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哥本哈根》:从科学到人性的不确定性本质

发布时间:2019-01-09 14:59:21    |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哥本哈根》的舞台,简单到只有三把椅子、二扇门、一枝枯树。

 

      在几乎被白色覆盖的舞台上,《哥本哈根》的故事围绕着世界大战与核武器这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关键词而展开。

 

      话剧《哥本哈根》在1998年首次公开演出,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日本均有上演,引起巨大反响,被评论界称之为“哥本哈根现象”。

 

      从国外到国内,《哥本哈根》热还在持续。2018年12月底,国话版《哥本哈根》再次登上舞台。国话版《哥本哈根》从2003年首演,至今已经上演了200余场。



人物背景


      舞台上,全程只有三位演员。

 

      他们分别扮演的是物理学家海森堡、玻尔及玻尔的夫人玛格瑞特。



      海森堡,德国人,1932年获诺贝尔物理奖。海森堡以两件事著称于世:一是提出了著名的量子不确定性原理,揭示了微观世界混沌的本性;二是他主持过希特勒的原子弹计划,但未能造出原子弹。



       玻尔,犹太人,海森堡的老师,1922 年获诺贝尔物理奖。1939年"二战"爆发不久,丹麦被德军占领,波尔逃亡美国,与费米、奥本海默等科学家一起投入了原子弹的研究,最后研制出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

 

      "二战"期间,海森堡与波尔身处两大敌对阵营,谁先研制出原子弹,谁就会交给自己的国家使用。而这个竞赛的结果,是海森堡输了。


       海森堡为什么在这个竞赛中败下来?科学史上,一直有一个"海森堡之谜"。

 

      战后,海森堡宣称自己是一位科学的英雄,凭借科学家的良知抵制并暗中挫败了希特勒研制核武器的企图。


      然而,一种意见认为海森堡并不想造原子弹;另一种意见认为,海森堡,根本没有能力制造原子弹。



哥本哈根会见


      三位演员穿着白色的正装,头发上有一缕特别装饰过的白发,他们扮演的角色已经离世,因此,这是三个亡魂在台上对话。

 

      海森堡为什么要来哥本哈根?他的目的是什么?

 

      在戏的刚开始,就抛出来这个问题。

 

      1941年9月,在二次大战和原子弹的研制非常关键的时刻,海森堡以去哥本哈根参加量子力学的学术演讲为理由,去看望他的老师玻尔。



      在进行关键性谈话的时候,海森堡为了躲避监听,提出和玻尔去室外散步。这次十分钟的谈话导致了情同父子的师生关系彻底决裂,然而他们谈了什么,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三个亡灵不断地重现着这次对谈的不同版本,每个人的说法不同,俨然是一出罗生门。


 

关键词:物理学


       扮演玻尔与玛格丽特的演员分别是何瑜、杨青,两位演员从2003年开始排演这部戏,而扮演海森堡的李晔是第一次加入进来。

 

      李晔与两位出演过两百多场的演员搭档,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融入,三人都是国家话剧院的优秀演员,磨合并无问题,三人搭档得非常顺利。



       李晔此前在话剧《特赦》中饰演孙传芳的辩护律师孙观坼,从律师到物理学家,两者的职业跨度很大,相同的是,台词中充斥着大量的专业术语:

 

       “裂变怎么形成? 你向一颗铀核子发射一颗中子,它分裂而释放能量。” 

 

      “天然铀有两种核素——铀238 和铀235,其中铀235 所占比例不到百分之一,但就这少量核素是使快中子形成裂变的惟一成分。”

 

       李晔说,《哥本哈根》的剧本并不枯燥,这些知识本身是有魅力的。就像数学,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可以用数字来计算和表述,你真正了解了这个方法后,会觉得它有很大的乐趣。


