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蒙拉小提琴面面谈:这是一个很难玩的游戏,但我必须玩通关

发布时间:2018-05-25 09:49:52 来源:澎湃新闻网

小提琴家黄蒙拉自认为是一个传统又保守的人,然而保守如他,这两年也做了一件让业界侧目的创新事。

2017年,黄蒙拉在国内首创用“弦乐四重奏”替代传统“交响乐团”来合作小提琴协奏曲,将巴赫《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E大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帕格尼尼《D大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演绎出别样的风采。

小提琴不再是游离于交响乐团之外的独奏乐器,更像是舞台上这组特殊“弦乐五重奏”的成员之一,独奏家也不再仅仅与指挥家配合,而是要倾听其余四位音乐家的声音,与每个声部做出呼应与对话。

在作曲家温德青的推荐下,黄蒙拉找来作曲家张士超合作编曲。那时候,他只觉得这个名字耳熟,还不知道他就是彩虹合唱团那首“网红”歌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的网红男主角。

第一次做如此大胆的改编,黄蒙拉坦言自己犹豫过,纠结过,整个过程战战兢兢。好在,最终观众的反应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个尝试在音乐的精神方面没有损失太多,只是形式上稍加改变,出现的效果更精致、更灵动了。这样的改变是我能接受的。”

6月17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黄蒙拉将以“协奏的名义”为名,再度上演这套改编之后的小提琴协奏曲。

为何要做这样一次创新,以及其他关于小提琴和古典乐的话题,我们听听黄蒙拉怎么说。

“弦乐五重奏”

1

小提琴协奏曲主要是和大型乐团合作,优点是非常庞大,缺点是灵活度不够。

练小提琴协奏曲时,我们经常会用钢琴代替乐团,也有一些小提琴协奏曲被改编成钢琴版本,但声响上非常单薄,可听性差。

所以这两种形式中缺少一块东西,一直没有人去做。我的一个经纪人比较关注这一块,他发了一些资料给我,觉得可以用弦乐四重奏替代交响乐团来合作小提琴协奏曲。

我一开始觉得不伦不类。我是非常传统的人,我认为以前没人做过,说明不好。

一个完整的体系自有一种自成模式的完美状态,封闭性非常强,比如孔子的系统和基督教,你硬要去跨,很难弄。我相信古典音乐也是这样。

如果我们去跨界创作,我们要改变音符、改变节奏,改变发音的方式。这在我看来太大胆了。这也是为什么刚开始提出改编,我有点犹豫。在我看来,莫扎特没有一个多余的音符,是不能改的。

学古典音乐,你学到后面肯定越来越保守。

就好像唐诗,它有规则,它用的每一个字你都能找到出处,并不仅仅是为了好听。它的存在是为了背后的含义、背后的内容,能带给精神、心灵一些东西,这才是艺术的价值。

所以这次改编我是战战兢兢的。经过上一次巡演,我有信心了。我发现这个尝试在音乐的精神方面没有损失太多,只是形式上稍加改变,反而出现了新效果,更精致、更灵动了。这样的改变是我能接受的。当然,交响这一块稍微有点损失,管乐和打击乐声部会有缺失。

上次演完后,我接触到一些音乐老师和学生,他们觉得这种形式给了他们启发,还有老师来问我要谱子。

音乐学校考试都是考协奏曲,但学生通常只能和钢琴练习,根本没有和乐团合作的机会。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练协奏曲最多和钢琴合作,出去比赛,老师说给你一个和乐团接触的机会,开心的呀。现在有这种模式,你至少会有音响上的一个概念——四重奏和只有一个钢琴的声音完全不一样,交响化的可能性出现了。

我还是比较年轻的,我不想与世界脱节,世界还在往前走,你得顺着潮流往前走。这个世界还是比较欢迎新事物,我性格保守,我希望这种往前走的精神能更小心一些,而不是完全放弃或完全反对这样的做法。

如果完全反对,古典音乐也不会有这么多学派。我们在迈出这一步的时候,自己要进行价值判断,进行内心拷问,它是为迎合而迎合,还是说它是一种创新?

我是不打破古典音乐内在体系的创新。

我这次改的是巴洛克、古典时期的曲子,这个时期对于管乐和打击乐的运用没那么强。我想慢慢介入到早期浪漫主义,慢慢融入四重奏的改编,如果不合适我们还可以暂停,不能把脚步走得太大,一下子走到晚期浪漫主义。

以后会不会尝试室内乐演出?

