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到底是什么?女高音黄英答“歌剧十问”

发布时间:2018-07-02 09:42:50 来源:澎湃新闻网

集歌唱、戏剧、文化、艺术、表演等方方面面于一体,歌剧可以说是音乐皇冠上的一颗明珠。

然而作为西方舶来艺术,用意大利语、德语、法语甚至俄语演唱的歌剧,和中国观众总是隔了一层,中国歌唱家常常要花很多努力,才能将之传递给中国观众。

“你不能怪观众听不懂,你不教育、不宣传,确实是很难的,阳春白雪就是阳春白雪。”6月29日在文化论坛《大家说》上,女高音歌唱家黄英以“歌剧十问”为主题带来了一堂座谈,从专业歌唱家的角度带观众进入歌剧世界。

座谈现场的气氛活泼热烈,主持人和观众的问题也远不止十个,现择部分整理分享如下。

(主持人和黄英)

歌剧和音乐剧的区别在哪?

黄英:唱法上是有区别的,歌剧主要是童子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声音变了以后,十七八岁如果要学歌剧,要训练。意大利的美声唱法,歌剧演员是不用话筒的,音乐剧是用话筒的,而且它的训练方法不一样,表演成分更多一点。

歌剧演员以前都是大块的,尤其是女高音,块头不大是不能唱歌剧的。现在不一样了,21世纪的审美里,好的歌唱家不一定要有很大的块头。

欧洲传统歌剧院从一千个座位开始,最多到两千个座位,而且是圆顶,罗马教堂那种感觉,很符合声学的设计。一个演唱家要用自己的声音把两千个位置的空间装满,没有那个能力根本不行,所以要学技术。首先,自己的审美标准要确定好,你要怎样的声音,然后找合适的老师,一辈子有一个老师合适,那是最好的,一般情况下会有两个老师,太多可能就走弯路了。

现在人们对歌剧演员的要求越来越高。以前看帕瓦罗蒂唱爱情二重唱,男女主角体格都很大,站在一起隔了很远,观众只能听声音。但是最好的美声是声音、形象、歌唱、表演结合在一起,这一点我们应该和好的音乐剧演员学习,当代歌剧演员一定要学好表演、舞蹈、形体。当然了,歌剧演员的技术含金量比较高,所以童子功很重要,你要花很大精力在技术上面。

(讲座现场的黄英)

歌剧演员最重要的天赋是什么?

黄英:最重要的天赋之一首先是好声音。中国三大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好声音一大把。好声音以后,你还要有音乐感觉、语言感觉,我们也考形体、舞蹈节奏感,最好学一门乐器,精通一门乐器对你的歌唱、学习和准备工作更有帮助。形象也很重要。上海音乐学院声乐歌剧戏招生,女生至少160,男生最起码170,我是正好160考上的。为了满足身高条件,我穿了很长的裤子盖着很高的高跟鞋去考,差点摔跤,上台时,周小燕老师、葛朝祉老师都在下面坐着。

我学声乐学比较早,因为我的天赋很早就被伯乐发现,他当时是上海音乐学院附小的校长,也是上海市少年宫小伙伴艺术团的艺术指导。练声乐必须要有童子功,全方位的培养很重要。但是,声乐和器乐不一样,男生和女生又不一样,我小学五年级就变声了,变声变得好不好就很关键。我大概在14岁,刚刚变好声的时候经常担任独唱。

歌剧的主题都有哪些?

黄英:爱情、死亡、嫉妒、鲜血。我们主要以意大利语言为主唱歌,死亡、爱情是首要的,然后是嫉妒,再是鲜血,还有一个很重要叫灵魂。我教学生时告诉他们,这十个字必须背出来,你必须理解这十个经常用到的意大利语单词。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在台上穿的非常漂亮,晚礼服、耳环、高跟鞋,但一张嘴,一分钟就是台下十年功,2/3的工作都是在下面做的。你要了解作曲家、词作家、剧作家的历史背景、风格、特点,你要听别的歌唱家唱过的版本,现在资料很多很方便。还有就是翻译,包括同时代作曲家的对比和历史资料,字对字把意大利语翻译成中文。功课做好起码要一年半载的时间,还要找声乐教练练习。

如何锻炼歌剧语言?

黄英:真正的歌唱家是很了不起的。声乐是很抽象的科学,幸运的话你会找到合适的老师,但大部分人找不到合适的老师,这就很痛苦。

我经常跑到纽约、巴黎去找老师上课。要保证自己的发音纯正,你就要了解它的文化,要在那边生活,真正了解当地的艺术人文,才能慢慢地不断地成长。除了懂这门语言,你最好还可以讲这门语言。你要找发音、正音老师,还有声乐教练,很多工作之后才能体现一首歌、一部分作品。

帕瓦罗蒂也是一样的道理,有专门的教练帮他练,很贵,就像私教。所以做这个专业除了好声音,除了热爱,你还要有人力、财力、物力。这门艺术能做好,能站在舞台上,都是很了不起值得尊敬的,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奉献,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我们干这行都是自己贴钱去做,我要去上课都是一张欧元支票、一张美元支票,都是这么过来的。

文化要泡的,为什么我现在说意大利语很自信?因为我经常去泡。比如我教学生,所有字都一样,但他们就讲不清楚,感觉不对。我到意大利生活了,早上起来到咖啡店坐一下,意大利人很好客,“早上好”“小姐,你好吗”“今天过得怎么样”,你一听就听进去了。学声乐的人首先耳朵要好的。

(讲座现场的黄英)

男高音、女高音到底分哪几种?

