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新:现在想排出京味儿不容易

发布时间:2018-11-07 15:17:09 来源:北京青年报

温饱之后,“青睐”带您追求更高的人文品质


      《我爱我家》中的贾志国性格偏于软弱、不善言辞,但其扮演者杨立新在现实中却是一口京腔快人快语,话头一起,便能滔滔不绝。真人本尊与其饰演的诸多角色一相对比,便可从反差中见其塑造人物的能力,而这也是现场交流活动的魅力所在。


      继2013年后,今年11月2日至11日,被誉为“新时期《茶馆》”的人艺经典之作《小井胡同》又在首都剧场演出,依旧是由杨立新导演。10月31日,距离演出仅剩两日,导演的压力可想而知,但他仍然在这天傍晚挤出了一个小时,做客北京青年报副刊版组和文化版组联合举办的“青睐讲座”,与观众分享了《小井胡同》背后的故事。


      本期青睐讲座举办时间是在周五的工作日,且提前三天才发布活动预告,但因为有人艺和杨立新两块“金字招牌”,一个晚上100个名额已被一抢而空,所幸后来又增加了20个名额,才没有令太多读者抱憾。为了抢出时间,杨立新快步走上台来,立刻开启话匣子模式,交流结束后,他也来不及和大家过多寒暄,边小跑边和大家挥手再见地奔向后台。虽然只有一个小时的交流,但是杨立新的讲述情真意切,那些“城南旧事”和“人艺往事”让人听得津津有味,而他对于表演的认知与对于话剧艺术的探索则令人受益匪浅、意犹未尽。


《小井胡同》1985年才允许公演

之前在内部演出了三场


      《小井胡同》1981年发表于《剧本》月刊,是已故剧作家李龙云的研究生毕业作品。该剧以南城一条名叫“小井”的胡同投射30年时代变迁:胡同里住着一群普通百姓:电车工人刘家祥和妻子刘嫂,面铺掌柜老石夫妇,袜子铺小业主许六和刚接回家做妻子的从良妓女,被国民党军队拉去当伙夫的陈九龄,旧警察吴七,卖假药的混混儿小环子……解放军围城,世道要变了,这些平头百姓开始演出一场人生大戏。


      从解放军进北京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每个历史事件都为小井胡同烙下独特印记,老街坊们也经受住了人性的考验,遍尝人生的苦辣辛酸。剧中不仅有“京味儿”对白、街坊邻里的人情义气,老北京骨子里的疾恶如仇与从容宽厚也得到了浓墨重彩的体现。


      1985年2月,《小井胡同》在首都剧场首演并连演112场,引起极大反响。捧红了林连昆、谭宗尧、吕中、韩善续、任宝贤等一批当年还未被人所熟知的人艺中青年演员,当时的“小年轻”杨立新在剧中扮演的是“小力笨儿”。


      2012年8月6日,李龙云因罹患胰腺癌去世,在他家楼下,李龙云多年的挚友濮存昕、杨立新提起了重排《小井胡同》一事。当时杨立新说没有导演,濮存昕说“你呀”,就这样,促成了《小井胡同》在2013年的复排,这也是杨立新第一次做导演。


      2018年,杨立新再次复排《小井胡同》。 杨立新回忆说,李龙云1983年就把《小井胡同》交给了人艺,这是人艺中青年演员第一个挑大梁的戏,“参加这个戏的有谭宗尧、任宝贤、吕中等,当时都是青年演员,那时候是剧院有意让他们挑一挑大梁。”


      年轻演员热情高,加上剧本也写得好,大家排练得非常成功,可是那时因为对“文化大革命”的界定还没有明确,“所以当时这个戏不让演就撂下了。但是导演说:‘这个戏我们排了两三个月了,您不让我们演,怎么也得见见观众啊。’”所以《小井胡同》就在内部演了三场,反响特别好,剧院外甚至有不少慕名而来的观众,一直到1985年,《小井胡同》才允许公演,结果连演112场成为经典。


从小就是在胡同里乱窜的孩子


      濮存昕认为杨立新是复排《小井胡同》导演的最合适人选,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杨立新出演过1985年版的《小井胡同》,了解这部剧,二则是杨立新和李龙云一样,都是从小生活在北京南城。


