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泰斗的传奇人生》—走进李树建(下篇)

戏曲 豫剧
发布时间:2019-09-03 13:46:40    |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上篇主要讲述了李树建老师早期的豫剧经历,下篇接着讲述李老师的传奇人生)



      争作为一流演员,形成李氏流派


      正在上演:关于接地气,您能不能给我们举一个特别典型唱段的例子?


      李树建:你像《程婴救孤》,我有时候从有板有眼可以达到无板无眼,从有张有势可以达到‍‍无张无势。演员可分为三等:一等演员是说出来的,他的演唱和说话一样是非常生活的,让观众不知不觉地融为一体。‍‍第二种演员是唱出来的,‍‍嗓子非常好,但是不注重人物,嗓子要多高有多高,也可以让观众鼓掌。第三种演员是喊出来的,没有方法也不会演人物。我们都能力争作为一流演员,让观众能和你同呼吸共命运。


      正在上演:‍‍您这个李氏‍流派,‍‍大概的形成是在什么时间?


      李树建:大概是98年我调到河南省豫剧团,特别是从04年以后慢慢形成的。‍‍04年我荣获了国家文化大奖第一名和观众最喜爱剧目第一名,‍‍后来从这开始我又重新加工了《清风亭》,拍出了《苏武牧羊》,我从这个时候慢慢得到观众认可,也慢慢开始收徒弟。现在我有200多个徒弟,工农商学兵、领导干部还有外国的徒弟。


      能否形成一个流派,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代表剧。‍‍你看我们《清风亭》这个戏,现在全国有20多个剧种,有500多个剧团都会演《清风亭》。建国以后现在形成流派的很少,有一次中央领导就讲,你们现在都50多岁了,将近60退休了还怎么成流派啊。京剧的四大名旦都是30多岁都成流派了,我也想我们这一代有建树的艺术家都能够确立自己的流派。



      正在上演:那为什么现在成立流派少?原因是什么呢?


      李树建: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人思想的顽固老化,总觉得过去的流派是老祖宗的东西,你就不能动。可是总书记为什么讲借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声面‍‍,是让你去做创造性转化创新型发展,我觉得一个流派,一个演员,光继承‍‍不创新,‍‍是不肖子孙,‍‍有继承有创新,有发展有普及,这才是戏剧的孝子贤孙。


      正在上演:‍‍您要打破过去的这种固有的观念,其实就意味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在这过程中,您觉得让您最备受争议的是什么时候?


      李树建:对,现在网上批评的评论都还很多,但是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比如《苏武牧羊》沿用了很多不是‍‍豫剧的东西,我整整创作了五年,刚刚搬到舞台上的时候,各种说法都有。


      正在上演:批评最尖锐的怎么说?


      李树建:就是说我弄《苏武牧羊》用这么多灯,你少买一个电脑灯,你能救活一个癌症患者,你为什么不拿这个钱去救一个癌症患者?当时在这种压力下,‍‍该坚持还得坚持,当然大家说的也有道理,因为新生事物的出现,它必然会有方方面面的议论。但是我们还是要出精品,我们连续两届出了两台精品,一台是《焦裕禄》,一台是《重渡沟》。这个戏一推出以后,现在都演出了80多场,马上全省要巡回演出,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像《程婴救孤》这样一台精品剧,救了豫剧院团也救了我。


      正在上演:‍‍为什么说是救了您?


      李树建:因为我当时从三门峡过来后,可能是工作方法的问题,大家不适应,团里面也各个流派比较复杂,后来给我降职降到二团,当书记当副团长。二团当时被定义为自生自灭的剧团,‍‍它被改革为艺术研究中心,‍‍演员慢慢分流,在这种情况下,一台《程婴救孤》把二团救回来了。‍‍



困难重重,不忘初心


      正在上演:在当时的困难条件下,‍‍二团都已经要自生自灭了,您怎么想到要去打造这样一个精品剧目?


      李树建:我们账面上只有800块钱,很多老干部和同志们都把他们孩子上学的钱捐出来借给剧团,‍‍老艺术家住医院的救命钱都捐给我们。当时花了30多万动用一切力量,我有几个亲戚开煤矿就问他们三万两万借,借了有一二十家,最后我们到杭州演出没有钱,到山西一个企业家老板家里面,借给了我们5万块钱。


      正在上演:‍‍当时什么情况下想做‍‍《程婴救孤》这个剧?


      李树建:85年至87年,我在北京中国戏剧学院上学,当时我就看中了三台戏,‍‍一台《清风亭》,‍‍一台《赵氏孤儿》,一台《苏武牧羊》。那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心,将来如果能够作为院团的领导者,我就要排这个戏。当时想着能够给剧团带来经济效益,‍‍也没有想到要做大,‍‍基层院团排戏很慎重,主要考虑有没有市场,观众来不来看,很少考虑得不得奖。



团结拼搏,敢为人先


      正在上演:‍‍刚才说到《程婴救孤》成就了二团,‍‍您现在作为一个管理者,‍‍这时候可能身份又变了,从‍‍想解决温饱到热爱戏曲,‍‍对于豫剧的这种责任感就更大想得更多了。您现在想做的事就是豫剧的振兴,您觉得自己还没做到吗?