黄英:男高音有轻型抒情男高音、抒情男高音、大号抒情男高音、戏剧男高音……我们最熟悉的那三位男高音——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我只能泛泛地分。

帕瓦罗蒂有金属般的声音,大部分人是没有的,他一般是抒情男高音,号不是很大。卡雷拉斯其实也是抒情男高音,但他唱得太重,会让大家担心技术上的问题。多明戈比较全面,他是男中音起家,也唱过威尔第,基本上是抒情男高音加一点戏剧性。现在多明戈转型唱男中音了,声音变厚了,他还大牌,还可以胜任。随着年龄增长,人的声音肯定更浓厚,会因此而调整曲目。

女高音可以泛泛分为花腔女高音、抒情花腔女高音、抒情女高音、戏剧女高音。戏剧女高音很少,瓦格纳女高音、威尔第女高音都是这种类型,很厉害,物以稀为贵。抒情花腔女高音,我绝对不碰这两种,不是我的东西绝不碰。我唱莫扎特,19世纪中叶的,甚至早期巴罗克,莫扎特之后再慢慢写实主义。

学生要在老师的指导下唱,不能跳过前面直接唱威尔第,直接唱《为艺术为爱情》(来自普契尼歌剧《托斯卡》)。我的学生一年级进来就要唱《为艺术为爱情》,没有技术、艺术修养,没有丰富的生活阅历,你唱不了,唱出来也不对。

基础很重要,地基打好以后,你才能唱后期作曲家的作品。打基础就是从年代来排序,亨德尔、莫扎特、罗西尼、贝里尼、唐尼采蒂、威尔第、瓦格纳、普契尼。

瓦格纳男女高音为什么很特别?

黄英:歌唱家首先要号大。有专门的瓦格纳歌唱家,他们的音色表达是通过德语,而且瓦格纳是诗剧,非常深,是要请专家来解释的。比较有深度的歌剧观众会非常喜欢瓦格纳,他们会有一点年龄感,也有很多年轻人喜欢。

你一定要听好团、好指挥、好歌唱家。我以前不太听瓦格纳,有一年德国科隆歌剧院到上海大剧院演《指环》(2010年),我看了一部,四个小时,唱得太好了,音乐太好了,指挥太棒了,风格全掌握好了,有几个演员是一流歌唱家。

从咏叹调进入歌剧会不会更容易?

黄英:会有人出综合唱片,一个小时里大概有12首咏叹调,不同歌唱家唱不同歌剧的选段,都是脍炙人口的。比如《蝴蝶夫人》里的“晴朗的一天”、《魔笛》里的“夜后咏叹调”、《弄臣》里的“女人善变”,还有普契尼的“星光灿烂”“今夜无人入眠”,大家都很熟。

咏叹调就是一首歌,表现的是特定场景里的情感、死亡、灵魂。意大利歌剧有些是要先讲话,先把场景讲完。比如,这个人被抓起来了,我一个人四面楚歌,让我死吧,让我哭泣吧。不是哭就是死,要么就是爱,歌剧就是这么回事。

咏叹调唱得好,观众可以像京剧一样叫好,对男歌唱家叫bravo对女歌唱家叫brava。我刚唱完观众一喊,立刻就有找到知音的感觉。我上次唱完一首咏叹调,就那一刻,别人都没有鼓掌,只有一个人叫brava,知音啊!我不认识这位知音,没见过,但是他懂。我唱的那首普契尼咏叹调还蛮有哲理的,很难唱。

听歌剧前观众需要做什么准备工作? 

黄英:你刚才说不要给大家压力,听懂了就行,听不懂也不用特意了解,我不同意,我觉得还是要做功课。既然要看歌剧,就要花时间了解历史背景,讲的什么内容,今天谁演出,为什么这个歌唱家好,为什么要听……现在网络那么发达方便,把它打出来。我会这样做,是因为有些交响乐我也不是很理解,我会提前了解背景,先苦后甜。

顺便讲一下艺术歌曲,三到四首歌之间最好不要鼓掌,因为歌曲之间是有连贯性的,所谓“诗意化”,就像一首诗、一幅画连到那。

看歌剧当然是比较隆重的,礼仪是最起码的,这是比较严肃的事,就像进教堂一样不能穿汗衫过去。你要尊重这门艺术,自己也要有一种仪式感。学歌剧是昂贵的艺术,听歌剧也是这样。

歌剧界你的女神是谁? 

黄英:玛利亚·卡拉斯,她就是为歌剧而生的Diva。她为歌剧而生,为艺术而生,为爱情而生。她唱的咏叹调是最经典的,她的生活经历也非常传奇。她后来刻意去减肥,四五十年代形象都不一样了,为了这门艺术做出了很多努力。她的《为艺术为爱情》唱得我泪流满面。这首歌她是用她的生活、生命、情感来唱的。她53岁英年早逝,太早了。

歌剧最好的时代是不是过去了?

黄英:我的希望就是生生不息。我现在教学生,在中国几所音乐学院,包括上海音乐学院发现了几个好苗子。歌唱家是脑力、体力、智慧结合的工作,不光要有好声音,还要有全方面的训练和培养。现在年轻一代也在注重表演方面的培养,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培养年轻一代的国际级的歌唱家。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