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 闭目在话筒丛中我肯定特安详

发布时间:2018-10-30 13:39:43 来源:新京报

  

  10月25日,著名主持人李咏在美国因癌症去世,终年50岁。昨日,李咏的妻子哈文在微博向公众告知了该消息,“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据悉,李咏的葬礼已于当地时间28日晚在纽约坎贝尔殡仪馆举行。

  自1991年进入中央电视台,李咏曾主持过《幸运52》《非常6+1》《咏乐汇》,七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李咏同样也是央视最不拘一格的主持人:黄色的卷发、浮夸的花衬衫,锃亮的尖头皮鞋。他曾自言是“央视的娱乐底线”。2013年,李咏离开央视后,开始尝试更多不同的主持风格。参与地方卫视《超级演说家》《熟悉的味道》《中国新歌声》等多档综艺。2016年,他甚至与妻子哈文联手打造了网综《偶像就该酱婶》。

  昨天,网友们自发以《非常6+1》的经典手势与咏哥告别。鲁豫、李玉刚、赖声川等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追忆李咏的音容笑貌。

  

鲁豫 上学时就是明星人物


  鲁豫在中国传媒大学外语系就读时,李咏和哈文二人是播音系的师哥师姐,鲁豫说,那时候他们就都是需要仰视的明星级人物,在那个年代显得特别时髦,总是主持很多大的晚会。鲁豫总是远远地、很羡慕地看着他们俩,觉得很好看,“那时候咏哥也是瘦瘦的,一头飘逸的长发。”

  李咏离开央视后,和鲁豫合作过一档《超级演说家》。鲁豫回忆说:“和咏哥合作特别愉快,因为他是很专业的人,不会急躁、焦虑,作为他身边的同事和搭档,他那种定力给我们带来很多力量。尤其对于我这种特别容易焦虑的人来说,每次我录节目到比较累或者有些急躁的时候,一看他坐在旁边拿着把扇子,感觉很笃定、很淡定,我内心就会很踏实,我觉得这就是专业的东西在支撑着他,也支撑着我们。”

  

李玉刚 既是朋友更是恩人


  李玉刚表示得知噩耗很震惊,缓不过神来,“咏哥是一个非常天真的大男孩儿,他挥洒自如,心无旁骛。对我而言,他既是朋友,又是恩人。”李玉刚回忆说,2010年,他上了李咏主持的《咏乐汇》。后来李玉刚在国家大剧院做歌舞剧《四美图》,邀请李咏来看,但李咏由于工作安排,就让哈文去了。也因此,哈文与春晚的导演团队看到了李玉刚的表演,邀请他参加2012年春晚,唱了《新贵妃醉酒》。

  李玉刚说:“最后一次见咏哥是2016年,在中国传媒大学附近,是走路碰到的。他先喊了我一声,玉刚啊,我就奔过去跟他聊了几句。当年11月末,我发信息给咏哥,邀请他观看演唱会,他说工作比较忙,身体也不是很舒服,没办法赶回来。没想到,那一次就成了永别。去年我参加哈导在江苏卫视的一个节目,我满以为这次可以跟哈导好好聊一聊,因为她也是我的恩人,我非常想念她。结果到了现场工作人员说她在国外呢,没回来。我现在一联想应该是在陪着咏哥吧。哈导和咏哥非常恩爱,一直都那么美好,形影不离、相濡以沫。我希望她能够挺住,我也希望能够告诉她,你的朋友永远都在你身后,不曾离开。”

  

赖声川 他是极认真的人


  编剧赖声川曾和李咏在《熟悉的味道》中相遇,他表示李咏是个极为认真、注意细节、耐心、温和、幽默的人,“那一次他为了隐瞒李宇春要做饭给我吃,陪我聊了很久。就那么一次缘分,印象深刻,甚为惋惜。”



  在2009年出版的李咏自传《咏远有李》里,哈文曾在后记中写到,李咏是个永远活在“浪尖”上的人,活到老,“作”到老。年轻时锋芒毕露,四十岁还是“愤青”,将来年过古稀也得是谢贤那路子。 书中,李咏也提及自己已经想好将来要在告别仪式上放的遗言:“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所以临了临了,都走到这一程了,还在这儿说话。没吓着你们吧?特定的舒缓音乐中,旁白仍在继续:‘前来送话筒的有……’闭目在话筒丛中,我肯定特安详。我这个自封的‘终身成就奖’挺有创意吧?您觉得怎么样?”

