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涛 过了第四个本命年,想把时间还给自己

发布时间:2018-08-15 10:57:57 来源:新京报

  《情书》中周涛从13岁演到53岁。

  《情书》中周涛从13岁演到53岁。

  离开《综艺大观》时,周涛为观众献唱《掌声响起来》。 

  在大众眼里,对周涛的认知还停留在她是央视“最美女主持人”之一。27岁主持《综艺大观》一炮而红,随后连续16年担任央视春晚主持人,她成为迄今为止主持春晚次数最多的女主持人。2008年,她代表央视站在鸟巢之巅解说奥运会开幕式,2016年以前,她从未错过央视的所有主持重要时刻。

  两年前,周涛毅然向工作了21年的央视提出离职,调入北京演艺集团转向幕后,做起音乐节导演,为电视片配音,在今年她更是首次尝试出演话剧——与孙强合作主演《情书》,在南京、长沙等16个城市巡演后于8月16日-19日北京首演。周涛在陌生的戏剧舞台上挑战自我,从13岁的小姑娘演到53岁的中年人跨越了40年时代变迁,她为这个话剧瘦了四斤却心里踏实无比,因为“演话剧是我年少时的梦想,今年终于得偿所愿”。

  周涛说从进入央视到决定离开央视,她决定让人生和事业步入更自由的阶段,只因“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愈发逼近。她想尝试更多自己喜欢的事,并努力做到无愧于心。头衔、竞争、荣耀,都不在她的留恋范围之内,“即便实现梦想需要抛弃一些大家很向往的东西,我也会很勇敢地抛弃。因为我不想为了固守所谓的成就、位置,给自己留下更多遗憾。即便最后没有成功,我也从不会后悔自己选择的路。”

  进行时

  戏剧人周涛一句词练一晚

  但只给演员身份打60分

  排演《情书》初期,周涛曾度过一段非常焦虑的时期。对于完美主义的她来说,最大的焦虑在于此前她从未有过话剧经验,因此无法掌控完美的界限。她的话剧情结由来已久,“我之前是舞台剧热心观众,经常去看。有想演,但之前在央视工作有明确的规定和限制,很多社会活动不可以参加,我得遵守平台的管理和规定。”

  在话剧《情书》中周涛饰演了家境殷实、漂亮且独立的路佳佳一角。从70年代汪洋肆意挥洒青春的傲娇少女,到经历过时代变迁、生老病死的沉静中年妇女,周涛仅通过大量独白,便精准地演绎了从青春洋溢到苍老疲惫40年的岁月蜕变。周涛说剧本她看了三次,哭了三次,每段经历都是她记忆中曾经历过的,“虽然我比路佳佳小几岁,和她的感触不太相同,但我们都是在追求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她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所有时间都用来钻研剧本,一句话、一个眼神、一种表情、甚至一口气息,她都要提前反复排练。戏中“全北京除了我爸爸,你是我最喜欢的人”这一句台词,周涛整整排练了一个晚上。

  尤其在塑造与自己现在年龄比起来跨度很大的13岁路佳佳时,周涛在表演方式上一点点“抠”:“因为她十三岁,所以我觉得从声音的表达上让她高音区多一点,因为小孩子说话调门比较高,语速更快一点。我的脚步也很轻盈,因为十几岁的小女孩走路是连蹦带跳的,包括看男孩的小眼神,就是从细节里抓取这个人物,而没有刻意地表演一个小孩。”

  导演、搭档、工作人员都说周涛在几天之内达到这样的表演效果已经非常专业,但做了20多年节目,周涛深知过程中吃过多少苦都不会有人关注,所有舞台都是结果导向,“没有人能做到完美,但在台上的表演,我必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观众。话剧我要比平时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才能接近完美。”她沉浸于舞台独有的魅力:“舞台剧最大的魅力就是动态调整。跟演电影电视剧不一样,你的影像已经固定下来,但舞台剧每场都会有不同,你可以让自己比上一场演得更完美。那种成就感是很强的,而不是一种简单的重复,它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工作。”

  即便如此沉醉于舞台创作,但周涛也很清醒地认知做舞台剧演员可能并不会成为未来常态:“跟专业的演员比,比如跟搭档孙强老师比我就欠缺很多。我没有经过太系统专业化的训练,从技术上来讲有很大的短板,所以不太敢把自己定位于专业演员。”当问及对《情书》中自己的角色打多少分时,周涛说:“我对我自己的标准不是主持人跨界的60分,是专业演员的60分。我觉得差不多我刚好够到。”

  过去时

  主持人周涛

  没说过普通话,却拿下播音艺考第一

  周涛是个非常清醒且笃定的人,她会很自信地告诉众人“我的人生真没有要推倒重来的部分”,“我会对我的人生负责。是我自己的选择,就没有巨大的遗憾。”这股劲儿从小就扎根在周涛性格深处,我们把时间倒带……

