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斋燕居 虫戏》 “士大夫的文化投资” (系列讲座 之八)

发布时间:2018-09-30 10:08:43    |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诗经》是先秦之诗歌总集。

      其中,有无名氏者,作一诗,曰“兼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主旨有二,一是秋凉寒至,到了白露季节,该霜降了,水岸诸草渐苍凉。二是借景描述爱情云云。

      寒至,又是“虫戏”的百日盛宴了。

宣德皇帝也是个虫粉,朝中的高官们也觉得好玩,一时节,他们不仅仅满足于宣德炉的辉煌成就了。那是“国事”,忙乎了好几年,也该玩玩了……

日前,友人林林发来“蛐蛐.蛐粉”,吾亦喜之,此实国人早期之快活也。然究其雅义,当称之为“虫戏”。


 

甲申年,在荣斋也类似一场,原说是斗蛐蛐,却改为“赏翠听鸣”。因为斗蛐蛐场面躁动,不利仪规。而排场诸仪华贵,还是以翠碧之蝈蝈为雅。众人围坐于一案古器,一任那尤物穿行其间,且鸣且行,旁若无人的遊走着。时而高亢于假山石上,时而低吟于象牙头的匏器之间,时而攀上玉琮之巅,舒身捋须……。端地威武。

虫之妙戏,于形,于色,于声,于艺。更有那斗争之戏,细细思量,国人是以斗虫、斗戏诸般小物儿为乐子。而那西班牙人却是搏着性命与牛斗,也着实天然之别也。

由汉魏到唐宋,明清民国到而今,此趣盎然传承,颇得国人所好,章法亦是多多。

倒是明早期的宣德皇帝来劲,宣德炉扬名立万之后,玩蛐蛐竟也天下第一,州府官们献媚得紧,在盛产蛐蛐的齐鲁冀豫诸地翻寻,楞是让蒲松龄写得死去活来。


 

此部书为《聊斋志异》,其中有文“促织”   是也,说的是山东地方,一农天被官逼,终于寻得一好虫,小儿好奇,观而放跑,父急,儿死,化为一蛐蛐,奇勇。进宫后,为宣德皇帝大宠……。

 

想来,这上至帝王,下于百姓,中则诸职士大夫人等,身份资财不等,倒是那戏耍乐好之童心皆在。无论是国事治理,朝党争斗,还是权夺利,钩名钓誉。抑还是刨食口粮,养家糊口,扩张事业云云。无不忙里愉闲,寻些乐子,以调整自己那疲惫的劳神。


 

韩熙载夜宴也罢,农家百姓蓄虫也罢,皇帝老儿斗蛐蛐也罢,都是人生之消费与消耗…

 

可,更是文化与生命的投资!

 


相关推荐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可信网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