》的精髓。

“我们应该把这出戏恢复,但恢复的同时要尊重它,要很像样子,不能辜负前辈艺术家的心血。”史依弘表示。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