  

凭男中音考进播音系


  李咏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从小就是“嘴甜眼尖”的孩子王。他也是学校里最开始讲究造型的那一拨,抹头油、穿港衫和榔头鞋,什么流行他喜欢什么。学校大门口白纸黑字写着不允许留长头发,教导主任站在门口检查,但李咏就是有恃无恐地留着长发,穿着喇叭裤和紫红色大头皮鞋。

  他曾经励志当一名画家。四岁半时,李咏在一家很简陋的俱乐部里看了5分钱的电影《三滴血》,回家后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电影里图案各异的乌纱帽和官袍,并迫不及待地用笔描绘下来。他开始自学素描,除了上学、吃饭、睡觉,全部时间都用来画画。“因为我就是喜欢,画不惊人死不休。”读高中后,在新的环境里李咏变得不爱说话,甚至有些自我封闭,绘画成了他与外界交流的唯一方式。

  他本想考西安美院,但有不少人告诉他,没有画画血统很难成事,于是“洁身自好”的他放弃美术专业,凭借一副男中音的嗓子,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

  

能进央视,贵在张嘴就来


  虽然主持人学的就是沟通和表达,但上大学后好几个月,李咏都不和其他同学来往,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观察别人。他总感觉自己是偏远地区来的,和大城市的孩子们玩不到一块儿去。每周末一个人背着画夹去中央美院学画画,晚上就住在协和医院后面的学生宿舍。

  然而李咏竟发现,他的嗓子是真的好。虽然大学期间他总是旷课,但最后一次考试,愣是考了全班第一,还拿到了最高奖学金。这让他对播音主持充满了自信。

  1991年,李咏被分配到中央电视台实习。他没有后门,不会走关系,每天除了兢兢业业地工作,就是抢着擦桌子、扫地、打水,对进入央视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甚至在转正面试当天,他和哈文坐着公交车,灰头土脸地到了央视,进厕所洗脸时才发现,其他人都是衣着光鲜,化着妆准备就绪。

  但面试时,李咏却是那种明明很在意,却又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人。面试官问他“姓名?”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你们不是刚刚叫过吗?”后来面试官让他列出5个海湾战争的主要参战国家,“美国、英国、科威特、阿富汗……其他想不起来了。”面对追问,李咏也只是想了想后说,“真不知道,您告诉我吧!”李咏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踏进央视。后来领导告诉他,台里觉得他不装,而且很机灵,贵在张嘴就来。

  

首期《幸运52》热场40分钟


  李咏在央视的发展,远不如进央视时那样顺利。默默无闻地工作了7年,曾到西藏电视台支援主持《西藏新闻》,在央视主持过《天涯共此时》《欢聚一堂》,却始终没能混出个名堂。

  直到29岁时,当时一位在中国兜售外国节目的同学,向李咏推荐了英国的热播节目《Go Bingo》。这是一档直播节目,购票皆可进入参与现场博彩,每期选出一名大奖获得者,花花绿绿的英镑就从屋顶飞下来。当时李咏便断定,这个节目形式太有趣了!他极力向外交部推荐、向文艺中心推荐。当时有不少人劝他不要做这档节目,因为对央视来说风险太大,保不齐哪天就毙了,“但我很简单,喜形于色,十句话你就知道我是个什么花样的人。我很好奇,永远想尝试新鲜事物,为了兴趣可以不管不顾。”

  刚加入节目组,李咏兴奋得不得了,什么都管,什么都干。录制第一期节目时,光是热场,李咏就热了40多分钟。每期开奖,李咏总是比得奖那位还高兴,“价值5000元的大奖送给您!”李咏幽默、调侃的主持风格,令《幸运52》成为央视最独树一帜的节目,砸金蛋到现在都是各大商家在抽奖环节最常见的形式。2007年《幸运52》出拳的手型换成V,还曾经一度成为热门新闻。

  李咏说,自己是央视的娱乐底线。如果老拘在别人打好的格子里,反而不好施展拳脚。“千包装万包装,都比不上这俩字:别装!我觉得我做得挺好,实在,嬉笑调侃,言必由衷。”在一片沸腾、起哄、欢呼声中,李咏也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价值。

  

离开央视,从未纠结


  2007年,当《幸运52》《非常6+1》成为央视王牌节目时,李咏想要离开央视的传闻却引爆电视圈。他坦言,当时自己确实想过离开。进入央视后,他一直是台里的异类。仅仅是长发的形象问题,就有一百多位领导发表过意见。2006年,风口浪尖的李咏第一次感觉到,这“公家人”有点当不下去了。但当时领导一句“你真的做够了吗?”让他还是留在了央视,但砍掉了《幸运52》,创办了全新的“非严肃访谈”节目《咏乐汇》。

  这档节目同样带有李咏的标签——“非常规”。他不希望自己的节目提供任何沉重的价值观,只希望在这个舞台上,所有嘉宾都可以把面具摘掉,做最真实、最真诚的自己。在《咏乐汇》上,俞敏洪表演过插秧、李开复玩过魔术、马未都唱过《红灯记》、张朝阳跳过“恰恰”……“我在上面吃着聊着,您跟底下听着乐着,就挺好。乐一时是一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谁还想当老字号不成?”

