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晴:我本无龄 80岁也不会变

发布时间:2018-07-30 10:59:11 来源:北京青年报

  许晴是一位美而媚的演员,这种美曾经限制了人们对她的认知,尤其当一位女演员刚刚度过自己的纯情年代时,很容易迷茫和彷徨。但是,当时间继续前行,年龄已经不再是障碍和心结时,很多女演员反而能够超越年龄,回归真实的自己,这时候,这位女演员反而寻找到了“新生”。

  许晴便是如此,在《老炮儿》、《邪不压正》中,许晴不再单纯地守护着自己的“美”,她打开了自己的戏路,她可以赋予人物更多的维度,成为《老炮儿》中六爷那豪爽的红颜知己——话糙理不糙、敢为自己男人提刀上阵杀敌的“话匣子”;而在《邪不压正》中,她不仅演绎出唐凤仪身上独特的劲儿,而且还能与廖凡扮演的朱潜龙在餐厅互扇耳光,在最后的时刻,她也可以为了即将消失的“北平”而跳下城楼,与日本兵同归于尽。

  虽然两部影片都是“男人戏”,许晴在其中戏份并不是太多,但她的加入却有一种“平衡”的作用,让影片有一抹亮色,她不再是单纯的女性道具,而是一个多情而敢恨的女子,她不仅可以衬托出男主角,也给男主角带来更多空间和可能性。

  可以说,曾经的许晴让人觉得她就像是嘴边的两个梨涡一样,稍有做作(但也许是美的错觉),但是,在近年来却发现,她是一个性情中人,是一个内心远比外表坚强、丰富、真实的女子。她的美不再是一种负累,她可以脱离自己的颜值,而专心地成为一个心中有侠义的人物,让人感到演员与人物之间的“本色”联系。这种境界就会让观众感觉到舒服,不是“演”,而是本来如此的亲近。

  于是,世人会羡慕,年届五十的许晴何以始终保有“少女感”,大家都终日活得心力交瘁,“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许晴却可以活得更自我、更天真、更随性,对此,许晴顽皮地一笑:“因为我是无龄,并非大家说的逆龄,不管是少女心,还是男孩子气,我永远都会保持这些,就算80岁也不会变。”

  演唐凤仪,每场戏都是难关

  许晴跟姜文相识于1995年拍《秦颂》,2004年又合作了《大清风云》,已是20多年的好朋友:“大家感情特别好,都是部队大院的孩子,特别相融,相通。也不是老见面,但都会特别惦念对方。有什么好的事情,开心的事情,作品啊,大家会一起分享。我跟他演过对手戏,但没有做过他的演员。我之前就跟他聊过,‘你做导演,任何角色,只要召唤我,我随时都会到’。就是这个信任。哪怕是一场戏,他叫我来,我都会去。”

  于是有一天,许晴接到了姜文的电话,约她去工作室试试镜头。“我说没问题,你说什么就试什么。当时完全不知道演什么角色,他也没有讲,因为太熟了。在工作室读剧本,才知道我要演唐凤仪。”

  唐凤仪这个人物一出场即风情万种,戏虽不多,但每场都让人印象深刻,许晴坦承如果不是姜文导演这个戏,她可能不会接。“因为我掌控不了,大家认为我应该是唐凤仪这样一个女生,但我完全不是。唐凤仪还真是需要去塑造的一个角色。反而像《老炮儿》,大家觉得我在塑造,其实那就是我。”

  扮演唐凤仪难在哪里?难就难在这个人物虽然戏不多,但每场戏都不一样,都是难关。造型不一样,性格不一样,表演方法不一样。姜文跟许晴说,每场戏都不一样,加起来就是唐凤仪。许晴当时笑着说这人不是很分裂吗?但玩笑之后,塑造多面的唐凤仪却让她调动出了身体里的那些“小魔鬼”。“这些小魔鬼被导演调动出来,出来得又都那么可爱。我每天拍完戏,都会很兴奋,因为从来没有过。”

