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涛谈演话剧:圆多年未竟之梦 压力比主持春晚还大

发布时间:2018-05-21 14:36: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离开央视后以一个新身份重回观众眼中的周涛:

“演话剧比主持春晚压力还大”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色蕾丝长裙大方清新,稍微烫过的马尾随意搭在一侧肩上,恰到好处的瘦削,衬得五官尤为立体,眼波流转,梨涡浅笑。眼前端坐的,正是著名主持人周涛。

2016年出任北京演艺集团首席演出官后,她似乎很久没在电视上露面了。好久不见,依然亲切、优雅、从容、端庄,名主持的知性外,还有一丝少女的俏皮,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这或许与她眼下的话剧演员身份有关。在话剧《情书》里周涛与舞台剧“男神”孙强携手诠释一对恋人,她要从13岁演到55岁,完成少女到中年的40年跨越。

  5月9日,话剧《情书》来渝巡演亮相重庆大剧院,演出前周涛接受重庆晨报记者独家专访,她感慨,“演话剧是圆我多年未竟之梦,压力比主持春晚还大。”

  圆梦 演话剧是圆我多年未竟之梦

  话剧《情书》是周涛舞台剧处女作。除了她与孙强两位重磅主演,《情书》还请来了有“俄罗斯国宝级导演”之称的尤里·耶列明执导。故事从一张小纸条开始,贯穿男女主人公40年的爱情。从少年到暮年,远隔重洋的他们坚持鸿雁传书,度过了漫长又短暂的一生。

  “《情书》讲述的爱情很纯粹,除了刻画主人公对永恒情感的坚守,更难得的是全景式展现了中国40年的社会变迁,可以说是以小见大,以平凡人经历折射宏大历史,而且很多历史事件我自己是有记忆有共鸣的,所以我愿意参演。”周涛说。

  曾经家喻户晓的央视名嘴,俨然正成为话剧舞台一颗新星,这样的跨界适应吗?“我演话剧不是一种跨界,更像是一个圆梦之旅。”周涛说。原来,少女时代她曾学过一阵戏剧表演,后来阴差阳错考到北京广播学院学主持,几十年下来,她将对话剧的热爱深藏,却从未忘记最初的梦想。

  此番话剧首秀在社交媒体关注度极高,尽管是处女作,周涛的表现却赢得观众普遍点赞。人们纷纷称奇,话剧表演零基础的她在舞台上竟如此出彩,50岁的年纪既能演出少女路佳佳的俏皮可爱,也能演出中老年路佳佳的岁月痕迹,完成度相当高。

  她只给自己60分。“观众可能对我很宽容,觉得主持人去新领域,本来期望值不会特别高,有一定完成度就好了,但我觉得跟自己心理预期有差距,60分是及格线,首先保证及格吧。所以每次演完都跟孙强老师讨论,包括台词、情绪、调度、对戏等,哪些不足,下一场就调整,然后才能更好提升,更贴近人物。”

  “在我心里,这个分数要再加100分。”一起受访的孙强看着谦虚的周涛笑笑,很肯定地对记者点了点头,“我大小演了400多场话剧,合作过的演员无数,她真是很谦虚认真的一位,对自己所有的表达要求很高,就我来看很多地方已经出彩了,但她不满意,那么我们就继续一起讨论进步。在我心里,她就是活生生的路佳佳。”

  孙强是知名话剧演员,他主演的话剧《如梦之梦》广为人知,在《声临其境》中也备受瞩目。孙强的评价一定让周涛乐开了花,她笑着低下了头,带些小女生的娇羞,“我是真的觉得演话剧压力很大啊,甚至主持春晚都没有那么大压力。”

  “首先那时我年轻,没有那么多患得患失,甚至第一次上春晚服装也没认真准备就那么高兴地去了,没太感到上春晚对年轻主持人的压力和影响,慢慢在这样的情况下熟悉并适应了(类似春晚)这样的环境。”

  “但现在演话剧我是完全成熟的人了,这个年龄段不太允许自己失败,因为对自己无法交代,对喜欢自己的观众也无法交代,大概压力从此而来,无法消解,只能化作动力压榨自己去做到更好。当然信心还是有的,毕竟大大小小上千台舞台工作经验,我知道怎样抓住观众,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我自己,而是另一个角色去面对观众,每个观众要拿出时间金钱买票看戏,我不愿辜负他们,希望他们有收获,感到我们对艺术的敬重。这是压力。”

  追梦 每一个光鲜都靠努力换取

  很多观众印象中,从安徽淮南小城一路走向北京的央视大舞台,周涛的人生顺风顺水,如今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绝对的人生赢家。