  但2013年,李咏还是宣布离开了央视。2016年,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他曾谈及原因,李咏说,他会因为要不要做一场午餐直播而纠结,但辞职这事他真的不纠结,“从性格来讲我也不是一个很专注的人。我以前大学老师对我的观察就是,李咏这个孩子玩儿什么都不奇怪。”李咏回忆说,那时,谁都没有对不起他,他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自个儿。“长时间在一个环境下工作确实是会疲劳。因为未来三天发生的事我闭着眼都能知道,确实没劲。”

  但他并没有离开舞台中心,先后主持了《爱拼才会赢》《舞出我人生》《熟悉的味道》《中国新歌声》等节目,还和哈文联手推出网综《偶像就该酱婶》。

  

老婆只有一个 不能委屈她


  李咏和哈文是大学同学。上学时李咏经常用铅笔给她画像、速写,趁老师看不见的时候,把画偷偷递给哈文。

  在这场爱情拉锯战中,两人迅速坠入情网。在没有通讯设备的那些年,一放假,李咏每天都会给哈文写信,今天做了什么,明天做什么,连信封都是李咏亲自做的。那些情话四溢的信有满满两大箱子,后来两人搬了几次家,哈文都没舍得丢掉。结婚后,李咏和哈文就住在单位分的一间11平方米的小屋子里。他经常穿得花花绿绿的去哈文办公室,只要楼道里弥漫着香水味,哈文的办公室里飘出肆无忌惮的笑声,大家便知道李咏来了。

  在结婚的前十年间,李咏和哈文一直肆意地享受着二人世界。因为他始终认为,孩子是夫妻之间的“第三者”。虽然女儿的出生,成了李咏人生中最美好的礼物,但当女儿和老婆起冲突时,李咏还是先护着老婆。他说,老婆只有一个,委屈谁也不能委屈她。

  李咏曾笑称,结婚17年,对哈文越来越怕,甚至在吵架时不愿“起义”,都是因为怕哈文心里难受,“如果不出意外,到我安详告别世界那一天,这都是件闹心事。”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责任编辑: 张淳


热点排行

梁丹妮:努力让角色发光,与冯远征夫妻同台很默契

1
  1. 2

    记住角色 淡化谭卓

  2. 3

    赖声川发布新剧《幺幺洞捌》 “仓库”里构筑“谍战奇梦”

  3. 4

    “音乐剧教父”韦伯最新力作《摇滚学校》将首次来华演出

  4. 5

    海洋题材舞台剧《平潭映象》入选国家艺术基金项目

  5. 6

    老舍12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开幕

  6. 7

    暗黑悬疑又不失温情《水曜日》北京首演受热捧

  7. 8

    话剧《求证》主创见面会成功举行

  8. 9

    北京人艺喜剧开年 《油漆未干》台上生活台下笑

  9. 10

    歌剧《茶花女》将成国家大剧院2019开年大戏

  10. 11

    陈妍希舞台首秀 一人饰紫霞与青霞

  11. 12

    第二届华语戏剧盛典颁奖 香港话剧团成大赢家

  12. 13

    东野圭吾《回廊亭杀人事件》全球首度改编舞台剧首演

  13. 14

    澳大利亚踢踏舞剧《踢踏狗》让观众耳目一新

  14. 15

    田壮壮重返江湖首现戏剧舞台:不能吹牛 排练真紧张

  15. 16

    话剧《哥本哈根》:从科学到人性的不确定性本质

  16. 17

    《醒·狮》缘何摘得中国舞蹈界最高奖

  17. 18

    陈佩斯:用最好的状态让观众享受喜剧快乐

  18. 19

    “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全国巡演圆满收官

  19. 20

    舞剧《人生若只如初见》在国家大剧院首演

  20. 21

    演活了谷文昌的辛柏青

  21. 22

    实力阵容经典重排《茶花女》

  22. 23

    《李尔王》重新定义莎士比亚

  23. 24

    《声入人心》如何以专业高度炼成现象级综艺

  24. 25

    反串出演男主角 蒋雯丽版的《庞氏骗局》会怎样?

  25. 26

    普契尼歌剧节交响乐团中国巡演开启 山西上演歌剧盛宴

  26. 27

    话剧《苍穹之上》礼赞平民英雄

  27. 28

    话剧《柳青》现实主义的时代魅力

  28. 29

    中国儿艺开启2019新春儿童戏剧嘉年华 15部大戏陪小朋友过节

  29. 30

    朗读躺在抽屉里的剧本,万一有机会上台呢

  30. 31

    60年前的《茶馆》,一直被翻新重建

  31. 32

    胡歌许晴连演6年 8小时的《如梦之梦》为何一票难求?

  32. 33

    京味话剧《天命》:呈传统曲艺 叙历史变迁

  33. 34

    北京人艺再演喜剧《她弥留之际》

  34. 35

    《最后一头战象》将演巨型“偶象”走上舞台

  35. 36

    音乐剧《我AI你》主演首次亮相

  36. 37

    宋晨雨:愿做“不露脸的演员”

  37. 38

    《音乐剧“我AI你”探班直播》预告

  38. 39

    导演樊冲:走出“舒适区” 再导原创音乐剧《我AI你》

  39. 40

    唯有爱与陪伴不可辜负 ——音乐剧《我AI你》导演樊冲专访

  40. 41

    他们将戏曲搬到话剧舞台,重现《名优之死》的唯美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