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晴:我本无龄 80岁也不会变

发布时间:2018-07-30 10:59:11 来源:北京青年报

  许晴是一位美而媚的演员,这种美曾经限制了人们对她的认知,尤其当一位女演员刚刚度过自己的纯情年代时,很容易迷茫和彷徨。但是,当时间继续前行,年龄已经不再是障碍和心结时,很多女演员反而能够超越年龄,回归真实的自己,这时候,这位女演员反而寻找到了“新生”。

  许晴便是如此,在《老炮儿》、《邪不压正》中,许晴不再单纯地守护着自己的“美”,她打开了自己的戏路,她可以赋予人物更多的维度,成为《老炮儿》中六爷那豪爽的红颜知己——话糙理不糙、敢为自己男人提刀上阵杀敌的“话匣子”;而在《邪不压正》中,她不仅演绎出唐凤仪身上独特的劲儿,而且还能与廖凡扮演的朱潜龙在餐厅互扇耳光,在最后的时刻,她也可以为了即将消失的“北平”而跳下城楼,与日本兵同归于尽。

  虽然两部影片都是“男人戏”,许晴在其中戏份并不是太多,但她的加入却有一种“平衡”的作用,让影片有一抹亮色,她不再是单纯的女性道具,而是一个多情而敢恨的女子,她不仅可以衬托出男主角,也给男主角带来更多空间和可能性。

  可以说,曾经的许晴让人觉得她就像是嘴边的两个梨涡一样,稍有做作(但也许是美的错觉),但是,在近年来却发现,她是一个性情中人,是一个内心远比外表坚强、丰富、真实的女子。她的美不再是一种负累,她可以脱离自己的颜值,而专心地成为一个心中有侠义的人物,让人感到演员与人物之间的“本色”联系。这种境界就会让观众感觉到舒服,不是“演”,而是本来如此的亲近。

  于是,世人会羡慕,年届五十的许晴何以始终保有“少女感”,大家都终日活得心力交瘁,“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许晴却可以活得更自我、更天真、更随性,对此,许晴顽皮地一笑:“因为我是无龄,并非大家说的逆龄,不管是少女心,还是男孩子气,我永远都会保持这些,就算80岁也不会变。”

  演唐凤仪,每场戏都是难关

  许晴跟姜文相识于1995年拍《秦颂》,2004年又合作了《大清风云》,已是20多年的好朋友:“大家感情特别好,都是部队大院的孩子,特别相融,相通。也不是老见面,但都会特别惦念对方。有什么好的事情,开心的事情,作品啊,大家会一起分享。我跟他演过对手戏,但没有做过他的演员。我之前就跟他聊过,‘你做导演,任何角色,只要召唤我,我随时都会到’。就是这个信任。哪怕是一场戏,他叫我来,我都会去。”

  于是有一天,许晴接到了姜文的电话,约她去工作室试试镜头。“我说没问题,你说什么就试什么。当时完全不知道演什么角色,他也没有讲,因为太熟了。在工作室读剧本,才知道我要演唐凤仪。”

  唐凤仪这个人物一出场即风情万种,戏虽不多,但每场都让人印象深刻,许晴坦承如果不是姜文导演这个戏,她可能不会接。“因为我掌控不了,大家认为我应该是唐凤仪这样一个女生,但我完全不是。唐凤仪还真是需要去塑造的一个角色。反而像《老炮儿》,大家觉得我在塑造,其实那就是我。”

  扮演唐凤仪难在哪里?难就难在这个人物虽然戏不多,但每场戏都不一样,都是难关。造型不一样,性格不一样,表演方法不一样。姜文跟许晴说,每场戏都不一样,加起来就是唐凤仪。许晴当时笑着说这人不是很分裂吗?但玩笑之后,塑造多面的唐凤仪却让她调动出了身体里的那些“小魔鬼”。“这些小魔鬼被导演调动出来,出来得又都那么可爱。我每天拍完戏,都会很兴奋,因为从来没有过。”

