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奕君:曾经毫无意义的等待,也许是最有意义的坚守

发布时间:2018-06-20 09:59:17 来源:新华网

       提到刘奕君,就不得不提《琅琊榜》中的宁国侯谢玉、《伪装者》中的王天风、《远大前程》中的张万霖……也正是因为这些出彩的角色,让他一跃而起成为了当红“戏骨”。尽管在年轻时就主演过多部影视作品、还曾是中国第一位在韩国拍片的男星,但真正让观众认识到刘奕君还是从这几年开始,虽然剧中他多是配角,但总能在一众主角中成功突围,成为整部戏里的不容忽视的看点。

  对于演戏,始终有所执着的刘奕君,将一腔热爱付与作品与角色,回望曾经的蛰伏,他反倒乐观地认为是个历练的过程,“年轻时候刚刚离开学校,碰到的不如意一定是多于顺心事的,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对自己充满信心,坚持,有一天一定生活会回报你的。”

  为角色费心费力,赞年轻演员优秀敬业

  刘奕君在新剧《扶摇》中与杨幂阮经天等搭档,饰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渊国国公,“他是个政治家,身上负有家国情仇,这个角色的难度就在于一开始大家就都知道他是一个反面人物。而我作为演员,要相信他每一次的计谋都是天衣无缝的,结果当然是每次都被杨幂和阮经天他们轻易地用各种各样的计谋给化解了。所以这个角色演起来就会比较累心。”

  对于反面角色的演绎,刘奕君承认要比平常要付出更多的心力,“你要相信你做的这个事情,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你必须要这样去做,否则的话这个人物和这个故事、这条线索就是不成立,难就难在这个地方。”

  提到剧中与年轻演员的搭档,刘奕君倒是认为合作过的都是些非常优秀的演员,“很奇怪,我没有碰到过一个有这毛病那毛病的年轻人,杨幂、阮经天我觉得都非常敬业,他们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非常敬重,包括对工作人员都很尊敬,跟他们合作非常默契,”刘奕君举例说,“有场哭戏,同一个镜头杨幂反复拍了五六遍,出来之后导演说还是不够,她非常配合,因为是哭戏演员非常累心,那么热的天,她为了达到好的标准,一遍一遍的去哭,非常敬业,当然这就是专业演员嘛。”

  对反派角色的演绎,有更大的发挥和创作空间

  一路走来,无论是谢玉还是王天风,刘奕君似乎在对反派角色的演绎上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对他来说不能用简单的“好”或“坏”来评判一个人,反派角色“因为没有了道德的尺度、标杆,反而有了一些反常规的行为和思想能呈现出来,有比较真实的东西。”而这些也让他有了更大的发挥和思考空间来创作角色。

  为了将角色演出对的感觉,刘奕君会想尽办法去体味剧本假定的剧情和人物关系,“我一定要真正的去琢磨,去体验这种喜怒哀乐,然后才能去表演。”而这样会产生的结果就是容易受到角色影响,“你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一定是在这个状态里面,而特别痛苦的就是你还要保护这种不好的需要被批判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对一个演员来说,这就是伤神伤命的事情。”

  完成创作之后,刘奕君还要再用各种方法来摆脱角色的影响,“所以我现在比较喜欢安静的事情,一切能让我安静下来、心情平复的东西我都喜欢。比如说有的时候听听音乐啊,喝喝茶啊,哪怕发呆看看天空啊,它都是舒缓心理的一个好手段,还有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出去去散步,都是非常好的减压的一个方式。”

  曾经毫无意义的等待,也许是最有意义的坚守

  今年以来,刘奕君作品一部接着一部,《远大前程》、《誓言》,接着是《扶摇》,忙碌的日程非但没有让刘奕君感到劳累,反而乐在其中,“工作就是休息,休息也是工作,要调节好,就是劳逸结合。因为有好的剧本确实很难碰到,更何况现在条件比以前好多了,现在有一定的工作时间,自己稍微调剂一点,保证体力去拍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碰到好的戏就要拍。”

  在走红之前的蛰伏岁月里,刘奕君曾经历了长时间的等待与磨练,“人生的每一天都不是虚度的,如果你认真的话,之前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更好地去演绎你的角色,我曾经说过一个看似毫无意义的等待,也许是最有意义的坚守。一个角色的完成一定是点点滴滴的,通过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去琢磨,和对手演员和导演、摄影机配合,让你这个人物慢慢丰满起来,然后慢慢有了呼吸,慢慢有了神态,慢慢有了灵魂,这都是靠你的生活阅历还有你对这个剧本的理解,一点一滴的释放到这个角色里,让它逐渐强大起来,变成你们说的那个大BOSS。”

  出道以后的刘奕君做过导演、监制,也曾取得过不错的成绩,但他心中还是认为演员才是最适合他的。表演,能带给他快乐和满足感、幸福感,“从角色身上有的时候能体味到更深刻人的意义和价值。”

  回望过去,刘奕君非常庆幸自己没有放弃做演员,“如果要是当时为生活所迫或者说是觉得怨天尤人,然后选择了别的行当的话,也许今天就没有我演的齐震了,对吧?”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