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泰斗的传奇人生》—走进李树建(上篇)

戏曲 豫剧
发布时间:2019-09-03 11:44:51    |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2019年7月8日下午,‍‍在《国风豫韵 出彩河南——李树建艺术实践公益演唱会》演出前夕,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在河南省豫剧院采访了我国著名豫剧泰斗李树建老师。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围绕着李树建老师的豫剧经历和其主演的《程婴救孤》《苏武牧羊》等经典剧目进行了精彩深入的对谈。



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


      正在上演:20年了,又是在‍‍祖国生日的时候,您带着豫剧进京演出,‍觉得内心有变化吗?


      李树建:我是生长在新社会,成长在‍‍红旗下的‍‍一名戏曲工作者,我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建国50年的时候,我从河南省三门峡市豫剧团调到河南省豫剧一团,我们带的剧目是常香玉大师的代表剧目——常香玉大师的徒弟、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王辉同志演出的《五世请缨》。‍‍我当时作为团长,作为服务人员能在北京演出感到很激动也很荣幸,‍‍20年后参加在北京举办的这个活动,我觉得很有意义。祖国七十年华诞,我从艺了45年,‍‍当了32年的院团长,从民间剧团到县剧团,到地级市剧团到省级剧团,可以说我大概是在全国艺术院团长这个位置上干的时间最长的人。


      

      做了32年的团长,我演遍了31个省市和自治区,‍‍出访了29个国家和地区,‍‍这次到北京举办‍‍《国风豫韵 出彩河南——李树建艺术实践公益演唱会》‍‍很有意义。第一,河南省省委宣传部,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河南省文联三家给一个普普通通的演员做主办单位,我觉得自己三生有幸,非常感谢各级领导对我的关心支持和厚爱。再一个,这几十年我还没有真正做过一场‍‍个人演唱会。‍‍这次到北京借咱们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举办了这样的晚会,‍‍也不是为了我个人的‍‍演出,‍‍主要是想‍‍如何下好全国豫剧一盘棋,‍‍如何扶持我们河南的民营院团,‍‍如何帮扶我们河南的‍‍少数剧种和稀有剧种,让它们逐步壮大。所以这几年我们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工作,一个是戏曲进校园,我到北大清华、中国音乐学院、中国戏剧学院等等,到大中小学去‍‍传播我们中华优秀戏曲的艺术,‍‍也是为了培养年轻观众。

‍‍

      第二点就是我们这次到北京演出,有十个民营院团的代表出演他们的折子戏,另外还有全国稀有剧种的优秀剧目代表。这一次我们演出的是公益性的,一是为了慰问我们河南在首都的务工人员,‍‍你们为首都做贡献,我献家乡一片情。‍‍其二是认识各界的‍‍名家与有关领导,‍‍能多给我们提一些宝贵的意见。



我的生命是艺术,我的艺术是人民


 ‍‍     正在上演:‍‍您在节目的设计里带了很多的想法,‍‍比如扶持民营院团、保护稀有剧种等,很多‍‍构想都在这个节目单里有呈现,您为什么要把这些放到这场演出里?


      李树建:‍‍作为一个院团的管理者和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主席,‍‍这是我应尽的义务。‍‍河南的戏曲不仅仅只有豫剧,‍‍河南有32个剧种,我们希望可以把小剧种变为大剧种,‍‍这两三年来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所以我说我的生命是艺术,我的艺术‍‍是人民。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对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非常重视非常关心,‍‍习总书记说过,没有文化的繁荣和复兴,就没有中华民族的复兴。‍‍我作为一个戏剧界的老兵,也想为‍‍祖国的70华诞‍‍增添光彩,出一份力。

‍‍

      正在上演:我看这里边四平调,太康道情,这些都属于咱们当地的一些小剧种。


      李树建:是的,这几个剧种这些年通过在北京演出和河南展演,已经深受老百姓的欢迎和喜爱,因为它们有代表性,生活气息很浓。在北京演出后,大家看了都说这才是真正的民间的艺术。‍‍再者他们也很困难,比如基层院团编的那些顺口溜,说好女不嫁唱戏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就是说剧团每年要演出三四百场,除了收麦的这十天八天休息,剩余的时间全部在外面演出。‍‍


      我们河南的豫剧全国遍布13个省市,共有‍‍163个专业院团,光河南就有2000个民营剧团,‍‍我给他算了一笔账,‍‍一个剧团一年最少能演200场,2000个剧团就是40万场。每一场戏按一千名观众来算,四十万场的是4亿人次。他们演出的剧目都是弘扬社会主义价值体系的,‍‍比如‍‍穆桂英身怀六甲战场杀敌,‍‍还有七品芝麻官,包括我们的现代戏‍‍《焦裕禄》、《常香玉》、《铡刀下的红梅》等等。民营院团为党的基层建设‍‍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们用自己的表演艺术手段和主旋律的剧目来‍‍引导大家感染大家,使我们国泰民安社会稳定。


扶持小众剧种既是责任也是义务


 ‍‍     正在上演:您说豫剧的‍‍影响力还是蛮大的,可是像这种小剧种,‍‍它的影响可能仅仅是在某一片地区,即使是这样还是有必要去扶持他们对吗


      李树建:是的,为什么要扶持稀有剧种和少数剧种,因为每个剧种的历史都是百年以上,‍‍它能生存到今天肯定是有观众群和它的独到之处。形成一个剧种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如果让它在我们这一代人这里消失了,作为河南戏曲界的一个领导者,‍‍我觉得这个‍‍是很不应该的,‍‍所以现在我们竭力要扶持这些剧团。


      正在上演:您接触过这些小剧的演员或者领导吗?有特别打动您的地方,让您觉得自己必须帮他们做些什么?


