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将戏曲搬到话剧舞台,重现《名优之死》的唯美悲剧

发布时间:2018-12-20 18:58:09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舞台上挂着金灿灿的“守旧”,舞台中央放着中式的桌椅与梳妆台,北京人艺年度收官之作《名优之死》在开幕前就体现出浓浓的京戏味儿。

 

 

     什么是“守旧”?这个词可以说是一语双关,首先,它是指传统戏曲的舞台装置。过去传统戏曲演出时所用的“台帐”(也称“堂幕”)和作为背景使用的底幕,幕上绣有各种装饰性图案。清末用布景后,传统的底幕习惯称“守旧”。

 

      而关于对传统规矩的“守旧”,也是《名优之死》这部戏的主要矛盾之一。戏里的刘振声与刘凤仙,他们对于传统戏曲分别是两种态度,刘振声严守传统,刘凤仙则不安于勤练苦工,“不在玩艺儿上用功夫,专在交际上用功夫”。

 


      今年正值田汉诞辰120周年,他的代表作《名优之死》于1927年首演,作品以揭示艺术的社会命运为主旨,讲述了京剧演员刘振声不幸的演艺生涯。北京人艺此次再度排演《名优之死》,是对经典的致敬,也是一次对于老作品的探索与创新。

 

      排演一部创作于1927年的戏,导演闫锐认为它对于今天的观众而言有更现实意义,“这部戏会反应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尝试去创新,好的东西要继承,在思想上、艺术性、观赏性上也会有创新。”



闫锐:导演兼主演,六岁凭《铡美案》登上央视春晚

 

      《名优之死》由任鸣、闫锐两代导演首度携手执导。又担纲导演,又是男主角,闫锐没有一天不练功,闫锐6岁唱着《铡美案》登上央视春晚,原本做过专业花脸演员的闫锐,扮演起刘振声这样的文武老生来,虽有戏曲功底,可在他的专业眼光看来,行当不同,一切都等于重新开始。

 

      舞台上的闫锐,无论是一段“打把子”的武戏,还是《打金砖》的文戏,动作行云流水,很难想象他们只有三个月的排练时间。

 

      闫锐提到戏中的一句台词,“要想成角儿,只有两个字:多练。”他说,“你下了多少功夫,你在台上就能展示多少功夫。”唱、念、打、做,这些话剧之外的东西,都需要演员们重新训练。演员既要在排练室完成故事的排练,还要私底下花大量时间去练功。

 

      闫锐说,“这是行业味比较重的戏,我们把行业味做足。”这部戏有两位专业京剧从业者,一位是扮演左宝奎的花脸演员刘宸,是年轻的丑行里的佼佼者,另一位是琴师赵宇,他是著名京剧演员张火丁的御用琴师。



李小萌:之前从未接触京剧,三个月完成蜕变

 

      学钢琴出身的李小萌,为了扮演刘凤仙,切切实实地从零起步。她花了三个月苦练唱做,请教了不少戏曲老师,她笑着说,“如果不自己一遍又一遍地练功,我真不敢在台上演。”

 

      李小萌在《名优之死》里有两段戏曲表演,一个是《霸王别姬》中的虞姬舞剑,另一个是《贵妃醉酒》。

 

      李小梦萌深切地感受到戏曲演员手腕的灵活,练剑的时候,戏曲老师让她对着墙面练习,剑不能碰墙,要做到剑能贴着自己的身体而滑动。

 

      说到《贵妃醉酒》,李小萌当即就唱了一小段,她这几个月已经培养出了对京剧的喜爱。“我刚接触戏曲的时候,对于戏曲的了解还很片面。梅派有一股韧劲,它没有特别硬朗的亮相,但却有一种劲儿一直游荡在她的声音和动作里。”

 

      杨贵妃的扮相特别雍容华贵,李小萌说自己上妆的时候像个木偶,“头面全都是别人帮你穿戴好,这种感觉也很新鲜,上妆的过程其实也是走近角色的过程。”



戏中戏的古今穿越

 

      《名优之死》借用戏曲舞台的元素,巧妙融于话剧舞台,既是舞台实景,又是虚构空间。在表现人物内心时,借鉴了戏曲的虚拟和间离。

 

       演员们在舞台上穿梭于戏曲世界与民国时代,因此,演员们换装的时间特别紧张,前一幕的李小萌还是留着水波纹头、穿旗袍的摩登女子,下一幕就得勒头、戴凤冠、穿戏服,作为一名当家花旦闪亮登场。


 

      舞台上有所创新,保留了中式的审美,开场的“守旧”,扇形的扇面、四合院、尾声的“同光十三绝”背景,让观众如同走入梨园旧梦。伴奏上既有传统的京胡伴奏,又有现代音乐的植入,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一版的《名优之死》加了一出“上天台”的戏,借助刘振声之死,连接到剧中刘秀之死,达到戏中戏的重叠。刘振声的一句“我活着是为了唱戏”,道出了一代戏曲人对传统艺术的坚守。



看的人说好才是好?

