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求证》主创见面会成功举行

发布时间:2019-01-11 21:44:22    |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2019年1月11日,艺术研习社——《求证》主创见面会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成功举办,本次活动是龙马社和天桥艺术中心艺术教育部联合主办,由《求证》制作人陈婉姣致开场辞,四位演员赵薇、宋宁峰、周野芒、陈雅狄围绕着话剧《求证》的剧本角色、创作主题和排练趣闻等话题进行了对谈。


      《求证》制作人陈婉姣在活动开场致辞道:“《求证》是由龙马社和保利演出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一部话剧。这部剧最打动人的一点,就是这部剧的宿命感。《求证》是田壮壮导演慎重选择的一部剧,确实,字面言语很难全面去解读这个剧本,导演在排练的过程中,非常深入地和演员们探讨和感受人物角色,希望通过剧场的感染力,引起大家的一些共鸣。”


      活动中,四位演员首先分享了每个人对于各自角色的理解。赵薇也半开玩笑地跟大家说,大家不要觉得这部剧跟数学有关,它就是一个晦涩难懂的作品,我们还是更多的在演绎跟亲情、爱情、信任和某种与感情有关的一种表达。


      本次活动有三个主题:天才、亲情、孤独的自我求证。


天才科学家的世界


演员们如何走进天才科学家的世界?


      宋宁峰:首先,我是一个普通人,我觉得我跟天才的世界一定离得非常遥远,天才的世界或许是非常孤独的。剧中哈尔博士是个数学家,也是在数学领域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他一直试图求证真正天才和“我”之间的距离。


       赵薇:我觉得天才的世界是那种,谁都无法懂“我”,所以“我”会很孤独。这部剧是通过数学,让我们对人性有更深刻的认识。整台话剧我们就四个人来演出,演出近三个小时,每个人的工作量和所要表达的东西都很多,这是一个非常刺激的过程,总的来说排练这部话剧我们都很过瘾。


      周野芒:剧中每个人都有独立的精神世界,旁人要想走进去很难。这是我们现代社会常有的一种沟通的障碍,这部剧以数学为媒介,把剧中人物之间一种精神沟通的渠道给打开了。剧中的对话,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上,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即使是父女之间,他们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熟悉,这一点我就先不剧透了。


亲情之间的相爱相杀


      原生家庭是一个经常被大众被提及的词,它对人的性格究竟有多大影响?原生家庭对后代的影响,又与《求证》有什么联系呢?


      陈雅狄:戏里其实是这样的:妈妈在我和妹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我们了,所以我们一直都是跟数学家爸爸生活在一起的。因为爸爸是个极富天分、享誉世界的数学家,所以他的注意力都在数学上,而妹妹在某种层面上很像爸爸,姐姐则像是一个一直在照顾他们的角色。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姐姐就是这么一种情感。姐姐因为工作的原因,很早就离开了这个家,所以姐姐与父亲和妹妹的生活其实是一种分离的状态。


       赵薇:这个剧本沟通下来,我觉得是一个强势的姐姐和一个疯狂的妹妹,所以我跟姐姐直接的对手戏是非常好看的,这是一种相爱相杀的状态,而且杀的成分还多一点。两个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对于这么一个冷不丁下半生就要在精神病院度过的人(凯瑟琳)来说,姐姐是有强烈的想要挽救妹妹“欲望”在,但对于“我”来说,“我”还是始终坚持“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没有这种坚持,“我”也未必能把数学做到后来剧本所讲的那样一种极致的地步。


       周野芒:剧中的父亲没有太多生活能力,或许是生理上的东西和智慧上的东西是相辅相成的,一方面不发达,另一方面就会非常发达,罗伯特就体现在数学上。有意思的是,当女儿继承父亲某些特质的时候,我们会有两种可能性看待这件事,观众也会有一种期待:女儿会不会步入父亲的后尘?


孤独的自我论证


      《求证》,其实它不仅仅是一个数学的求证,更是一个人对自我的求证。当一个人知道当整个世界都怀疑你的时候,这个人一定是非常孤独的。四位演员在剧中,包括生活中,又是如何面对和度过这种困境的?


