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纯燕:当初金龟子上电视,有观众说这是害虫

发布时间:2018-07-31 15:13:35 来源:新京报


刘纯燕与鞠萍、董浩、何炅主持的少儿节目影响了一代人。


刘纯燕和王宁。

  “大家都知道金龟子,却没什么人知道我叫刘纯燕。见到我,总有人叫我金老师、金龟子小姐或龟子小姐(怎么成了日本人了?),就连我女儿小时候也叫我‘龟子妈咪’,甚至有人以为金龟子是个男的。”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主持《大风车》到现在,刘纯燕塑造的“金龟子”不但成为央视首个卡通形象主持人,更烙印在一代人的童年记忆中,“这个电视形象几乎覆盖了我生活的全部。我不怕大家给我贴标签,这大概也是我和观众的缘分,金龟子可以缩短我和大家的心灵距离,我也希望大家喜欢荧屏中的金龟子,也能接受生活中的刘纯燕。”

  今年已经52岁的刘纯燕,依旧留着锅盖头短发。有人羡慕她十年如一日不变的容颜,有人则质疑她这么大岁数还装年轻。但刘纯燕依旧秉持着对事业的热忱和对生活的坚持,为了继续当孩子们的好朋友,她可以放弃留长发、变造型。面对好或是不好的评价,她说,“我一直很在乎小朋友的意见,至于很多大人怎么想,我不在乎。”

  A 我想,我这辈子都是金龟子

  在上个月播出的某真人秀节目里,听到“金龟子”的声音,“毛毛虫”何炅立马飞奔了过去,一旁的黄磊感叹了一句,“童年的记忆来了”。这一波“回忆杀”占据了微博热搜。

  “她(刘纯燕)是我的老师,那时正需要一个搭档,然后就找到了我。”1995年底,何炅开始和刘纯燕一起搭档主持《大风车》中的《聪明屋》栏目。彼时刘纯燕问何炅你怕什么,“他说他怕毛毛虫,我说那你就扮毛毛虫”。“何炅很努力,虽然当时没什么主持经验,但会写剧本,会做美术道具。”这么多年,何炅一直叫刘纯燕“姐”,除了工作,他们成了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姐弟,虽然大家都忙、见面机会少,但何炅仍能随口背出刘纯燕的电话。

  “这个工作让我收获了很多朋友和爱,很多演员在扮演一个角色后,还会变回自己,但我已经不能从金龟子这个角色中跳出来了,当角色变成了生活,我也彻头彻尾地变成了这个角色,我想我这辈子都是金龟子了。”

  很多年过去,刘纯燕一直在坚持,即使有段时间金龟子的棉服太厚重,漆皮的表面又不透气,每次脱下来都一拧全是水,“我总觉得这些都不算事,热就热点,有苦也要吃,因为这是你的标志,你需要坚持。”

  B 长大了,我也想要做名老师

  从小在大院儿里长大的刘纯燕,是个随大流的姑娘,每天的日常就是跟着哥哥姐姐们滑冰、跳皮筋、骑马打仗,“我的性格很像男孩,基本男生会做的事我都会,但因为个头儿比较小,就总跟着哥哥姐姐当跟屁儿虫。”

  自小,她的嗓门儿就大,又爱说爱笑,把她放在舞台上能一直不停地演,下了台继续自娱自乐,一天到晚没有累的时候,到哪都像喜鹊一样“叽叽喳喳”,幼儿园老师给她起了个好听的外号,“喳啦燕儿”。刘纯燕的父母很传统,家教也严,妈妈一看女孩儿能歌善舞,盘算着女生应该更矜持、文静一点,于是把她送去了北京市少年宫学舞蹈。

  没想到这一去,舞蹈没学成,老师发现了她的大嗓门,让她改学了朗诵。“我的人生经常能遇到伯乐,总在关键时刻出现。那时少年宫的梁艳老师极力推荐我去考中央电视台少年电视演出队,也就是现在的银河少年艺术团。”那会儿,在艺术团里给孩子们上课的都是表演艺术家,他们的低调处世、待人接物的谦和,也同样影响着刘纯燕,让她觉得无论何时,公众人物的光环都与自己无关。