      李晔接触这个剧本得时候,他对这些物理知识理解得很快。李晔高中学的理科,小时候的他,长大以后想当天文学家。


      他说,“那个时候对宇宙特别好奇,对星球、第一宇宙速度、人类生产的所有能让我们离开这个星球的飞行器为之着迷。”


不确定性原理


      《哥本哈根》跟李晔之前演绎的作品完全不同。

 

       李晔说,“现实主义的作品还是在说故事,而《哥本哈根》是另类的,它打破了所有传统现实主义作品对演员、人物的要求,它具有辩证性,又有量子物理、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它甚至把理论放入了剧本当中。”


 

       剧作家迈克尔·弗雷恩根据文献资料,结合了各方说法,假设海森堡与玻尔在哥本哈根会见的几种不同情况,写出了《哥本哈根》的剧本。

 

      这些假设是当事人曾经解释过的方向,但是他们的说法却对不上,在不同时期,他们对这个事情的说法也不完全一样。一个不到十分钟的谈话,决定了全世界所有人的命运,留下了太多的悬念。



      不确定性原理是由海森堡于1927年提出的理论,它在当时是一个全新的看法。


      “人类一直在探索两个世界,微观世界,即我们人类是什么?我们身边的世界到底是什么?另一个是寻找地球之外的更大的世界,但是这两个世界都是无极限的。我们细分原子,原子里还有中子,还有原子核,原子核还可以再细分,永远都在不断地探索之中。”李晔说道。


科学家的痛苦


      《哥本哈根》被很多观众评为最值得“二刷”的话剧,“二刷”这个说法可能还不准确,因为有的人看了不止两遍,甚至有狂热的粉丝看过几十遍。

 

      为什么值得一刷再刷?因为剧本实在经典,它绝对不会是一个让你闷到睡着的话剧。

 

      首先,戏中出现的三次原子弹爆炸的视频,震撼的音效会让你集中所有注意力。



        玛格丽特在刚开始一再重申,“只谈物理,不谈政治”。然而这正是他们的痛苦之处,物理与政治紧密挂钩,无从选择。

 

      即使对物理知识丝毫不感兴趣,不懂核反应堆、不懂量子力学、更不懂裂变,但是,但是当海森堡说出,“人们更容易错误地认为刚巧处在非正义一方的国家的百姓们会不那么热爱他们的国家”时,你一定能听懂他的痛苦是什么。


      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他可以为了科学研究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是,他始终站在自己的国家,非正义的一方。

 

科学与人性


       李晔的太太和儿子在首演的时候已经看过,六岁半的儿子规规矩矩地坐着,完整地看完了演出,李晔问他看懂了吗?

 

       他说,“不是很懂,但是爸爸,我很难过。”李晔说,孩子虽然没有看懂剧情,但是他能看得出,爸爸饰演的人物是难过的。

 

       随着不断的演出,李晔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能触摸到海森堡这个人物。

 

       关于海森堡在哥本哈根与玻尔的会见,他颇受争议的后半生,种种真相,似乎越来越接近。

 

       李晔说,这是演员塑造角色的一个美好的过程,“我不会去考虑怎么让自己像这个人物,而是去找更多的细节,发现更多可挖掘的东西,然后呈现出来。”

 

     《哥本哈根》的编剧用量子物理的不确定性去无限接近真相。台上的海森堡一次又一次从白色大门中推门而入,不断进入新的假设,像是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


       他们曾讨论滑雪、音乐、打牌,他们曾欢笑,他们谈最爱的物理,但最后还是不得不谈到政治。

 

       视频资料里的爆炸声,听得人心有余悸。李晔认为,《哥本哈根》的本质探讨的是人对世界、对生活、生命、亲人、祖国的态度,“当我们的科学到了非常尖端的时候,它所面临的不只是科学,还将面临它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很多东西是不可控的,作为一个科学家,对科学的态度,对人类命运的良知,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据悉,此次国话版《哥本哈根》将在国家话剧院小剧场上演至1月13日。



采访、编辑:刘佳欣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可信网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