  唐凤仪一出场就是打针,形象之性感让观众津津乐道,可是许晴说姜文心里的唐凤仪特别干净。“他对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童真的一面,心存真挚。我一直说,导演的江湖特别大男孩。女生也都是像巧红那样的好女人,唐凤仪虽然另类,但她也真,我认为她也是一个特别会去爱大家、心里有对方的人。大家看完了,会去爱她的。如果换成另一个角度去解释和审视她,很容易偏。”

  演员出身的姜文做导演自然不能浪费他的演技,许晴笑说那场“Come On”里的动作,就是姜文教的:“我根本不会,他给我做示范,毕竟我妈妈是舞蹈家,我身体还是比较协调,只是没有过专业训练,所以学得很快。我当时也没有看是什么样子,片子出来,原来这么美啊。我一点都没有觉得这场戏‘性感得不干净’,大家都说我和小彭比翘臀,我觉得都特别可爱。如果被观众和网友过分解读,那呈现的是他们自己的心境,与我无关。”

  彭于晏给许晴打针那场戏,姜文要给许晴一个特写,要表现脸部细节,许晴说姜文:“简直绝了,教我呼吸,怎么吸气,怎么慢慢吐出来……真的是绝棒。作为演员,有这么一个导演去把控,调整你的整个状态和节奏,还求什么呢?”

  拍《邪不压正》,姜文每场戏都不提前给剧本,开机前才给台词,许晴说她喜欢这种方式。“我喜欢尝试不同导演的风格,更喜欢即兴的……你的对手是什么样,你才是什么样。我不喜欢去设计,不喜欢提前把剧本背得滚瓜烂熟,到现场会没有新鲜感。但每次等的时候,连个框框都没有,也会有焦虑,但不会有担心,知道它出来以后会是最好的。”

  不过许晴也承认,有时候遇到大段台词的时候,自己会有压力。“第一场戏好多词,那个有点吓人,又不熟悉,有点难。经过了那一次,以后每一场大家都会很快。那份新鲜,那种在现场的调动,是最好的方法。导演太可爱了,拍戏才知道他的魅力。那个CHUA一下,趴下去,多可爱。他给演员的点都是特别精准的,这和他演员出身有关系,包括他对女人的尊重,你看他多孝顺,对妈妈那种……他真的就是为电影而生的人,他生活中积攒的所有能量,全都注入在电影的每个细节里。太了不起了。他再调皮捣蛋,都原谅他。”

  姜文说,许晴身体里住着六个人

  通过这次与姜文合作,许晴发现,原来姜文那么懂女人:“他把女人天性里没有挖掘、没有发现的潜能,都能给调动出来。他又不是女人,但他给的那些点,完全会让你惭愧你做过女人。”

  永远活在“爱”里的许晴,喜欢这部电影的一个原因是,在拍摄中,她能始终感受到团队的爱,在西安拍摄跳城楼的戏,三月的气温还很冷,许晴却要穿着纱裙吊威亚,里面不能有防护,贴着肉戴那些设备,勒得很疼。吊在上面,还要做特别“女神”的动作,更可怕的是,要用鼓风机。“三月份!那鼓风机是吹得脸都会变形的那种。身体基本上完全(冻僵了)……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一个病根,这边的肩抬不起来了。”

  但是,让许晴感动的是,姜文导演说:“男生在现场都脱掉大衣,陪着许晴。”姜文首先就把大衣脱掉,每拍完一条,他会让人以最快的速度给许晴披上衣服。许晴告诉记者:“我带的是羽绒服,他说要给我准备棉的大衣,这样一上身就是热的。那时候我就觉得感动。而且我觉得他特别保护演员。所有的调整,都会走到你跟前,小声跟你说。导演对演员的这种体贴挺棒的。”

