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长靴皇后》收官在即,每一个“异类”都在闪闪发光

发布时间:2018-09-12 14:44:11 来源:澎湃新闻网

8月底在北京上演的百老汇原版音乐剧《长靴皇后》收官在即,它再次为舞台上贡献了一个动人的“变装皇后”形象。

《丹麦女孩》《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人生密密缝》《双面劳伦斯》等诸多被热议的影视剧中,都有“变装皇后”的形象,他们的人生与所处的环境不尽相同,但他们都勇敢地面对了自己真实的内心并抵抗着来自外界无数的讥讽、谩骂,他们无一不是曾孤独地对抗着“秩序井然”的世界,并最终以自己的信念和良善为自己赢得尊重。

《长靴皇后》持续着对跨性别这个议题的讨论,不同于影视作品中的细腻和铺排,舞台剧更像是一场狂欢,表演需要极富张力。《长靴皇后》闹处在恣意狂欢着,静时则直指故事悲剧的内核。两位主人公查理和萝拉各有各的困境,查理临危受命负担起拯救家族制鞋厂的重负,从小就被父亲家暴的萝拉在舞台上穿着女性的服装光彩熠熠,而一旦穿上男装回到人群中则手足无措。故事的转折是由“做鞋子”引发出“做自己”。“他人即地狱”,当你罔顾绝大多数的意见,一心想开辟一条新路并以极大的热忱付诸努力时,常常就有收获。

《长靴皇后》的故事中,家族鞋厂继承人查理因缘巧合结识了变装皇后萝拉,两人在慢慢破除隔膜的过程中,变成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设计、打造可以承受成年男性重量的华丽高跟长靴,最终由此使濒临倒闭的老字号鞋厂重焕生机。

有剧评人指出,查理的心理境况有着充分的社会依据,正如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不愿“主动接班”的年轻人一样,查理一方面亲眼见证了父辈的辛苦与无助,另一方面也缺乏应有的磨炼,因此对“子承父业”便抱有天然的欲拒还迎,而他在之后的发展路径,也激发起了观众的好奇。

《长靴皇后》在上海和广州收到了良好反响,8月24日开始在北京的演出也吸引了诸多观众。将近两个半小时的演出中,演员有了淋漓尽致的发挥。《长靴皇后》故事与音乐结合紧密、节奏错落有致,整台剧有着很强的感染力,让观众像参加了一场欢乐的狂欢。

主角萝拉,凭借其“变装皇后”的身份,更是从一开始就强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位有着上挑眉毛、繁复眼妆、热辣造型的男人,头脑聪慧,怀抱畅快利落的人生态度,坦然洒脱地活出了那个实在的自己。

与先入为主的主观想象不同,围绕“变装皇后”群体完成剧情起承转合的《长靴皇后》,并非是个带有猎奇色彩的简单故事,它展现了变装艺术模糊界限、表达创意的本质,同时又将其融于真实的自我彰显、坦诚的自我认同之中。不论是在全剧伊始时还未真正长大的查理,还是黑人变装皇后萝拉,两人虽然有着不同的身份角色,但都分享着相同的曲折心路。

《长靴皇后》2012年首演于芝加哥、2013年登陆百老汇并开启全球巡演,《长靴皇后》已夺得六项托尼大奖。从7月开始《长靴皇后》在中国演出,整套百老汇巡演版原班人马均参演,两位男主角——扮演萝拉的Jos N.Banks和扮演查理的Lance Bordelon,唱功和演技均具备一流水准。

在舞台上穿着女装表演的萝拉看起来妖娆自信,用一曲别开生面的《Land of Lola》,让观众的精神为之一振;查理在剧中的每个唱段,也都饱含真实的生活印记,既有沮丧时的自我怀疑,又有重拾希望带来的由衷喜悦,道出了每个平凡人的心声。

二人各有一首情感澎湃的独唱歌曲,不论是萝拉的《Hold Me in Your Heart》,还是查理的《Soul of a Man》,都被演员融入了真挚又复杂的情绪,唱得颇有味道,至于两人面对父辈带有压迫感的期待、深感无能为力时的合唱《Not My Father’s Son》,也是深沉低回。《长靴皇后》的全剧词曲的精彩也得益于作者、流行音乐天后辛迪·劳帕的加盟。

热点排行

微信扫一扫看京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