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姬沛:将孟小冬的传奇故事搬上话剧舞台的“第一人”

戏剧
发布时间:2019-05-09 10:05:38    |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百年前的梨园行,名角儿们的影响力和这个时代明星相比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今天,能够被称为“天王”“天后”的明星也只是屈指可数,而在民国时期,梨园里一位年轻的女子因舞台之上英俊的扮相、醇厚苍劲的唱腔、无雌音的演绎被票友热捧,并称之为“冬皇”。


      她就是一代“冬皇”孟小冬,余派重要的传承人。


      孟小冬出生于梨园世家,自幼耳濡目染,因尊师重道,听从恩师余叔岩的教导,“惜戏如金”的她因着在舞台上精湛的技艺深受观众青睐。


      舞台之上男儿身,舞台之下貌美如花。从不谢幕的孟小冬为观众们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孟小冬


      她的传奇之处不仅限于短暂且辉煌的艺术生涯,还在于她的两段引人瞩目的感情经历。无论是她和京剧名家梅兰芳、还是她和上海青帮杜月笙的婚姻生活,时至今日依然为部分观众记得。


      对于过往相关的影视剧而言,创作者因为种种限制对于孟小冬的故事无法完整地叙述,对于孟小冬有兴趣的观众朋友们总是期待孟小冬真正成为“大女主”出现在大众视野。直到话剧《冬皇》的出现。

   

      话剧《冬皇》由导演姬沛执导,姬沛来自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教育系,作为将梨园“冬皇”孟小冬的故事完整搬上舞台的“第一人”,自1999年以来,先后执导过近20部作品。作为一名“学者型”导演,她有着学院派的严谨、对于前辈戏剧精神的传承,以及对于舞台美学的不断追求和探索。通过她的创作,在舞台上会呈现出怎样一种“冬皇”的形象?


将梨园“冬皇”搬上舞台的“第一人”


      2016年,导演姬沛以作家鲁迅小说《彷徨·伤逝》为故事背景,将其改编成为了舞台剧《子君》,这部作品的时代背景是民国,以“女性视角”将小说《伤逝》重新解读。在创作的“空窗期”,导演姬沛偶然间读到了作家万伯翱的作品《氍毹上的尘梦》,这本书讲述了孟小冬生活以及艺术生涯的点滴。对于导演姬沛而言,她和孟小冬的共同之处在于对艺术执着地追求,以及对舞台的“敬畏心”。


      在民国这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之下,孟小冬的内心有着无论何种时代的女性都会面临的困境和抉择:如何在事业和家庭生活中寻求平衡?孟小冬对于“独立”的态度不仅是特殊时代之下的产物,更多的是对于“自由”的追求。导演姬沛便有心将这样一段“传奇人生”搬上舞台。


      当有了创作想法之后,姬沛发现将这样一个传奇人物搬上舞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梅孟之恋”。导演姬沛在筹备之初和梅兰芳的后人进行了沟通交流,在经过和编剧庄一的沟通之后,将剧本进行二度创作,最终的故事将是舞台之上所呈现的一切。后来,导演姬沛又拜访了戏曲评论家翁思再,他表示:“导演姬沛是将孟小冬搬上戏剧舞台的‘第一人’。”前辈的鼓励让她有了创作的动力。



话剧《冬皇》剧照


孟小冬:从戏曲演员到梨园“冬皇”


      对于导演姬沛“女性化”的创作视角而言,孟小冬如何从一个普通的戏曲演员被大众所“神话”的?


      导演姬沛坦言:“舞台上的神是人手所造,造神也是需要一个过程。如果以平常心去看待这件事,我更关注她为何在短暂的艺术生涯中可以取得如此高的艺术成就?为何她的成就依然为后人所铭记?”


      在文本创作上,故事以倒叙的方式娓娓道来,起初以孟小冬秘而不宣的日常生活展开,后交待其为何告别舞台的原因。


      在艺术的巅峰期拥有了“冬皇”之美誉。在梨园行,无论选择何种流派,都是基于对自身的足够认知,以及未来的艺术规划而定。孟小冬拜师余叔岩是在其成名之后,尽管业务水平较其他演员相比足够精湛,依旧顺从师父苦心练习,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提高技艺。师父余叔岩对爱徒孟小冬的严格要求,要求她拒绝一切商业演出,专心提高业务水平。尊师重道的孟小冬秉承了师父“惜戏如金”的态度,最终收获了师父和大众的认可,成为了余派难能可贵的“传承人”。