      李树建:有些一家几口人‍‍都是在剧团谋生,他们的条件很艰苦,下乡演出都要住到牛棚羊圈,冬天里第二天早起,洗脸盆水都结成了冰。另外他们要经常为农村的红白喜事演出,我们让他们到北京演出,有几个老同志都跪在地下,说我们只有到郑州剧场里面演出到北京演出,我们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戏曲演员,过去我们受不到尊重,一到北京演出观众就会给我们鼓掌,‍‍演完以后观众还会爬到乐池来看我们乐队。


      更让我感动的是永城市的一个剧团,‍‍当时我们邀请他们到北京演出,‍‍马上就要开演了,我看到一个60多岁的老同志蹲到地下刷靴子。‍‍我说马上开演了,你怎么还在刷这个靴子。‍‍他说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来过北京演出,这是第一次,我们虽然是小剧团,但是要让观众看到我们在排戏和服装道具方面的用心。当时听完我很受感动,他们有“戏比天大”这种精神,‍‍只有伟大的精神才能创造出伟大的事业。



为了吃饭去学戏,考了17个剧团都被拒之门外


 ‍‍     正在上演:看您在重点扶持一些稀有剧种,因为您一路走来的经历可能也有过这样的艰辛。所以我特别好奇,您最早‍‍是为什么喜欢上唱戏,家里面有唱戏的人给您灌输吗?

‍‍

      李树建:没有,当时唱戏就是为了‍‍解决温饱。‍‍我十二三岁开始考剧团,考了17个剧团都没有考上,‍‍说我有嗓子但不会演戏,后来1979年考上了洛阳戏校,所以我也是改革开放期间成长起来的一名戏曲演员。‍‍


      正在上演:当时考了17个剧团都失败了吗?


      李树建:对,那个时候非常辛苦,家里也没钱没车。冬天夏天都得睡在火车站和‍‍汽车站,虱子把身上咬的都青一块紫一块。‍‍有一次考剧团,考完以后没有路费了,‍‍我在洛阳借了个自行车,从洛阳直接骑到汝州,当天下午5点多骑着自行车,后来正好碰见一个卖大米的叔叔,他就领着我晚上去了他家住了,第二天吃完早饭后就开始骑车,到下午四五点才回家。


考学艰难,不疯魔不成活


      正在上演:您那时候状态是不是有点疯魔的这种感觉?


      李树建:对,我要想尽一切办法走出大山。那时候家人都说我是骗子,我一说出去考剧团,问亲戚朋友借钱,借了也还不了,人家都说这孩子是骗子,‍‍他到处借钱,谁知道他出去干啥。哎,家里亲人朋友都误会,但是‍‍我后来1979年就考上了洛阳戏校。


      考学校时,老师觉得我年龄稍微有点大,‍‍说你‍‍先回去我们已经录音了,将来叫宣传部文化局的领导听了以后再说。我那时候心里没数,结果刚一过完春节就收到了洛阳戏校的‍‍录取通知书,激动了好几天睡不着觉。



 ‍‍     正在上演;您是怎么跟周围人说自己成功了?他们什么反应?


      李树建:当时家里边都很高兴,说这孩子终于考上洛阳戏校了,可以吃上商品粮了,大家都很为我开心。

‍‍

      正在上演:有没有一个明显的‍‍阶段让您意识到您是真的因为喜欢豫剧而不是只为了解决温饱问题?

‍‍

      李树建:有,我考上戏校后‍‍就觉得已经走出大山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下苦功夫要当一个好演员。


      正在上演:您那时候对于好演员这件事有概念吗,当时您有偶像吗?


      李树建:有!‍‍当时李广海是洛阳的共青团团委委员,我就想我什么时候能够像他一样获得那么多荣誉就好了,我这一辈子就值了。


      正在上演:所以那时候更多的还是一种身份荣誉更吸引你。

‍‍

      李树建:对,我还记得很清楚,一开始我在洛阳戏校没有上过报纸,后来我演了个反派人物,有个老师在洛阳日报写了一篇文章,说李树建的表演赢得了观众的“骂声”。这个文章一发出去我天天在被窝里看,觉得洛阳日报能登关于我的文章,我快出名了!能在报纸上登我演出的报道,这是我最早最朴素的愿望。


一生奋斗,为戏痴狂


 ‍‍     正在上演:您从戏校开始就发疯地去学豫剧,您能想到您最刻苦的时期,或者在豫剧艺术上面突飞猛进的时期是什么时候呢?


      李树建:我时刻都在刻苦,习总书记有句话说的非常好,他说“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的‍‍一生都在奋斗,在洛阳戏校两年后我就当上班长,三年后我就当了学生会主席,一直都在奋发图强。另外在戏校最让我难忘的就是我们当时睡的是上下铺,‍‍我在下铺,‍‍每天我练完功了以后,我这个腿就用板带绑到床板上一直到凌晨三四点,腿都麻木了肿了。



      后来我一直在学习王二顺的唱腔,每天都勤学苦练。有一次他们演完大戏后观众说加一段清唱,‍‍他们就说李树建你上吧,你不是天天在学习王二顺,正好让观众检验一下‍。我就在那唱了四分钟左右,期间多次掌声雷动,还有好几个观众跑到后台说,王二顺又活了!从那开始我就喜欢上了豫西调,‍‍慢慢在豫西调的基础上‍‍发挥我现在的嗓子,唱出我自己的风格。里面有很多唱腔都是我发自内心,根据剧情和咱们的音乐家一块‍‍创作出来的。所以豫西调为什么现在比较受观众的欢迎,就是因为接地气。


      (更多关于李树建老师的精彩采访,请参看《豫剧泰斗的传奇人生——走进李树建(下篇)》)

热门推荐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可信网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