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旭:我愿意做京剧再次繁盛前的过渡人

发布时间:2018-07-02 14:02:28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

一名80后京剧演员,他愿意为京剧再繁荣做一个过渡人。

他是京剧花脸演员——方旭

包公在中国人心中是清廉正直的代言人,包公的各种传说也是耳熟能详,这其中最具代表性和经典的莫过于京剧中的包公,花脸这一行当完美地诠释出包公刚正不阿、能审阴间冤案的威武形象。

日前北京京剧院裘派花脸演员方旭,在长安大戏院连演三场包公戏,虽然近期方旭的胃病病情加重,但三天的演出他依然呈现得可圈可点,观众戏后评价是:“方旭的嗓音洪亮高亢、气力充沛、行腔委婉细腻、韵味醇厚,颇具方荣翔之神韵”,这次演出剧场座无虚席,更有年轻戏迷演出结束后在剧场门口等方旭签名。其实,早在演出前一个月,戏票就已售出九成,观众的热情是方旭没有想到的,他决定为了观众克服胃病的障碍,不仅要坚持演完这三场戏,还要求自己完成得很好。

方旭京剧专场《铡判官》2018.6.10

我愿意做京剧再次繁盛前的过渡人

舞台上的方旭是铁面无私的包公,是绿林好汉单雄信、窦尔敦,是忠诚老将徐延昭,而舞台下的他只是安静的做一个不一样的80后。他身上带着50年代的责任感、60年代沉稳、70年代的执着和80年代的热情。他不会用支付宝,不会用手机订餐,却把鱼养得很好。

方旭的爱好其实很多,比如足球。但他担心过度兴奋会影响他练功,所以世界杯他也忍住很少看。方旭说,现代人的情绪起伏太大,也许今天看着世界杯喝酒狂欢,明天一个奖没拿到就一蹶不振。这样的心境是无法唱好京剧的,也不能在舞台上呈现出京剧的精髓。

京剧的精髓在哪里?戏里的东西绝不比文化课少,在过去学戏,师父会先教唱词里的意思,教写这些字,然后才是按京剧的韵律唱腔上口唱。这也许就是京剧带给人一种“正气”的原因之一。明白戏里的精神,才能成为戏里的人。

方旭说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情况,现代人娱乐的选择太多,看戏的人相对比较少,京剧发展的方向也比较乱。但其实很多事情我们想复杂了,我相信好戏、好演员、能让大家真正感受到京剧的魅力,总是会把观众请回剧场的。

“也许到几十年后京剧会再次辉煌繁盛,而我可能就是这中间的过渡人,我也非常愿意做京剧的过渡人。”

日常生活中的方旭

由我来传承更有意义

在方旭5岁的时候,爷爷方荣翔就去世了。那时候的他还并不清楚爷爷在京剧界有多大的名气,只是因为对爷爷的崇拜让他喜欢京剧,喜欢花脸这个行当。方旭说:“我从小的目标就是成为我爷爷那样的京剧人。”

随着年龄增长,方旭才渐渐体会到,爷爷方荣翔对于我们现代人,是多么富有正能量的艺术家。艺术家有很多种,也许方荣翔并不是艺术方面最强的,但他的艺术和人品可以划等号。他虽然60出头就故去,但我们总觉得他还活着,有千万戏迷还记得他,方旭说:“我不仅是香火的延续,还是艺术的延续。我来传承这件事更有意义。”

中国人讲究一种传承,方旭说:“我爷爷一辈子没有赶上今天这样的好时候,他不能为子孙后代留下可观的物质财富,但他留下的精神财富却是我一生都用之不竭的能量。他对艺术、对观众负责的态度,是我们这代人太需要学习的,他心里只有舞台和观众。”

 1988年方荣翔在香港演出剧照

1988年,方荣翔心脏病临场突发,他倒在了后台,却对同事们说:“不准回戏,继续演出”。观众震惊了,他们要求方荣翔赶快去医院。方荣翔谢绝一切劝阻,立下保证书:“倘有不幸出现问题,责任完全自负!”。方荣翔也被戏迷誉为“不倒的包龙图”。

“北京京剧院裘派花脸”是方旭认为最自豪的称谓,他希望大家能以这个称号记住自己。对方旭而言这几个字有特殊的意义,他从小就对北京京剧院非常向往,方旭说:“直到现在我每天走进北京京剧院的大厅看到那几尊名人的铜像,我都会停留几秒把每个人都看一遍,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像他们那样的有造诣的京剧演员。”

家人,是我的精神依靠

京剧给方旭的道路并不是平顺的,虽然生在梨园世家,但爷爷很早故去,从五岁到十岁这五年他并没有过多接触京剧,就跟所有那个年龄的孩子一样上学、看动画片。命运的转角在1994年,那时在天津举办的少儿京剧大赛,方旭得了二等奖,他的爸爸和奶奶便决定把他送到戏校去进行专业的京剧学习。面对要与相处几年同学和小伙伴分开、独自离家去过封闭式的集体生活,他也哭闹过。之后倒仓期又持续了十多年。他没有放弃,因为他有一种执念认为自己能好,而除了这种信念,给他更多精神依靠的是奶奶。