      说起自己的童年往事,杨立新打开了“话匣子”:“我从小就是在南城长大的,就住在珠市口煤市街,旁边就是华北戏院,常年演河北梆子,我看的第一出戏就是河北梆子《八大锤》。南城有好多剧场,比如华北戏院、虎坊桥那边有北京市工人俱乐部,大栅栏那边还有前门小剧场。我从小就是在胡同里乱窜的孩子,小时候能去的地方也少,游泳得去陶然亭游泳池,有钱的时候就去那儿,五分钱能游两个小时。没钱的时候,就到对面那个天然游泳池,二分钱随便游。再没钱的时候就把那铁栅栏使劲掰,也挤得进去。那时候小孩没什么太多的娱乐,上房放风筝,是我们那时候特别大的娱乐,推铁环都比较少,因为铁环要拿钢筋焊,家里得有点钱才行。我印象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我们那条胡同,有一个大院是中国评剧院的宿舍,所以同学里边有好多中国评剧院的孩子,我们放学的时候经常搂着肩膀唱当时流行的评剧,大家都会几句。”


      南城长大,从小听戏,所以《小井胡同》《天下第一楼》演的都是杨立新周遭的事。说起对于《小井胡同》被誉为“新时期《茶馆》”,杨立新认为两部戏都有着年代跨越,《小井胡同》从1949年演到1979年,《茶馆》从1898年演到1948年,“时间延续和剧本的精彩度和深刻度,让《小井胡同》有了这样一个美誉。”


      《小井胡同》中40多个角色五行八作,都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每个人物都戏份充足,塑造得非常饱满。杨立新透露,剧本有3万多字,可是李龙云给每个人物写的小传甚至比剧本还长,“加一块儿有五六十万字吧。他这个戏写得非常好。到了第四幕,打倒‘四人帮’之前,有时候我都不敢认真听,一认真听的话,眼泪就往下掉。李龙云的笔头子实在是太有功力了,台词不多,却直指人心。”


塑造“京味儿”难

但是演戏是个感性的事


      1985年排《小井胡同》时,杨立新说大家并不看重体验生活,因为大多数演员都是北京人,对北京的生活熟悉程度,不用体验也远远比现在要熟悉得多,“但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在李龙云的带领下,到他们家住的龙须沟北边那个小市场去转了转,到他家去串了串门,还介绍了一些他的老街坊,就是他创作《小井胡同》的原型。”


      可是,2018年再排《小井胡同》,以前不是问题的问题成了大问题,现在的北京已经不是老北京,以前北京人艺学员班培养出来的演员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现在的孩子都是大学毕业,来自天南海北,说好北京话都不容易。甚至就连年轻的北京人,也对老北京没有什么印象,这样的情况,要排一部“京味儿”的话剧,就成了难点,而在杨立新看来,演戏是个感性的事,“有些演员对前门楼子四九城都没有概念,光靠在台上搭个景儿很难找到感觉。你台上演的人没有感受,台下观众又怎么能感受到?”


      杨立新回忆说90年代初演《茶馆》的时候,大傻杨说完了数来宝,大幕一拉开,观众就“哗”地鼓掌,“我就想这刚开幕,大家鼓什么掌呢?原因就是从布景到气氛,从每一个人到每一个角落,舞台上都俨然是一个1898年的北京西城的一个茶馆。观众虽然没见过,但是他能感受到一个世纪以前扑面而来的那种气息,那种气场说不清楚,能说清楚它就不精彩。就现场那种感受,他被震惊了,感染了,被调动起来了,兴奋起来了,这就是现场戏剧的魅力。所以,如果台上演的人都没有感受,台下的人就接收不到这种从心灵上传达的感受。”


      所以,杨立新说现在排“京味儿”戏有难度,比如排《龙须沟》,很多演员对龙须沟这个地理概念都没有了,因此这次复排《小井胡同》不得不花大量时间补课。杨立新带着年轻人,“从正阳门箭楼子下来,走五牌楼,到大栅栏,看六必居、内联升、大观楼,然后往西到观音寺,到朱家胡同,到王寡妇斜街、石头胡同、陕西巷、胭脂胡同、韩家潭、五道庙,一直到湖广会馆……”此外他发现年轻演员对“文革”“反右”这些时期的生活细节了解甚少,“我们找出来‘五一六通知’,把原文放大贴在排演场,再请一些专家来给演员们讲一讲那段历史,如果你对那个时代一点也不了解,在舞台上是无法塑造人物的。”


      10月31日,距离演出还有两天,杨立新心怀忐忑,也难怪讲座刚一结束,就想一脚迈到排练场,他坦诚地对青睐读者说:“大家对北京人艺的戏在舞台上演出有高标准严要求,《小井胡同》里要看到过去北京的味道,我们努力,但是努力了不一定就能够达到效果,您多原谅。”