‍‍

      李树建:我在管理方面也提出了几项奋斗目标,第一我提出了四句话,就是“团结拼搏,滚石上山,‍‍走出困境,敢为人先”,这四句话什么时候都不过时。在院团管理方面,我们还有个三位一体:‍‍强势媒体做一轮宣传,‍‍知名企业做经济后盾,艺术院团做演出实体。‍‍像我们的院团,聘任了很多名誉团长,都是喜欢艺术的企业家。‍‍我们每次准备出一台大戏,‍‍院团就会请他们商量发表意见,最后才会决定投资拍这个戏。

      正在上演:您刚才说了‍‍戏剧戏曲要走向市场,‍‍走向现代可能有很多方式,我特别想问您该如何突破?

      李树建:为什么现在我们院经营的这么好,是全国地方戏剧里最大的,网上点击关注度有5.5亿人次。最受欢迎的点,第一是剧本,剧本是根;第二是演员,演员是这个戏的灵魂;第三是政府,你不能离开政府的力量。还有一个就是市场运作。


      正在上演:你们现在摸索出哪些有效的运作方式?


      李树建:我们很好的运作模式,比如利用互联网通过“戏曲+互联网”的方式。


 

告别传统模式,戏曲也要开启互联网时代


      正在上演:从哪年开始做互联网?


      李树建: 2014年就开始了,2015年全国豫剧展播都是现场直播!‍‍前年我们艺术中心做了一场全国稀有剧种互联网春晚,一天时间的关注‍‍加点击量是3000多万人次。我虽然不懂互联网,但我知道利用互联网是一个强强联合。前些日子我们搞了一个‍‍戏院APP,8月15的时候我们将戏曲和饮食‍‍相结合做了一个直播。平常我做直播大概有十几万人看,那一次直播有50多万人,让我很受启发,这就叫强强联合。


      正在上演:我们也在做互联网+戏曲,也接触到戏曲界的一些‍‍人士,我觉得有像您这样比较开放去跟互联网拥抱的,但大部分都属于担心互联网可能会影响他的票房,您怎么看?


      李树建:这样不行,只有宣传力度越大,人知道的越多,你才能越有市场。回看我们的宣传方式,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传统的媒体,无论是纸媒电台还是网络宣传我都非常重视。‍‍


振兴戏曲文化,讲好中国故事


      正在上演:‍‍您觉得戏曲要振兴的话,是不是主要体现在思维和理念上要做出大的改变?


      李树建:‍‍是的,而且必须改变,不能怨天尤人。戏曲必须改革,必须创新,必须与时俱进。豫剧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因为表演不受任何限制,只要你符合剧情符合人物,就可以去表演。包括在剧本创作上,剧情紧凑些,唱腔优美些,表演的时候真实些,‍‍这就是中国戏剧将来发展的路子。不能老戏老演,要老戏新演、老戏新编、名剧出名演、名演带名段,你看我在三门峡剧团时候的《赵氏孤儿》一开始就没有成功‍。


      正在上演:为什么没有成功?


      李树建:就是因为老剧老演,后来我将《赵氏孤儿》改成《程婴救孤》就成功了。所以我刚才说剧本是根,演员是魂,政府是力,把这几项都做好了,你就有市场了。作为戏曲人,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习总书记对我们优秀传统的艺术非常重视,所以创作就是我们的中心任务,作品是我们的立身之本。艺术来不了半点虚假,‍‍靠花拳绣腿不行,靠自我炒作不行,靠大花轿抬人也不行。我们必须要做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本下有乾坤。‍‍在中国戏剧舞台上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为戏剧事业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尽情尽意,尽忠尽孝。



      正在上演:‍‍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豫剧怎样才能讲好中国故事呢?


      李树建:像我们出国演出都是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我演遍29个国家,到每个地方演出都是掌声雷动,泪如泉涌,一个是题材好,第二个是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我到别的国家演出,字幕都会打三种语言:中文英文法文。我也是第一个走进百老汇和好莱坞的中国戏曲演员,在美国演完以后,他们都握着我的手说,你牺牲了你的儿子,救了我们的儿子,救了全国的儿童,这个故事很感人,你讲了一个很好的中国故事。这就叫文化自信,这就叫讲好中国故事。


      正在上演:非常高兴了解这么多戏曲文化的知识,谢谢您的分享


      通过这次采访豫剧泰斗李树建老师,让我们对于他的豫剧道路和稀有剧种有了更加全面深刻的认识,也对当下豫剧现状有了更直观的了解。希望通过本次采访,让更多的观众能够知道豫剧了解豫剧喜欢豫剧,也期待中国的戏曲文化能够发展的越来越好。


热门推荐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可信网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