我在伦敦的时候一直演室内乐,我本人也非常喜欢室内乐,甚至觉得比拉独奏好玩。回来后,我发现国内的室内乐市场还没发展起来,票房没有交响乐、独奏音乐会好。国外都是几个家庭的孩子一起玩三重奏、四重奏,大家很轻松,曲目也熟悉。

其实,国内在室内乐的教学方面已经走在前面了。上海音乐学院挺重视的,花了很多精力和投入。教育这方面做到了,但市场还有待培育。

室内乐是古典音乐的根基、灵魂。老宗师们都喜欢玩室内乐,那是人和人之间灵魂的交流,你来一句我来一句,互相配合,相互倾听。但是对听众来说,他们可能还没有领会到其中的乐趣。

2

我是被父母要求学小提琴的。外人不知道学小提琴有多难,我爸妈都是医生,他们觉得这么小一个东西,有什么难的?

我小学的主课老师是乔老师,后来乔老师去美国了,我六年级就跟着乔老师的老师——俞丽拿老师学了。

你们会觉得俞老师很幽默,没什么距离感,当时我没这么觉得。我那时候每星期压力都很大,刚上完课就赶紧回家练琴,因为只有六天就得上课了,她对我还是蛮严厉的。没有俞老师,我可能还开不了窍。

每一个人的学习道路是不一样的。小提琴和音乐是两块东西,一个是艺术,一个是操作技能。 学操作技能真的很无趣。你说我好喜欢拉小提琴,绝对是假的。这是一个很难玩的游戏,我们要练大量基本功,做大量训练,可能练很久都不好听,没效果。

举个例子,我前不久去北京上大师班,一个小男孩拉完,我问他学了几年,他说八年,我后来就不好意思说了,听起来就是学习两年的效果。可想而知,小提琴有多难,进步有多慢,要是碰到不好的老师,就是浪费生命。

我开始是觉得不好玩,俞老师介入后,不管你觉得好不好,反正给你一套标准,你必须完成任务。虽然难玩,但我必须玩通关。

最开始我们学的都是技术,是为了能熟练操作,不要一刀剪下去,把一件衣服给剪坏了。中学以后,我慢慢练一些乐曲,学习音乐方面的思考,慢慢发现挺有意思,打开了艺术的大门,原来拉小提琴是为了演奏音乐。

老师也分很多层面。有些是有目标的,他还会告诉你路径,给你设几个节点,教你怎么一步一步走过去;有一些老师有目标,但没路径,不知道怎么带你走过去;还有一些老师目标都没有,这个就比较尴尬了。

达到小提琴演奏的目标只是起步和基础,意味着你学会使用这个工具了,但你要成为音乐大师,要在舞台上演奏,人家不要看你剪刀玩得多好,而是要看你设计出一件衣服来。自从中学掌握了演奏技术,直到现在,我一直在学如何表达音乐的内容。

现在做小提琴独奏家越来越难了。做独奏家要有几个特质,你要非常好地掌握演奏技能,要对音乐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这种理解和看法还要能引起听众的共鸣。这三点非常重要。

然后就是有一些路径,比如参加比赛,或者老师推荐,再就是机遇,遇到一些贵人可以让你在舞台上展示给公众。很多有天赋的人也没机会上台。

我当时能出来,一来22岁时从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拿到金奖,另外,环球唱片和经纪公司都有一定的支持。

我现在也在上海音乐学院教书。有些技术我们自己能轻易做到,会发现学生怎么都做不到?我们就得把这些轻易做到的东西去整理出一个条理,比如,找到手指肌肉运动的原因、方法,再分析给学生,经过这么一个梳理后,我对音乐也会有更理性的理解,教学相长是存在的。

会不会鼓励学生参加比赛?

比赛时的演奏和音乐会上的演奏是两种状态。音乐会更纯粹,我会把所有观众假想成朋友,是为朋友、为艺术演奏。比赛时你很难做到这一点,总会有压力,是为了成功。有很多有才能的人没有机会去展示给听众,比赛是一个机会。所以,我不敢否定比赛,但我也不敢过度鼓励去比赛。

在大学时,我喜欢到处参加音乐节,认识老师,认识朋友,找机会开音乐会。九十年代在上海,大家没什么机会开音乐会。那时候我没想过要给自己争取机会,只是觉得出去总比在家呆着好。后来,我发现我这个状态很适合做艺术。古典音乐不是闭门造车的艺术,这是西方艺术,我们需要走出国门,需要去见识世界。所以误打误撞,所有的经历都是有用的。