  唐凤仪一出场就是打针,形象之性感让观众津津乐道,可是许晴说姜文心里的唐凤仪特别干净。“他对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童真的一面,心存真挚。我一直说,导演的江湖特别大男孩。女生也都是像巧红那样的好女人,唐凤仪虽然另类,但她也真,我认为她也是一个特别会去爱大家、心里有对方的人。大家看完了,会去爱她的。如果换成另一个角度去解释和审视她,很容易偏。”

  演员出身的姜文做导演自然不能浪费他的演技,许晴笑说那场“Come On”里的动作,就是姜文教的:“我根本不会,他给我做示范,毕竟我妈妈是舞蹈家,我身体还是比较协调,只是没有过专业训练,所以学得很快。我当时也没有看是什么样子,片子出来,原来这么美啊。我一点都没有觉得这场戏‘性感得不干净’,大家都说我和小彭比翘臀,我觉得都特别可爱。如果被观众和网友过分解读,那呈现的是他们自己的心境,与我无关。”

  彭于晏给许晴打针那场戏,姜文要给许晴一个特写,要表现脸部细节,许晴说姜文:“简直绝了,教我呼吸,怎么吸气,怎么慢慢吐出来……真的是绝棒。作为演员,有这么一个导演去把控,调整你的整个状态和节奏,还求什么呢?”

  拍《邪不压正》,姜文每场戏都不提前给剧本,开机前才给台词,许晴说她喜欢这种方式。“我喜欢尝试不同导演的风格,更喜欢即兴的……你的对手是什么样,你才是什么样。我不喜欢去设计,不喜欢提前把剧本背得滚瓜烂熟,到现场会没有新鲜感。但每次等的时候,连个框框都没有,也会有焦虑,但不会有担心,知道它出来以后会是最好的。”

  不过许晴也承认,有时候遇到大段台词的时候,自己会有压力。“第一场戏好多词,那个有点吓人,又不熟悉,有点难。经过了那一次,以后每一场大家都会很快。那份新鲜,那种在现场的调动,是最好的方法。导演太可爱了,拍戏才知道他的魅力。那个CHUA一下,趴下去,多可爱。他给演员的点都是特别精准的,这和他演员出身有关系,包括他对女人的尊重,你看他多孝顺,对妈妈那种……他真的就是为电影而生的人,他生活中积攒的所有能量,全都注入在电影的每个细节里。太了不起了。他再调皮捣蛋,都原谅他。”

  姜文说,许晴身体里住着六个人

  通过这次与姜文合作,许晴发现,原来姜文那么懂女人:“他把女人天性里没有挖掘、没有发现的潜能,都能给调动出来。他又不是女人,但他给的那些点,完全会让你惭愧你做过女人。”

  永远活在“爱”里的许晴,喜欢这部电影的一个原因是,在拍摄中,她能始终感受到团队的爱,在西安拍摄跳城楼的戏,三月的气温还很冷,许晴却要穿着纱裙吊威亚,里面不能有防护,贴着肉戴那些设备,勒得很疼。吊在上面,还要做特别“女神”的动作,更可怕的是,要用鼓风机。“三月份!那鼓风机是吹得脸都会变形的那种。身体基本上完全(冻僵了)……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一个病根,这边的肩抬不起来了。”

  但是,让许晴感动的是,姜文导演说:“男生在现场都脱掉大衣,陪着许晴。”姜文首先就把大衣脱掉,每拍完一条,他会让人以最快的速度给许晴披上衣服。许晴告诉记者:“我带的是羽绒服,他说要给我准备棉的大衣,这样一上身就是热的。那时候我就觉得感动。而且我觉得他特别保护演员。所有的调整,都会走到你跟前,小声跟你说。导演对演员的这种体贴挺棒的。”