话剧《冬皇》剧照


独立,让女人更美丽


      在导演姬沛以往的创作中,不乏耐人寻味的女性角色。能够将孟小冬这样一个传奇的人物呈现于戏剧舞台之上,我想,这样的创作经历是非比寻常的。


      孟小冬曾经先后与梅兰芳、杜月笙有过两次婚姻。这两段婚姻不曾影响其对于艺术的执着追求。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之间的权重关系依然是当今时代女性生活中不可逃避的难题,恰恰这也是话剧《冬皇》的现实意义。这部作品展现了孟小冬如何在一段“沉醉自我之情,消费他人之爱”的感情中摆脱出来,在遇见“知音”之后更好地遇见自己。


      孟小冬在艺术生涯如日中天之时,与梅兰芳喜结连理。舞台上虽然是男人扮相,但是对于每个女人而言,能够遇见真爱,都是一种幸福。婚后,她谢绝一切商演,但仍然没有停滞对艺术追求的脚步。


      对于孟小冬而言,无论生活境况如何,对于艺术地追求是不能停步的。抗日战争期间,她师承余叔岩,一心学艺。


      在导演姬沛看来,真正的独立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遇见怎样的男人无关。对于女性而言,独立的表现不仅限于对男人的不依赖,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复杂的社会处理好各种关系,在关系中了解他人的同时,认识自己,不被别人的言论所左右,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节奏。


话剧《冬皇》剧照


名声在外的“角儿” 唱不尽的经典唱段


      对于孟小冬而言,京剧艺术是她毕生追求的事业。在话剧《冬皇》中,有众多为人所熟知的梨园大家,比如余叔岩、梅兰芳、马连良。导演姬沛将戏曲和戏剧之美巧妙融合,以一种“大写意”的创作方式将孟小冬的故事展现在舞台之上。


      在话剧《冬皇》中,导演姬沛将一些名家唱段揉进故事中,通过戏曲的音乐之美展现孟小冬的艺术生命力,与此同时,在呈现方面,特邀了专业戏曲乐队伴奏加盟,彰显国粹之魅力。


      《四郎探母》中的杨四郎身在异域,思念母亲,这段呼应了孟小冬颠沛流离的后半生。1949年,孟小冬随杜月笙到香港,杜月笙去世十六年后,她又去了台湾,没有再回到大陆。


      《洪羊洞》中的杨延昭在垂暮之年感慨:“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这一段与杜月笙的人生有所呼应。杜月笙在国名党统治时期,他是蒋介石的马前卒,曾指派暗杀过共产党人士。在抗日战争时期,杜月笙以民族大义为重,从事抗日救亡运动,作出了巨大贡献。解放后,周恩来希望他回到上海,蒋介石希望他去台湾,而他选择了中立。《洪羊洞》对于杜月笙而言,是一生的总结,同样彰显了他的男人气概。


      除了老生唱段的选取,话剧《冬皇》还选取了《贵妃醉酒》和《游龙戏凤》中的经典唱段,以及更能够传情达意的昆曲《牡丹亭》中的唱段表现“梅孟之恋”的美好。为了帮助不熟悉戏曲艺术的观众迅速入戏,导演姬沛在创作过程中,试图通过挖掘人物身上的特质,以及帮助演员对于各自饰演的人物的理解,希望通过这样的表达能够和观众“共情”。


话剧《冬皇》剧照


女性导演的细腻与坚持


      不少看过导演姬沛作品的人对于其作品的评价是细腻且精致的。作为一名女性导演,在作品中多以女性为主要角色。对于话剧《冬皇》而言,又将以何种姿态展现在观众面前?这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在导演姬沛看来,话剧《冬皇》是一部颇具人文性的作品。在一本“非虚构题材”的作品中认识一个传奇女性,如何将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表达得恰如其分是创作中的难点之一。在和自己不断的“死磕”过程中,借助史料以及充分地想象空间,使得话剧《冬皇》更具有可看性。


      2003年,导演姬沛根据经典文学作品《安妮日记》创作了同名作品,看过的人表示,没想到能将这部作品排得如此温暖。导演姬沛表示,放大战争的残酷是其次,重要的是在苦难中彰显人物心灵之美好。同时留给观众一些想象的空间。


      在创作的过程中,导演姬沛给足了演员创作的空间,而不是强势地绑架演员的创作欲望。她不希望自己在创作中丢失了女性的性情,依旧保持着温柔且知性的态度去面对一切。与此同时,她有属于自己对戏剧艺术的执着和对美的追求,在创作中不断沉淀,最终达到自己所希望的状态,向观众呈现。


      1947年,孟小冬在杜月笙的生日会上以一曲《搜孤救孤》为自己的艺术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孟小冬在艺术巅峰时期隐退,在票友看来不失为一种遗憾。对于导演姬沛而言,人生不一定如此完美,在声名鹊起之时隐退,需要有着超越常人的勇气。随着话剧《冬皇》演出的临近,我们一起期待导演姬沛带给我们的一代梨园名家孟小冬的传奇人生。


热门推荐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可信网站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shineup.china.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正在上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