       陈雅狄:其实我一开始进剧组,导演说我跟大家相处得有点慢热。后来赵薇把我拉她家去了,直接住了好几天,然后我们就快速的熟悉起来了。


      关于孤独,其实我在排练厅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底下看戏,赵薇跟我们三个不停地轮换着演。剧中的凯瑟琳始终处在一个很无助、又很努力的状态中,站在姐姐的角度,我非常心疼,我能理解她,可是我帮不了她。生活当中也是这样,我们可以理解很多人,我们关照我们的朋友,可实际上能融入的非常少,从某种意义上,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孤岛。


      宋宁峰:是人其实都孤独。你看大家总是以各种理由凑在一起,然后组成一个小的家庭或者是大的社会,然后在离别的时候又会有一种很伤感的感觉。


      说起孤独,咱们这个《求证》里面有一场戏,我觉得我在台上就非常孤独。我有一场闯入家里的戏,当时父女两个正在讨论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晚上吃什么。就这个时候,我不识趣地拿着我的论文去找导师罗伯特,想问他写得怎么样,罗伯特导师不想理我,我说我要走吧,他又不让我走,然后又拉着凯瑟琳一直在聊他们的事情,我一直在他们边上,就给我晾着,晾了整整一场戏。(赵薇:导演说了,这场戏我们要重改一下,不应该有这种化学反应。宋宁峰:对,应该是有化学反应的,不应该是让我一个人感到很孤独。)


        周野芒:其实对于演员来说,我们每个人走入这个角色的时候也都是孤独的,没有什么人可以帮你,即使有人告诉你说,哎,你这样演,你那样演,那也消除不了这种感觉。即使是指导,别人也告诉不了我,我真正的内心体验是什么,我们只能借鉴。它是一个创作过程。所以孤独并不是可悲的,有的时候我们在创作上是会有这样一个求证的过程。


      赵薇:我觉得我的孤独是比较隐性的。就像我去年拖着雅狄到我家一样,每次把她诱惑到我家,我都说:我们一块对台词吧。实际上就是抱团取暖。我觉得我可能跟大多数人都是一样的,我们去跟朋友见面,我们丰富自己的所有业余生活,都是在掩饰某种孤独感来临以后,自己会独自面对的失落与伤感吧。


      其实可能孤独也并没有那么可怕,但是就跟死亡一样,传播了以后,大家都躲得远远的。只是在演凯瑟琳这个角色的时候,这种孤独感更甚。你会觉得自己像是初到一个星球,哇塞,就你一个人来了,这星球上所有人不认识你,跟你都没有关系。拍这个戏的时候,我还找了两个数学家,因为我的角色要读很多数学公式,我想知道这些公式日常该怎么读,然后数学家都是那种,眼神迷离,表情抽象,一副深陷在其中的样子。


演员与田壮壮导演合作《求证》的感想


      赵薇:跟壮壮老师认识很久了,一起工作还是第一次,我过去做一个作品,或者演一些东西,最希望的就是别人可以提出一些比我更好的意见,这是我内心特别大的一个渴望。跟壮壮导演合作,满足了我的这个愿望。


      宋宁峰:壮爷,我管他叫壮爷。生活中的所有事,无论是专业,还是对人生的看法,还是所有的,在一起玩儿,比如说对威士忌的一些看法,对酒的东西,我都可以跟他聊,跟田导在一起的时间,简直就是幸福极了。


      周野芒:我对田壮壮导演有一种非常牢靠的信任度,他是个出色的导演,也是个出色的演员,更是一个对艺术和对于所有的艺术形式有着非常独到成熟掌握的艺术家。这次找我演《求证》,让田壮壮导演来执导,我觉得特别荣幸。


      陈雅狄:其实刚开始压力特别大,当然现在压力也大。因为知道导演的要求有多高,所以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然后我们想要追求的那个东西,就在那,还有距离,所以还是要努力。



供稿:龙马社

热门推荐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可信网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