  对于姜文的导演功力,许晴大加赞赏:“每场戏我都会被他惊着。他给你的那些点,你当然不会想到,但你按照他说的那样去表演,无疑是最好的。他开玩笑说,许晴你身体里住着六个(男)人,你太多面了。他给你的信心,会让你觉得,原来我身体里‘雌雄同体’的那一面被他挖掘得那么淋漓尽致。对于演员,这份营养,这份感恩,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去说的。你会验证你积蓄的东西、你的成长,让他给你拔出来。每个演员和他工作完了之后的幸福感、感恩,是宿世的缘分才能到今天。我真的没法用语言描述,真的很感动。”

  而比较演员姜文和导演姜文,许晴表示姜文本人完全没有变化:“他还是他,特别大男孩,一个温暖的朋友。作为演员,他极有魅力和光彩。但我没想到,他做导演,比演员还有魅力和光彩。那份笃定的力量,让你坚信不疑,对他的那份崇敬,他点的每一个点……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没有一个确切的解释,他为什么那么精准?是因为他曾经做过演员吗?还是因为他是导演,特别知道戏里每个角色的点?”

  姜文曾说自己一直仰视女人,所以在他的电影里,女人都是女神。谈及此,许晴说姜文是真正爱女人的:“舒服是两性关系中的最高境界,我觉得姜文和周韵在现场,他们特别舒服。他对女人的尊重和爱是在电影里面的,他也没有亵渎。作为导演,他有时候也会发火,会急,导演嘛,事无巨细,全部得管,确实会有焦虑。但是剧组的每一个人都会爱他,他也会爱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在他心里,他全能看到。他有任何事,大家都能理解。就是没拍戏,我也愿意坐在现场去看,去体会。他是一个好导演、好演员、好丈夫、好爸爸……夸他夸得太多,但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宝贝。”

  演了话剧,开窍了

  拍摄时姜文夸许晴的演技有不小进步,许晴笑说姜文这样夸她,是因为对她的演技还停留在他们拍《秦颂》的1995年。“那时我还是个小姑娘,心没有那么专注,还是恋爱的女孩,恋爱就是全部。那时候真的傻乎乎的,眼睛里就没魂儿。”

  许晴说2004年她和姜文合作《大清风云》前,拍的戏几乎都是谈恋爱的戏,演的都是恋爱中的女孩。“恋爱中的女孩是什么?晕乎乎的,永远在幻想,不着地嘛,表演就不扎实。”

  《大清风云》里演孝庄,许晴说感觉是自己第一次塑造角色,2013年她接了话剧《如梦之梦》,这部话剧改变了她:“之前我完全都是被宠着,怎么拍,导演都说‘好’,都可以。有可能是导演不好意思要求我,觉得我就是这样一个女生,也就要求到一个‘天然的演员’就ok了,没有要求你做一个‘真正的演员’。演话剧让我有了五年的磨炼,在舞台上,每一场都要注入最新鲜的感觉,都是大家的触碰,都是现场的,和观众也有互动。这真是一种修行,你才能知道表演的真谛是什么。然后在《建国大业》里演宋庆龄,再演《老炮儿》,我开始转型。女生就是什么事都有个执著,其实执著心是不对的,看你怎么修正,你把执著放在哪儿。你把执著放在角色身上,这个角色就特别有魅力,也特别值得让你去执著。”

  到云南拍摄的第二天,姜文跟许晴说:“你任何角色都能演,一个美丽的演技派诞生了。”这句认可让许晴特别开心:“他说我完全有男演员的素质,我特别喜欢‘雌雄同体’的人,你炒一个菜,怎么炒很重要。菜给你搁那儿,你不知道怎么配,味道是出不来的。恰好我能懂他说的,也能表现出来。如果是几年前傻乎乎的,可能会浪费了这次在一起拍戏的机会。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遇见最好的导演,最好的班底,这个角色就成为一个特别自然的发光体。”

  自言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所以许晴笑说希望大家更关注她的表演,而不要总是议论她的美。她透露,自己即将拍摄《入殓师》导演的新作,而除了做演员,她要做一个能够去临终送别的人。“死亡是什么?你真正要去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每个人真的都有因果,我不认为死亡是痛,有可能真的是重生,会去真正不痛的地方。”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