  也正因此,她儿时的梦想是长大了做名老师,她羡慕老师能写板书,能教育学生。

  C 那会配音稿费攒了10万

  事实上,考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之前,刘纯燕就是个“老演员”了。

  9岁开始,她就参加央视的各种节目录制,登上过人民大会堂的舞台。后来,父母把她送去做配音,很多观众耳熟能详的作品里都有她的声音出现,如阿童木、小龙人、哆啦A梦……包括后来的大头儿子等等,即便如今已年过半百,刘纯燕配起这些儿童角色来也毫无违和感。

  除了动画角色,央视87版《红楼梦》中的袭人、94版《三国演义》里的貂蝉等经典影视角色也是由她担任的配音。1988年,在为秀兰·邓波儿主演的美国电影《小公主》引进版本配音后,她还荣获了第十届“飞天奖”优秀女配音演员奖。“有时候一站就是9个小时,有时要配到晚上12点多,回家的路上,经常在父母的自行车后座上就打起了瞌睡。虽然看着同龄人都在无忧无虑地过着童年,但我也不觉得累和辛苦,回头想想这些经历给我打了很深的底子。而且那会儿,我的配音稿费攒了10万块钱,特有成就感。”

  D 有观众说害虫不能上电视

  1991年底刘纯燕正式进入央视少儿部(那时还没有频道),这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停下来。开始录制《七巧板》《聪明屋》,频道成立后,就和鞠萍、董浩一起录制《大风车》,一做就是近三十年,他们也成了无数中国孩子的童年记忆,尤其是金龟子,更是央视第一个卡通形象主持人。

  “我天生就小模小样,对我来说,这个定位是与生俱来的,我也一直在琢磨用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孩子们面前。”经过调查,刘纯燕发现很多小朋友喜欢昆虫,如果把主持人的外形设计成一种昆虫,那一定会给小朋友全新的视觉感受。“七星瓢虫,不像蜜蜂、蝴蝶那么常见,但也不是完全不知名,做服装的老师根据我的想法设计了一套衣服,我一穿上就觉得新奇,大家你一嘴、我一嘴,就凑出了金龟子三个字。”金龟子就这样飞进了孩子们的梦里。

  其实,最初也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我记得有位老先生特地给我写了封信,他说《辞海》上的金龟子是害虫,怎么能让害虫出现在电视上呢?”刘纯燕觉得这个想法颇有意思,就给老先生回了封信,“金龟子是个拟人化的卡通形象,我们赋予了她新的个性和特征,它是不是害虫已经不重要,也希望您能喜欢刘纯燕扮演的金龟子。”

  高密词

  锅盖头十年如一日 连发型师都没换过

  头上戴着毛线帽子,身上穿着印有七个黑色斑点的棉背心儿,这就是金龟子最初的形象。

  从第一代到第五代,无论金龟子的服装、造型如何变,刘纯燕的锅盖短发却从未改变,一头齐刘海,让人一眼就能认出那是金龟子,有人评价她是“坚持一生一个发型最彻底的主持人”。

  事实上,刘纯燕不仅十多年来保持同一个发型,甚至发型师也没换过,“这个发型师原来在北京,有一阵子去了大同,后来调到了张家口,他都会飞回北京给我剪头发。最后越飞越远到了广州,我们就约在折中的地方见,例如在杭州、上海之类的,20天剪一次。”

  为什么对这款发型如此执着?刘纯燕说,这个发型是她艺术创作的一部分,这位发型师也是创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辛苦是辛苦点,但这个品牌的塑造和保持是需要坚持的。“肯定有人会说,一个女孩子就不想留长发吗?但这个发型会让电视机前的小朋友看着亲切,而且生活中也特别方便,不用特意去造型,吹一吹,小梳子梳一梳就好了。”

  前不久蔡明见到刘纯燕,开玩笑说,“你这就是从小朋友、小女孩,一下过度到了小老太太啊,中间美少女的阶段都省了。”

  和王宁的日常 从来不看他播新闻

  刘纯燕和《新闻联播》主持人王宁是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的同班同学。上学那些年,王宁总是一身中山装,提着个公文包,一口播音腔。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很出色。刘纯燕的女同学一不留神就掉进了“情感漩涡”,于是爱张罗事的她决定去当“月下老人”,“当时王宁谎称自己有女朋友,后来我才知道根本就没有,反倒是我俩越走越近。”

  毕业后,王宁回到青岛电视台,刘纯燕留在了央视,两人开始了异地分居,“我去一封信,他来一封信。还曾坐着火车,倒了好多趟去青岛看他,发现王宁宿舍里满墙都贴着我的照片”,终于1989年王宁调回了北京,他们也结束了异地相思之苦。