  人设几乎完美无瑕,就连第一次合作的孙强都觉得,要对周涛挑缺点简直太难。“她第一次演话剧,希望我能多帮助她纠正她,但是她太有灵气了,已经走到我能纠正的前面了。”孙强对这位新手搭档非常欣赏,“实际上她对舞台不陌生,做过太多艺术相关活动,不缺乏对舞台的熟悉,这么多年得到了全中国观众认可,群众基础广泛,加上悟性极好,我觉得是跟她多年艺术实践分不开的,进入到新的领域,哪怕话剧艺术表达以前没尝试过,但人最大的价值是放下一切挑战自己,对吧?这些好的优点在周老师身上都有表现,我很感动。”

  “挑战精神”从孙强嘴里脱口而出,听得周涛很有感触,她轻轻点头,“可能很多朋友眼里我这一路都很顺利,但真的你自己才清楚有哪些付出,我很喜欢一句歌词,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如果我现在有了点成绩,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换来的,比如《情书》这个戏,观众们比较认可我,但其间的辛苦只有我自己清楚,从进组排练到演出短短一个月不到瘦了五斤,真的这是二十多年职业生涯中没有过的事情,从来没有因为一份工作让我快速消瘦。所谓每一个光鲜都是努力换来的,冷暖自知。”听到这话,孙强笑着打趣,“不只你,我也懂,才合作三个多月而已,我都全看在眼里啊。”

  那么演戏有可能成为未来重要方向吗?“目前没有心理预判,我是真的不好说,因为目前所有精力都在戏里,作为新演员必须心无旁骛先做好这一件事,未来没有想过。”周涛笑着摇头。孙强则一本正经地微笑,“要我说,是真的不希望看到舞台有优秀演员离开,毫无疑问那是一种损失。”

  回首 24年献给电视今生已无憾

  北广毕业进入北京台,工作三年调入央视,随后在中国电视最耀眼的舞台一站二十多年,十几年雷打不动的央视春晚主持工作,周涛成了亿万观众在除夕之夜的温暖陪伴。某种程度上说,她的电视艺术人生伴随了无数国人成长记忆,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她忽然出演话剧回归公众视野关注度如此之高。

  “前些年你离开央视去了北京演艺集团,会担心露面少了被人们渐渐遗忘吗?”这问题记者原本担心有些尖锐,没想到周涛几乎脱口而出,“完全不会吧,只要我回到主持工作拿上话筒,‘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周涛’,一定马上就能进入角色,那就是朋友们熟悉的周涛了。”

  那么,对于二十多年主持生涯怎么总结?“我是人生第二个本命年进入广电行业,第四个本命年告别的,可以说最美好的年纪都奉献给了电视。”周涛正了正身子,眼神里浮现对往事的追忆,“回顾这24年,我觉得能够一直陪伴大家是种荣幸,那时工作也是我生命最重要部分,我相信我们那批电视人很多都这样,很自觉自愿的一切为工作让步,所以对于那份事业我没有遗憾,也许有观众觉得我还不完美,那可能是评判标准不同,至少我尽力了,我问心无愧。”

  周涛说,大家对她认知的第一印象是主持人身份,“虽然主持多年轻车熟路,但我主动的离开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可能性,实际上2005年借调奥组委工作时就不单纯是主持人了,三年后回到央视没有固定栏目,主持身份慢慢就淡了,所以我真的很感激,保持低出镜率这么多年还没被忘记,13年了吧,还有那么多观众记得我,我很感恩。”

  有没有想过观众为何忘不了?周涛似乎略有错愕,“不知道啊,我没分析过,可能春晚平台太好?”孙强则笑道:“主要还是你本身散发的亲和力,就像这次演戏,我在舞台近距离感受到的你的那种亲和力,真的很特别。”(本报记者 赵欣)

  我的人生 从不预设

  重庆晨报:北京演艺集团的工作主要忙些什么?会考虑制作自己的电视节目吗?

  周涛:演艺集团首席演出官主要负责集团的演出、节目策划、导演之类,我们有九家院团要统筹协调,任务还是很重,所以我很感激领导给了两个半月创作假来演戏,但就算巡演我也没丢工作,集团的合同、舞美图设计之类也随时在微信看。

  坦白说,当制作人做节目也不是我的目标,如果要做在央视可以做的,以前也做过一些。主要还是工作太忙,像今年我的日程表已经排到十月中旬,暂时没时间了。

  现在给生活做减法,到我这年龄我不要做太多东西了,但做一件就希望做扎实,当你变得不那么功利了就能更专注,比如年轻时可能担心出名呀多与观众见面呀,现在不太考虑这些,慢慢的淡了,回归内心深处,找寻真正向往的东西,比如话剧是之一。

  我不预设任何东西,只把眼前做好,真的,我的人生从来不预设。

  重庆晨报:作为成功的职业女性,平衡工作与生活方面有何经验?

  周涛:感谢家人支持理解,我觉得自己一直平衡得还挺好的,该工作时全心投入,一定需要家里人更多支持,比如这次话剧巡演经常不在家,但老实说,不工作时我是非常好的家庭主妇、很好的母亲,女人在家该承担的责任我一样没少过,包括对父母、对爱人、对孩子,我的主妇角色也是做得很可以的(笑)。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