现在的学生眼界开阔多了,但坏也坏在这,深度不够,不珍惜。我们上学时有一个外国专家来上课,简直爆满,大家求知欲都很强,专家每说一句话我们都会去分析,跟自己学的东西去综合。

现在,音乐学院每学期都有很多大师,学校每星期都可以安排学生上大师班,学生已经不珍惜,不当回事了。以前我们要买原版碟都非常难,买一张碟回来反反复复听,现在网上随便看,反而会选择迷茫。

3

我女儿六岁,三岁开始学小提琴,太太负责教,我负责大方向。我们俩都比较严,拉空弦都练了一个月。

一般三四岁就可以学小提琴了,这是需要童子功的艺术。不管学什么,好老师都很重要,你要么找好老师,要么不学。找老师最低的标准,是他要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是正确的。不要觉得启蒙时期的老师不重要,而是非常重要。

学小提琴很苦,不但苦,还容易走歪。一旦老师没找好,你很容易养成各种坏习惯,比如弓子没走直,手的压力、弓弦的接触点、手型、持琴的高度都容易出问题,耳朵都可能听坏。太多问题了,对只有一种,不对是千奇百怪。

初学的话,你可以让名师推荐学生,名师的学生,目标不会错。另外,还可以找退休老师。一开始你不太可能找名师,一来很贵,二来很多名师也不愿意教启蒙的孩子。好老师是可以慢慢打听出来的。

观众怎么入古典音乐的门?

观众听古典音乐其实很像盲人摸象,如果大家完全摸到了大象,说明站在和我一样的高度了,我一定战战兢兢。我们会创造一个饱满的世界,观众能够摸到多少,感受到多少,因人而异,和他的悟性、教育程度、音乐背景有关。

我发现观众有好几个层面。有一种人是,这首曲子我听过了,我要听别的曲子;还有一种人是,这首曲子我没听过,我不听,有些人只听《梁祝》,有些人只听柴可夫斯基,别的都不听。这两种都有缺失。

一首作品你反复听,你会越听越深,慢慢这个作品的味道会浸到你的身体里,二十年后你经历了什么事,会有音乐在脑子里陪伴你。但你如果不多听,又会比较单一,就好像只吃甜食,你成了甜食专家,其实咸的食物也有好多,腌肉也很好吃呀。

尽可能多地听,尽可能深地听,两种方法都可以入门。但如果一开始就听各种不同的曲目,容易把古典音乐听成背景音乐,因为听过都不走心。

我建议,你喜欢一首作品,你就多听,效果会更好。就像吃甜食,你吃到完全掌握了,再换别的。我中学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听拉赫玛尼诺夫,后来听到肖邦,发现世界很宽,肖邦的世界也很深。当你对一个领域了解很深,你会触类旁通,了解另一个领域也更容易了。吃多了甜才更知道咸嘛。

我现在的状态比以前好。以前我在国外更放得开,在国内会有一些束缚,现在,我更愿意和世界有沟通和交流。以前我更关注打磨演奏,有一点闭门造车,想的都是怎么把琴拉好,现在经历了很多,音乐感悟更深了,知道不管做什么都会留下体验,尽可能去生活才能成长。

都说艺术来自痛苦,这个问题我大学就想过,现在稍微想明白了一点。

时代变了。五十年前,很多伟大艺术家经历过的是我们这一代人都没法经历的,二战、冷战、犹太人被杀,为什么音乐界有那么多犹太人成为大师?就因为那段历史,时代不可复制。

这是一个好时代。现在大家都太幸福了,所以现在的人拉琴甜味很多,苦味少了。我能听到丰满、圆滑、圆润,但不深刻。以前那些苦难中出来的音乐家,艺术造诣上有一种风骨,现在我们有很多包在外面的肉,但那时候的艺术都是骨头,更硬朗。

你也不能说现在不好,我也不向往那个年代。你可以通过了解世界和历史,通过别人的故事,去感同身受。不需要经历那种苦难,我们可以在音乐里经历死亡和恐惧。

我很喜欢小提琴家海菲兹。钢琴界、大提琴界、指挥界没有一个人像海菲兹这样,能凌驾于所有大师之上,他是唯一一个,没法超越。不是说他所有的作品一定是最标准的版本,而是他的演奏方式很个人,所有作品都用他个人的方式去演绎,莫扎特不是莫扎特,巴赫不是巴赫,但他拉出来的声音对人是有征服力、说服力的,你一听就会被打动。

个人风格没有办法刻意,个性没办法造假,人家一听就知道你是不是装腔作势、刻意为之。每件事每个人的表达方式都不同,你怎么理解怎么演绎这部作品,这就是你的风格和个性。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