怕不能回人艺而放弃了上大学

建议年轻演员要“到后台去”


      1975年,不到18岁的杨立新进入北京人艺,那时,它还叫北京话剧团。杨立新笑说自己进北京话剧团最初就是想找一份工作,那时的他只看过一部话剧,而进北京人艺可以说是他人生最幸运的事情。


      回忆起自己看的那部话剧,杨立新说剧情是讲述印刷厂赶印文件的情节,“当时唯一的印象就是这话剧太难看了,就这么简单的事情,生生要拍成一部话剧。”


      将近22岁时,杨立新说自己曾一度萌生到戏剧学院学习的想法,因为按当时的规定超过这个年龄就不准报考大学了。他就找到当时担任副院长的苏民,说自己想上大学,但是想问下院领导,毕业后他还能回来吗?苏民老师支持他学习,但是能不能再回到剧院来,那就“不好说”了,因为四年以后戏剧学院怎样分配不得而知,杨立新能不能分回北京人艺,谁也说不好。“他还劝我说,读戏剧学院实际上是一个系统学习的过程,但人艺的许多老演员都被戏剧学院邀请去讲课,这些老演员还不一定有时间去。所以与其到那里听他们讲课,不如在排演场里和他们一起排练,在舞台上和他们一起演出。我很感谢苏民老师,也许就是他那不经意的点拨使险些离开剧院的我留了下来。我现在去有的院校,发现他们排戏不看戏,我告诉他们不要几个人在教室里攒戏,这跟想写小说却不看书是一个道理,不看别人的不跟别人学习,怎么行?你看俩钟头就能提高,你做这行不看戏算怎么回事?一个院校里毕业的最好的学生也不如院团的一般演员,因为你没上过台,不知道在观众面前演戏是怎么回事 。”


      此外,杨立新还建议年轻演员“到后台去”,“我说你看完京剧、听完相声一定要到后台去,你主动跟他们混去,为什么?因为你在台下看京剧,你想,‘这些演员不得了啊,我怎么可能像他似的?’但你到后台一看,‘哟!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老头儿。’然后看他一点点化妆,一点点勒头,穿上戏服,回头再往台上一站,你再一看,像神一样。你只有到后台才知道,事实上他的身板,他的魁梧度跟你比差远了,你这个话剧演员人高马大的,他就是一个小老头儿,但是他到台上的时候,你需仰视才见。了解了这些,你就能够近距离地去接近这门艺术。你想着我是不是也可以学两招,其实学两招就比没有两招强。所以我老跟他们说,你要把这东西拿过来,怎么拿过来,就得多练习,没人教,就得自己好好学。”


      除了第一脚就跨进北京人艺的大门外,杨立新说他们这批人艺演员第二个幸运的是,那时的老演员都还在舞台上活跃着,每天和他们一起排练,看他们演戏的收获,“现在都没法传授,因为这种传承受教的经历是独一无二的。那时我们就住在首都剧场3楼,天天听的看的就是剧院的那些戏,以至于我们都知道几点该是谁的戏了,到点儿就下来看,看完洗澡去了。有时一个人物是两个演员演,就会发现怎么这人没有那人演得好,时间长了你就成了内行,看出门道了,这些是特别好的宝贵经历,让我们长进特别大。看了好戏决定你的审美情趣,你对文字的理解、生活的占有,决定了你想象的空间和想象的能力,这些加上你的审美情趣,就是你的舞台表现能力。”


有单田芳一半的能耐

你就是个好的话剧演员


      在杨立新看来,话剧演员实在没有演不好戏的借口,“演话剧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就说几句台词,还说不好,看看人家单田芳,说评书有什么,往那儿一站就开始了。所以我说,你要是有单田芳一半的能耐,你就是个好的话剧演员。”


      对话剧演员来说,台词需要功力,杨立新的建议就是多练,“早年间没有电视的时候,只有广播,我一个月工资42.5元 ,录广播剧的话一下午能挣5元钱,那可真不少,所以那时候就去广播电台录广播剧,可难录了,因为完全靠语言把它给听出来。场景、环境、人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广播剧经常还让你一人录俩角色,我们的台词就是一点点这么逼出来的。所以我跟年轻演员说练台词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家像录广播小说那样,自己说一说录一录,录完之后听听是不是那么回事,反复练。”