  在王宁眼里,刘纯燕很快乐、也很阳光,在家刘纯燕说十句话,他只说一句话。“她一般躺下去几分钟就着了,都是儿童思维,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去年4月,53岁的王宁正式离开了《新闻联播》的主播台,刘纯燕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条新闻,感慨“平平淡淡才是真”,她说,其实一直都能体会到王宁在工作中面临的压力和不易,“我和女儿几乎不看他播新闻,因为看着就揪心。他的职业确实很高压,不能出错,总怕一看就看到他播错。”

  亲母女似闺蜜 妈妈受欢迎令女儿吃醋

  在金龟子的印象中,十月怀胎是她最快乐的日子,期待着“小金龟子”诞生的过程中,也没停了做节目,依然在镜头前和小朋友们疯玩。曾有报道称为了工作,刘纯燕晚了十年才要小孩。“还真不是别人说的那么伟大。我们其实就随着自己的心态来安排人生,王宁也一直很尊重我的意见。”

  1999年4月,“小金龟子”诞生,小名娃娃。妈妈很受小朋友的欢迎,娃娃却因此吃了醋,记得她一岁四个月的时候看到小朋友围着妈妈要签名,踉踉跄跄地边跑边嚷着,“朋友,别动妈妈!”后来刘纯燕也给娃娃留起了金龟子发型,问到原因,她笑着说既然有“亲子装”,为何不搞个“亲子发型”,“发型师给我剪完给她剪,多方便啊,总比留光头强(笑)”。

  采访刘纯燕的那一天,恰巧娃娃也在,已是大姑娘的她,一头长发,美貌大方。“我常告诉娃娃你就是王宁和金龟子的女儿,想改变是不可能的,虽然会有一些不习惯的地方,但好的地方肯定有很多,而你只能努力地去做得更好,不要太考虑别人的想法。”娃娃笑着说妈妈的心态一直很好,似乎永远在青春期,母女俩就像朋友,被问到刘纯燕如何维持童颜永驻,娃娃抢着说,“嫁个好老公、生个好女儿。”

  【新鲜问答】

  新京报:可以说你们那一代主持人是探索中国少儿节目的先驱,那时候科技、网络都不发达,去哪里找灵感?有没有收视压力?

  刘纯燕: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压力,因为毕竟播出的平台好。所有的创作都特单纯,大家一股劲想着怎么把节目做好看。

  我以前爱去幼儿园采风,一待就是一下午,对小朋友的观察和了解可以让你有很多想法。让我骄傲的是,很多小朋友跟我之间没有距离感,他们看到我就会过来腿上坐坐,或者在胸前蹭蹭,跟他们在一起真的是最开心的时刻。

  新京报:有人评价,你天生就适合儿童节目主持这个职业,那有没有我们看不到的瓶颈呢?

  刘纯燕:我还真不是吹牛,基本上没什么让我抓狂或是特别崩溃的事,也从来没觉得做不下去了。除了有些苦恼,例如在舞台上你还是需要有话语权。就比如,有时我会坚持穿红色的衣服,因为能代表金龟子的性格,但如果导演跟你的意见不一致,可能就会把你所有的想法PASS掉。

  新京报:做主持人这么多年,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你的工作和生活,是什么?

  刘纯燕:这一生我追求的,就是想做个纯粹快乐的人,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的,无论是在生活或是工作上,不管是给大家的印象或是我跟大家在一起相处的感觉,我都想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真诚表达给观众,不想有所保留、搭建人设或是怎样。

  新京报:所以,你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一部童话?

  刘纯燕:我记得,在内蒙古做公益活动时,有个朋友送我去机场,我和他不怎么熟,还有一群他的朋友,但我们可以一起玩抖音、吃蛋糕,那个朋友怎么都想象不到金龟子可以这么亲和,和不认识的人也可以打成一片。事实上,我一直很“自来熟”,在我看来真诚相处最重要,人很多时候活得久是一种心态,不是说我到了这个年龄必须要穿这样的衣服,说话的时候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其实我一直不太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我,只是怕有些时候自己做得不够好。

  新京报:那让你比较伤心的评价是?

  刘纯燕:比如有小朋友说,“妈妈,她的牙齿好难看”,这类话会让我很受打击。我会想,要不要去把自己的牙修理修理,因为我一直很在乎小朋友的意见,也希望为小朋友做出改变。至于很多大人怎么想,比如说我装年轻之类的,我都不在乎。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