  对于姜文的导演功力,许晴大加赞赏:“每场戏我都会被他惊着。他给你的那些点,你当然不会想到,但你按照他说的那样去表演,无疑是最好的。他开玩笑说,许晴你身体里住着六个(男)人,你太多面了。他给你的信心,会让你觉得,原来我身体里‘雌雄同体’的那一面被他挖掘得那么淋漓尽致。对于演员,这份营养,这份感恩,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去说的。你会验证你积蓄的东西、你的成长,让他给你拔出来。每个演员和他工作完了之后的幸福感、感恩,是宿世的缘分才能到今天。我真的没法用语言描述,真的很感动。”

  而比较演员姜文和导演姜文,许晴表示姜文本人完全没有变化:“他还是他,特别大男孩,一个温暖的朋友。作为演员,他极有魅力和光彩。但我没想到,他做导演,比演员还有魅力和光彩。那份笃定的力量,让你坚信不疑,对他的那份崇敬,他点的每一个点……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没有一个确切的解释,他为什么那么精准?是因为他曾经做过演员吗?还是因为他是导演,特别知道戏里每个角色的点?”

  姜文曾说自己一直仰视女人,所以在他的电影里,女人都是女神。谈及此,许晴说姜文是真正爱女人的:“舒服是两性关系中的最高境界,我觉得姜文和周韵在现场,他们特别舒服。他对女人的尊重和爱是在电影里面的,他也没有亵渎。作为导演,他有时候也会发火,会急,导演嘛,事无巨细,全部得管,确实会有焦虑。但是剧组的每一个人都会爱他,他也会爱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在他心里,他全能看到。他有任何事,大家都能理解。就是没拍戏,我也愿意坐在现场去看,去体会。他是一个好导演、好演员、好丈夫、好爸爸……夸他夸得太多,但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宝贝。”

  演了话剧,开窍了

  拍摄时姜文夸许晴的演技有不小进步,许晴笑说姜文这样夸她,是因为对她的演技还停留在他们拍《秦颂》的1995年。“那时我还是个小姑娘,心没有那么专注,还是恋爱的女孩,恋爱就是全部。那时候真的傻乎乎的,眼睛里就没魂儿。”

  许晴说2004年她和姜文合作《大清风云》前,拍的戏几乎都是谈恋爱的戏,演的都是恋爱中的女孩。“恋爱中的女孩是什么?晕乎乎的,永远在幻想,不着地嘛,表演就不扎实。”

  《大清风云》里演孝庄,许晴说感觉是自己第一次塑造角色,2013年她接了话剧《如梦之梦》,这部话剧改变了她:“之前我完全都是被宠着,怎么拍,导演都说‘好’,都可以。有可能是导演不好意思要求我,觉得我就是这样一个女生,也就要求到一个‘天然的演员’就ok了,没有要求你做一个‘真正的演员’。演话剧让我有了五年的磨炼,在舞台上,每一场都要注入最新鲜的感觉,都是大家的触碰,都是现场的,和观众也有互动。这真是一种修行,你才能知道表演的真谛是什么。然后在《建国大业》里演宋庆龄,再演《老炮儿》,我开始转型。女生就是什么事都有个执著,其实执著心是不对的,看你怎么修正,你把执著放在哪儿。你把执著放在角色身上,这个角色就特别有魅力,也特别值得让你去执著。”

  到云南拍摄的第二天,姜文跟许晴说:“你任何角色都能演,一个美丽的演技派诞生了。”这句认可让许晴特别开心:“他说我完全有男演员的素质,我特别喜欢‘雌雄同体’的人,你炒一个菜,怎么炒很重要。菜给你搁那儿,你不知道怎么配,味道是出不来的。恰好我能懂他说的,也能表现出来。如果是几年前傻乎乎的,可能会浪费了这次在一起拍戏的机会。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遇见最好的导演,最好的班底,这个角色就成为一个特别自然的发光体。”

  自言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所以许晴笑说希望大家更关注她的表演,而不要总是议论她的美。她透露,自己即将拍摄《入殓师》导演的新作,而除了做演员,她要做一个能够去临终送别的人。“死亡是什么?你真正要去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每个人真的都有因果,我不认为死亡是痛,有可能真的是重生,会去真正不痛的地方。”

热点排行

微信扫一扫看京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