      听得多说得多,就能练出台词的那个筋道劲,台词的表现力就好,“表演不难,就像一个大面包,看你从哪儿下的第一嘴,你要知道自己该练什么,怎么练。于是之的腿抬不了那么高,他的嗓子也不好,可是他演得好;朱旭的嗓子也不好,可是他会使,我听过他唱戏,他唱不了那么高,唱到高处他会特别巧地躲,闪过去了还唱得特别有味道,他说的台词也是那么有味道。”


      此外, 杨立新还建议年轻演员想提高台词水平,要看看小说,“小说都是背景,人物关系,他心里想什么,所说了什么,你把心里想的,说的什么,大的环境全都剥离掉,剩下的那个对话不就是台词吗?我们生活当中是因为你心里这么想了,所以你才这么说。但是台词是反着的,作者把它用文字记下来,让你还原成当时的说法,你怎么就不会说了呢?因为当时那个人处于情境中被触及了,有了所思所想,才出现了这样一句台词,多看小说有助于揣摩人物,揣摩台词。”



责任编辑:陈莉


热点排行

梁丹妮:努力让角色发光,与冯远征夫妻同台很默契

1
  1. 2

    记住角色 淡化谭卓

  2. 3

    赖声川发布新剧《幺幺洞捌》 “仓库”里构筑“谍战奇梦”

  3. 4

    “音乐剧教父”韦伯最新力作《摇滚学校》将首次来华演出

  4. 5

    海洋题材舞台剧《平潭映象》入选国家艺术基金项目

  5. 6

    老舍12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开幕

  6. 7

    暗黑悬疑又不失温情《水曜日》北京首演受热捧

  7. 8

    话剧《求证》主创见面会成功举行

  8. 9

    北京人艺喜剧开年 《油漆未干》台上生活台下笑

  9. 10

    歌剧《茶花女》将成国家大剧院2019开年大戏

  10. 11

    陈妍希舞台首秀 一人饰紫霞与青霞

  11. 12

    第二届华语戏剧盛典颁奖 香港话剧团成大赢家

  12. 13

    东野圭吾《回廊亭杀人事件》全球首度改编舞台剧首演

  13. 14

    澳大利亚踢踏舞剧《踢踏狗》让观众耳目一新

  14. 15

    田壮壮重返江湖首现戏剧舞台:不能吹牛 排练真紧张

  15. 16

    话剧《哥本哈根》:从科学到人性的不确定性本质

  16. 17

    《醒·狮》缘何摘得中国舞蹈界最高奖

  17. 18

    陈佩斯:用最好的状态让观众享受喜剧快乐

  18. 19

    “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全国巡演圆满收官

  19. 20

    舞剧《人生若只如初见》在国家大剧院首演

  20. 21

    演活了谷文昌的辛柏青

  21. 22

    实力阵容经典重排《茶花女》

  22. 23

    《李尔王》重新定义莎士比亚

  23. 24

    《声入人心》如何以专业高度炼成现象级综艺

  24. 25

    反串出演男主角 蒋雯丽版的《庞氏骗局》会怎样?

  25. 26

    普契尼歌剧节交响乐团中国巡演开启 山西上演歌剧盛宴

  26. 27

    话剧《苍穹之上》礼赞平民英雄

  27. 28

    话剧《柳青》现实主义的时代魅力

  28. 29

    中国儿艺开启2019新春儿童戏剧嘉年华 15部大戏陪小朋友过节

  29. 30

    朗读躺在抽屉里的剧本,万一有机会上台呢

  30. 31

    60年前的《茶馆》,一直被翻新重建

  31. 32

    胡歌许晴连演6年 8小时的《如梦之梦》为何一票难求?

  32. 33

    京味话剧《天命》:呈传统曲艺 叙历史变迁

  33. 34

    北京人艺再演喜剧《她弥留之际》

  34. 35

    《最后一头战象》将演巨型“偶象”走上舞台

  35. 36

    音乐剧《我AI你》主演首次亮相

  36. 37

    宋晨雨:愿做“不露脸的演员”

  37. 38

    《音乐剧“我AI你”探班直播》预告

  38. 39

    导演樊冲:走出“舒适区” 再导原创音乐剧《我AI你》

  39. 40

    唯有爱与陪伴不可辜负 ——音乐剧《我AI你》导演樊冲专访

  40. 41

    他们将戏曲搬到话剧舞台,重现《名优之死》的唯美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