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将戏曲搬到话剧舞台,重现《名优之死》的唯美悲剧

发布时间:2018-12-20 18:58:09    |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舞台上挂着金灿灿的“守旧”,舞台中央放着中式的桌椅与梳妆台,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在开幕前就体现出浓浓的京戏味儿。

 

 

     什么是“守旧”?这个词可以说是一语双关,首先,它是指传统戏曲的舞台装置。过去传统戏曲演出时所用的“台帐”(也称“堂幕”)和作为背景使用的底幕,幕上绣有各种装饰性图案。清末用布景后,传统的底幕习惯称“守旧”。

 

      而关于对传统规矩的“守旧”,也是《名优之死》这部戏的主要矛盾之一。戏里的刘振声与刘凤仙,他们对于传统戏曲分别是两种态度,刘振声严守传统,刘凤仙则不安于勤练苦工,“不在玩艺儿上用功夫,专在交际上用功夫”。

 


      今年正值田汉诞辰120周年,他的代表作《名优之死》于1927年首演,作品以揭示艺术的社会命运为主旨,讲述了京剧演员刘振声不幸的演艺生涯。北京人艺此次再度排演《名优之死》,是对经典的致敬,也是一次对于老作品的探索与创新。

 

      排演一部创作于1927年的戏,导演闫锐认为它对于今天的观众而言有更现实意义,“这部戏会反应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尝试去创新,好的东西要继承,在思想上、艺术性、观赏性上也会有创新。”



闫锐:导演兼主演,六岁凭《铡美案》登上央视春晚

 

      《名优之死》由任鸣、闫锐两代导演首度携手执导。又担纲导演,又是男主角,闫锐没有一天不练功,闫锐6岁唱着《铡美案》登上央视春晚,原本做过专业花脸演员的闫锐,扮演起刘振声这样的文武老生来,虽有戏曲功底,可在他的专业眼光看来,行当不同,一切都等于重新开始。

 

      舞台上的闫锐,无论是一段“打把子”的武戏,还是《打金砖》的文戏,动作行云流水,很难想象他们只有三个月的排练时间。

 

      闫锐提到戏中的一句台词,“要想成角儿,只有两个字:多练。”他说,“你下了多少功夫,你在台上就能展示多少功夫。”唱、念、打、做,这些话剧之外的东西,都需要演员们重新训练。演员既要在排练室完成故事的排练,还要私底下花大量时间去练功。

 

      闫锐说,“这是行业味比较重的戏,我们把行业味做足。”这部戏有两位专业京剧从业者,一位是扮演左宝奎的花脸演员刘宸,是年轻的丑行里的佼佼者,另一位是琴师赵宇,他是著名京剧演员张火丁的御用琴师。



李小萌:之前从未接触京剧,三个月完成蜕变

 

      学钢琴出身的李小萌,为了扮演刘凤仙,切切实实地从零起步。她花了三个月苦练唱做,请教了不少戏曲老师,她笑着说,“如果不自己一遍又一遍地练功,我真不敢在台上演。”

 

      李小萌在《名优之死》里有两段戏曲表演,一个是《霸王别姬》中的虞姬舞剑,另一个是《贵妃醉酒》。

 

      李小梦萌深切地感受到戏曲演员手腕的灵活,练剑的时候,戏曲老师让她对着墙面练习,剑不能碰墙,要做到剑能贴着自己的身体而滑动。

 

      说到《贵妃醉酒》,李小萌当即就唱了一小段,她这几个月已经培养出了对京剧的喜爱。“我刚接触戏曲的时候,对于戏曲的了解还很片面。梅派有一股韧劲,它没有特别硬朗的亮相,但却有一种劲儿一直游荡在她的声音和动作里。”

 

      杨贵妃的扮相特别雍容华贵,李小萌说自己上妆的时候像个木偶,“头面全都是别人帮你穿戴好,这种感觉也很新鲜,上妆的过程其实也是走近角色的过程。”



戏中戏的古今穿越

 

      《名优之死》借用戏曲舞台的元素,巧妙融于话剧舞台,既是舞台实景,又是虚构空间。在表现人物内心时,借鉴了戏曲的虚拟和间离。

 

       演员们在舞台上穿梭于戏曲世界与民国时代,因此,演员们换装的时间特别紧张,前一幕的李小萌还是留着水波纹头、穿旗袍的摩登女子,下一幕就得勒头、戴凤冠、穿戏服,作为一名当家花旦闪亮登场。


 

      舞台上有所创新,保留了中式的审美,开场的“守旧”,扇形的扇面、四合院、尾声的“同光十三绝”背景,让观众如同走入梨园旧梦。伴奏上既有传统的京胡伴奏,又有现代音乐的植入,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一版的《名优之死》加了一出“上天台”的戏,借助刘振声之死,连接到剧中刘秀之死,达到戏中戏的重叠。刘振声的一句“我活着是为了唱戏”,道出了一代戏曲人对传统艺术的坚守。



看的人说好才是好?

 

       戏中,人物围绕“戏曲表演到底是看的人说好重要,还是内行人说好重要”进行了多次讨论。然而这个问题对于各行各业的来说都有一定的启示。

 

      闫锐认为,“刘振声的故事,其实跟当下的演员也有相似的地方,我们演员守的是什么,传承的是什么,以及我们也有内心的挣扎和反抗。”而正如导演任鸣所言,一个行业的规矩和气节,关系着它的生存和毁灭。呼唤做人从艺的规矩和气节,这也是该剧在如今推出的现实意义。

 

      田汉先生在原著里,并没有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而是以热烈的情绪制造出戏剧激烈的矛盾冲突,并在最后一幕以刘振声的死这一浪漫化的处理方式达到高潮。


 

     李小萌看待剧中两个人物,认为他们都没有错,刘振声坚守传统,刘凤仙希望去适应社会,革新戏曲表演。她说,“现在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刘振声那样坚持初心,看了这个戏,也许会唤醒大家热血沸腾的一面。有一幕我在戏中跪下,重复班规,‘此刻不务正业,将来老大无成。若听外人煽惑,终究荒废一生……’每次都会控制不住地哽咽。”

 

      《名优之死》将在舞台上下、新老交融间带观众从2018年跨越至2019年,为过去的一年收官,开启新一年的演出序幕。



记者:嘉欣

摄影:李春光

热门推荐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可信网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