在方旭的印象中,奶奶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没上过学,不健谈,永远没有悲观和喜悦的表情。在方旭变声期的十年里,奶奶鼓励他的话是:没问题、能成角儿、得咬牙、露脸、争气……方旭说,她就老是说这样两三个字的话,但铿锵有力。就是这样极其简单的语言对于方旭却胜过任何哲理和激励。奶奶给方旭的枕巾上绣了脸谱,亲手绣了彩裤,方旭独自在戏校学习遇到打击想放弃的时候,他看到这些,会想到奶奶一针一线绣它们的样子,想着爷爷奶奶带着姑姑们在解放四平的战争中遭遇的艰险,以及他们在抗美援朝时朝鲜冬天的冰天雪地……那一代人经历太多风雨,而这样一个老人唯一的期望,他不该辜负。

方旭是全家在这一代里唯一学京剧的人,他曾经问奶奶:“为什么让我学京剧,而不是比我条件更好的其他人?”奶奶只是平淡的说:我觉得你是唱京剧的,你就是这里面的虫。

方旭说,人生有时就是这样,命运的安排会占据你很大的比重,人生的一些信条会改变你的命运。我不放弃的信念,够经受挫折和抗击打的这种抗压力的能力,有时候比业务上的练习更为关键。

方旭京剧专场《铡美案》2018.6.8

幸福感是怎样的?

也许是因为奶奶的感染,让方旭成为家庭责任感强的人,在同龄人聚会泡吧的时候他除了练功和演出,会把鱼缸擦亮,带着儿子去接妻子一起吃饭。在采访过程中方旭常常不经意流露出对家人的重视。

京剧演员没有影视明星那样丰厚的片酬,但方旭很满足,他说:每个行业都不容易,大家强调京剧苦,其实每个行业的苦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到那些明星光鲜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辛苦,他们甚至不能随便在大街上散步。

“但是我也想传达给很多今后有可能喜欢京剧或从事京剧的孩子和年轻人,我是一个从山东来的家里条件很一般的一个京剧演员,我今年30多岁,我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可以在北京二环内有比较好的住房条件,能养家,可以一家人安定和谐地生活,这对我来说已经满足了。京剧演员虽然没有高昂片酬和代言费,但我们做的不是娱乐,而是文化。也曾有过一些影视和广告方面的邀约,但我全部推掉了,因为京剧这个行业一天都不能离开,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

方旭说:“我现在觉得很幸福,得到家人的支持,我的妻子对我说:我非常理解你,我看到你这些年的不容易,虽然我们没有豪宅但我已经非常满足,因为这些都是你通过自己的努力换来的。”

方旭的儿子现在一岁多,看到电视里和海报上的京剧花脸就会用稚嫩的声音喊“爸爸”,方旭笑着说:“可能有时不是我,但他觉得花脸那种特威武扮相的就是爸爸。”

方旭京剧专场《铡美案》2018.6.8

演话剧也挺过瘾的

从小学戏的方旭似乎没有想过如果不做京剧演员还想做什么。他说:如果实在不能唱京剧的话,我可能会想做个话剧演员吧。很多话剧表演也特别high,比如我看了任鸣老师导演的《全家福》,这个剧的时间跨度从民国到改革开放,剧中人经历战争、社会动荡、改革开放后下海经商的热潮……当舞台上孤零零的老人站在四合院里望着天,我想起我的爷爷奶奶那一代人。

很多话剧中都吸取和借鉴了京剧的优点,但京剧的魅力不进剧场亲身感受是很难体会到的。方旭说,20年代海派京剧,舞台甚至比现在的3D电影的视觉效果还要震撼。

当下的高科技、互联网将大家的视野打开了,方旭认为:虽然我们唱的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故事,但是我们要借助现在高科技手段来传播戏曲。因为戏曲有很多好听好玩的东西大家不是特别了解,是我们忽略了新媒体、网络的载体,我也看了一些APP的推广,我非常赞成,但舞台上的东西我们要继承,新媒体、互联网的手段我也希望更多的介入进来帮助我们。现在很多的艺术形式中,戏曲是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一种舞台艺术。

我知道蓝天野老师这么大年纪也还在为话剧奔波,我们京剧人也理所当然该为京剧奔波,戏曲人千万不要悲哀,我们还很好,还有那么多观众买票来支持我们,在娱乐方式繁多的今天非常不易。这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而对于现在信息时代的双刃剑,方旭也提到:即使没有电视台的直播,舞台下也有几百个手机可能会录成小视频发在各个朋友圈或者戏迷的微信群,如果有瑕疵就会被放大,所以现在每场演出都高度紧张,压力很大。但这也是一种很刺激的挑战自我的机会,竞技体育和戏曲很像,能战、打胜仗才能在舞台上屹立不倒。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