  周涛出生在安徽省淮南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奶奶、爸爸、妈妈都曾是老师,所以年幼时,周涛就认为老师是全天下最棒的职业,从懂事起便养成了努力读书的习惯,为成为一名老师做准备。每读完一本书,周涛都会写下长篇的读后感,记录自己的读书所得。渐渐,光周涛的读书笔记就积攒了几大纸箱。在此之前,周涛从未对学艺术动过心思,她说,自己是上课被叫到读课文,都会脸红心跳的那种孩子。直到临近高考,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在安徽招生,全省录取名额只有1个,但却吸引到5000多名考生报名。学校老师也建议周涛去试一试,并和周涛爸爸说,周涛身上有艺术天赋,学艺术没准还能多条路可走。

  当时周涛完全不知道播音主持是什么,但考虑到未来就业,周涛懵懂地开始学习表演,“我是万事不争第一,但决定去做就一定要努力做到极致,属于干活不惜力的那种人。”于是苦学半年之后,周涛从一个完全没说过普通话的地方孩子,一个字一个字地抠发音、咬字,最终以专业课、文化课双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广播学院。

  她说,学播音主持是命运给予她的一次馈赠。有些人被命运推去做不喜欢的事,只能麻木地选择接受,但她却幸运地爱上了这份职业,“我只愿意做我喜欢的事情,感谢命运让我恰好遇上了自己一辈子的兴趣所在。”

  《综艺大观》里豁出自我,巅峰时选择离开

  1992年周涛顺利调入北京电视台,担任《北京新闻》播音员,同时主持《影视圈》、《五彩缤纷》等栏目。三年后,她又凭借成熟知性的主持风格,从众多候选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央视《综艺大观》的主持人之一。

  《综艺大观》的五年是周涛成长最快的阶段。周涛骨子里存有内向的一面,在节目外,她从不和陌生人打招呼,也不喜欢主动和别人交流,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旁准备台本。但《综艺大观》是现场直播,不仅需要机敏的应变能力,同时在访谈、表演、户外等多个环节都需要和嘉宾有极强的互动,甚至需要豁得出去自己。为了对得起观众,周涛在主持《综艺大观》期间,不仅硬着头皮接触抖包袱的小品表演,还尝试了高空蹦极等之前绝不敢尝试的事情,“我很自律,当别人给我很高的评价,我就会用更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虽然很困难,但是为了把节目做好,我必须突破性格中的弱点和障碍。”她曾经准备每一个采访都会耗费几天的时间,不仅会预设问题,甚至会思考对方会如何作答,不同的答案她又该如何追问,直到把整个采访流程控制在可掌握的范围之内。

  《综艺大观》不仅保持着经久不衰的超高收视率,也让周涛获得人生中首个“金话筒”奖。看似事业扶摇直上,但2000年,周涛在做了100期《综艺大观》之时突然选择离开这个舞台,尝试去做一档央视从未有过的,跟社会和老百姓生活更贴近的慈善节目《真情无限》,并从主持人转为制片人。她深知,如果继续留在《综艺大观》可以维持很好的曝光度,但却限制了她今后的设想和发展,“央视没有不变的主持人,我很明白自己当时想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在最后一次录制《综艺大观》时,周涛为观众献唱了一首《掌声响起来》并和台下观众一一握手。当时导播反复把镜头推得很近,希望记录下周涛感动落泪的样子,但最后只拍到她平静淡然的面容,“你可真坚持得住啊!”导播感叹。周涛笑言自己当时其实也很感动,但却没有想哭,“我好像很难感动到自己,也受不了别人对我特别好。可能我比较理性吧,即便未来会遇到困难,也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可自怨自艾的,所以也没什么难以割舍的。”

  离开央视,是因为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在央视工作的21年间,周涛从没有休过一天假,365天都保持着紧张的工作状态。某一年爸爸生病住院,当时周涛正忙于重要的项目,如果去医院照料便会令整个团队工作停滞。思虑很久,她决定忍痛为父亲请了护工。“在那一刻,工作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比我的家人重要,比我个人的生活、比我的情感中所有的都重要,而且我是心甘情愿的。”

  但在2013年周涛第二次缺席央视春晚时,关于周涛或将离开央视的传闻便不绝于耳。直到2016年,周涛时隔四年再度回归春晚,很多观众以为这意味着她将回归幕前,但没想到却成为她在央视春晚舞台上的最后一次亮相。2016年年底,周涛正式调离了工作21年的央视,进入北京演艺集团担任首席演出官,彻底扎根于舞台幕后。

  周涛说离开央视并非一夜之间的决定。央视让她被更多观众所知,但越广阔的平台,便越不可能容许有野心的人,随心所欲去实现想法。慢慢地,台里为周涛分配的节目和工作,越来越多是她驾轻就熟便可完成的重复性任务,她向往尝试的事情,也似乎都是平台很难准许的。2016年正值周涛的第四个本命年,她开始意识到好多想法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实现,可能再一晃,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触碰了,“正是这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让我做出这个至关重要的选择,决定把时间还给了我自己。”

  离开央视的周涛尝试了很多新鲜事物,大多仍在她的可控范围。进入演艺集团后担任了“2017奥林匹克公园夏季音乐季”的总导演,近十年的幕后经历让她从创意到筹备都有序地进行。此前也有不少文化节目与她洽谈合作,今年年初她也友情主持了山东卫视的春节晚会。话剧也是她新的尝试,尽管可能不会长期转型,但她享受着对人生无限的探索。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