 

       戏中,人物围绕“戏曲表演到底是看的人说好重要,还是内行人说好重要”进行了多次讨论。然而这个问题对于各行各业的来说都有一定的启示。

 

      闫锐认为,“刘振声的故事,其实跟当下的演员也有相似的地方,我们演员守的是什么,传承的是什么,以及我们也有内心的挣扎和反抗。”而正如导演任鸣所言,一个行业的规矩和气节,关系着它的生存和毁灭。呼唤做人从艺的规矩和气节,这也是该剧在如今推出的现实意义。

 

      田汉先生在原著里,并没有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而是以热烈的情绪制造出戏剧激烈的矛盾冲突,并在最后一幕以刘振声的死这一浪漫化的处理方式达到高潮。


 

     李小萌看待剧中两个人物,认为他们都没有错,刘振声坚守传统,刘凤仙希望去适应社会,革新戏曲表演。她说,“现在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刘振声那样坚持初心,看了这个戏,也许会唤醒大家热血沸腾的一面。有一幕我在戏中跪下,重复班规,‘此刻不务正业,将来老大无成。若听外人煽惑,终究荒废一生……’每次都会控制不住地哽咽。”

 

      《名优之死》将在舞台上下、新老交融间带观众从2018年跨越至2019年,为过去的一年收官,开启新一年的演出序幕。



记者:嘉欣

摄影:李春光

热点排行

梁丹妮:努力让角色发光,与冯远征夫妻同台很默契

1
  1. 2

    记住角色 淡化谭卓

  2. 3

    赖声川发布新剧《幺幺洞捌》 “仓库”里构筑“谍战奇梦”

  3. 4

    “音乐剧教父”韦伯最新力作《摇滚学校》将首次来华演出

  4. 5

    海洋题材舞台剧《平潭映象》入选国家艺术基金项目

  5. 6

    老舍12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开幕

  6. 7

    暗黑悬疑又不失温情《水曜日》北京首演受热捧

  7. 8

    话剧《求证》主创见面会成功举行

  8. 9

    北京人艺喜剧开年 《油漆未干》台上生活台下笑

  9. 10

    歌剧《茶花女》将成国家大剧院2019开年大戏

  10. 11

    陈妍希舞台首秀 一人饰紫霞与青霞

  11. 12

    第二届华语戏剧盛典颁奖 香港话剧团成大赢家

  12. 13

    东野圭吾《回廊亭杀人事件》全球首度改编舞台剧首演

  13. 14

    澳大利亚踢踏舞剧《踢踏狗》让观众耳目一新

  14. 15

    田壮壮重返江湖首现戏剧舞台:不能吹牛 排练真紧张

  15. 16

    话剧《哥本哈根》:从科学到人性的不确定性本质

  16. 17

    《醒·狮》缘何摘得中国舞蹈界最高奖

  17. 18

    陈佩斯:用最好的状态让观众享受喜剧快乐

  18. 19

    “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全国巡演圆满收官

  19. 20

    舞剧《人生若只如初见》在国家大剧院首演

  20. 21

    演活了谷文昌的辛柏青

  21. 22

    实力阵容经典重排《茶花女》

  22. 23

    《李尔王》重新定义莎士比亚

  23. 24

    《声入人心》如何以专业高度炼成现象级综艺

  24. 25

    反串出演男主角 蒋雯丽版的《庞氏骗局》会怎样?

  25. 26

    普契尼歌剧节交响乐团中国巡演开启 山西上演歌剧盛宴

  26. 27

    话剧《苍穹之上》礼赞平民英雄

  27. 28

    话剧《柳青》现实主义的时代魅力

  28. 29

    中国儿艺开启2019新春儿童戏剧嘉年华 15部大戏陪小朋友过节

  29. 30

    朗读躺在抽屉里的剧本,万一有机会上台呢

  30. 31

    60年前的《茶馆》,一直被翻新重建

  31. 32

    胡歌许晴连演6年 8小时的《如梦之梦》为何一票难求?

  32. 33

    京味话剧《天命》:呈传统曲艺 叙历史变迁

  33. 34

    北京人艺再演喜剧《她弥留之际》

  34. 35

    《最后一头战象》将演巨型“偶象”走上舞台

  35. 36

    音乐剧《我AI你》主演首次亮相

  36. 37

    宋晨雨:愿做“不露脸的演员”

  37. 38

    《音乐剧“我AI你”探班直播》预告

  38. 39

    导演樊冲:走出“舒适区” 再导原创音乐剧《我AI你》

  39. 40

    唯有爱与陪伴不可辜负 ——音乐剧《我AI你》导演樊冲专访

  40. 41

    他们将戏曲搬到话剧舞台,重现《名优之死》的唯美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