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家巴伦博伊姆:七十而从心所欲

发布时间:2018-11-09 09:52:08 来源:北京日报

  (记者 陈暮寒)抛开一长串头衔和标签,出生于1942年的巴伦博伊姆已经是一位76岁的老人了,孔子在《论语》中说他自己“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作为钢琴家、指挥家的巴伦博伊姆想必也达到了类似的境界,用他自己的话说:“活到这把年纪,我已经不在乎外界怎么看我啦。”

 

  这位在古典音乐界叱咤风云近半个世纪的老人,时隔七年又将来到北京,于11月18日至20日在国家大剧院连续指挥三场音乐会,带领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奏响来自柏林菩提树下大街的声音。

 

  巴伦博伊姆出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犹太音乐家的家庭,父母都是钢琴家,巴伦博伊姆7岁就举办了贝多芬作品的钢琴独奏会。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有多大不同,“我的父母认为我才华横溢,但对我的教育没什么不寻常。我像其他孩子一样上学。他们甚至送我去学拳击,以避免我发展出与我的手相关的某种复杂情绪。只是在某些晚上,他们会让我在公共场合弹钢琴,如果不是这一点,我的童年过的就是一种平常的生活方式。”

 

  1952年,巴伦博伊姆一家迁居以色列,父母把他送到了奥地利,让他跟随著名钢琴教授菲舍尔学习钢琴,跟随指挥大师马克维奇学习指挥。也就是说,大师从10岁开始就钢琴、指挥两手抓,而且在11岁那年,就被指挥大师富特文格勒称为“奇迹”。从那时起,巴伦博伊姆的钢琴事业和指挥事业就如同两条铁轨一般并行,作为指挥家,他曾任巴黎管弦乐团、巴士底歌剧院、德意志歌剧院、芝加哥交响乐团以及现任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并曾两次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的当晚,巴伦博伊姆在城市另一边演奏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并且在之后的奥运会开幕式上,作为旗手之一将奥林匹克旗帜带到了奥运会的主场馆。

 

  巴伦博伊姆还格外关心古典音乐后起之秀的成长,其中最为中国乐迷熟悉的就是他与郎朗的师生情谊。郎朗曾在社交媒体上高度评价巴伦博伊姆作为一位伟大音乐教育家对他的栽培和指点,“我跟他在一起的确有父子的感觉,我每年过生日他都会给我发信息,有时见不到面他也发信息会说很担心我。他还教会我如何与人打交道,如何待人接物。总之,他教我这八年让我终身受益。”

 

  这次来大剧院演出,巴伦博伊姆对北京的乐迷朋友有个小期待:“我这三场音乐会之间的节目编排是相互关联的,每场都来的观众将拥有另一种不可磨灭的体验。更多精彩请大家来现场感受!”

 

  巴伦博伊姆与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音乐会

 

  11月18日/19日/20日

 

  19:30 国家大剧院音乐厅

 

  曲目:

 

  11月18日

 

  第二交响曲 勃拉姆斯

 

  第一交响曲 勃拉姆斯

 

  11月19日

 

  第三交响曲 勃拉姆斯

 

  第四交响曲 勃拉姆斯

 

  11月20日

 

  第八交响曲“未完成” 舒伯特

 

  第三交响曲“英雄” 贝多芬

 


【编辑:左盛丹】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