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乐团版《费加罗的婚礼》:最大程度还原莫扎特时代的乐感

发布时间:2018-07-11 10:09:53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为莫扎特最著名的歌剧作品之一,《费加罗的婚礼》以其优美华丽的音乐和活泼逗趣的剧情在两百多年来始终为观众所喜爱,算得上是“百听不厌系列”。

7月9日,巴洛克歌剧指挥大师勒内·雅各布斯率领享有“古乐界的柏林爱乐”美誉的德国弗莱堡巴洛克乐团及一众蜚声国际乐坛的歌唱家演绎《费加罗的婚礼》。这是继去年《女人心》之后,弗莱堡巴洛克乐团再度带来莫扎特的经典喜歌剧。名指、名团、名作的组合也造成了一票难求的火热场面,连开出加座也全部售罄。

作为古典时期的代表人物,莫扎特的歌剧由纯正的古乐团演绎显得格外优雅与地道。而这一次这部喜歌剧呈现为轻巧的半舞台版,但演员们纯熟技巧之外生动的表演即便缺了舞美也不影响观众入戏,台上台下的互动十分热烈。

(《费加罗的婚礼》半舞台版)

没有舞美整个舞台都是“戏”

四幕喜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是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众多歌剧作品中最为著名的一部,1786年5月1日首演于维也纳伯格剧院,由莫扎特本人亲自担任指挥。莫扎特用其富有魔力的音乐将紧凑的剧情、欢乐诙谐的场面与剧中人物性格的刻画完美结合,通过各种重唱形式来表达复杂的戏剧内容,运用新鲜活泼的音调刻画出真实而生动的人物形象,整体风格明快幽默、情节曲折生动,营造出强烈且极富张力的喜剧效果,堪称莫扎特歌剧的“巅峰之作”,是音乐史上最成功的喜歌剧之一。

本次上演的《费加罗的婚礼》为半舞台版歌剧,乐团、指挥、独唱与合唱团都在舞台上,不借助华丽繁复的舞美,极度考验指挥、歌手以及乐手对于音乐诠释的水准,是国际流行的演出形式。

这场半舞台版的呈现十分灵活,没有繁杂的布景,整个舞台却充满了“戏”。费加罗与父母相认的一段,演员甚至拿出手机自拍“全家福”,打破世界界限的处理亲切地拉近了两百多年前的歌剧与今天观众之间的距离;婚礼举行之时,管乐队起立,成为婚礼现场最贴切的“群众演员”;新娘拿着头纱和新郎玩斗牛,女高音直接和指挥挤在一方指挥台上挤眉弄眼……演员自由地穿着现代的服装在乐队见穿梭,时而台上台下串着跑,时而把台上的钢琴、乐手的座椅扶手变幻成配合表演的道具。活泼的表演风格与剧作中的喜剧桥段十分契合,3个半小时的演出中,演员们的表演逗得观众席掌声笑声不断。

(弗莱堡巴洛克乐团)

古乐团与莫扎特更配

近年来多次来沪的指挥大师勒内·雅各布斯在巴洛克和古典时期声乐作品方面名声显赫,名下已出版有200多张唱片,是一位备受瞩目的歌手、指挥、学者和教育家。由勒内担纲指挥的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曾荣膺第四十七届格莱美奖最佳歌剧录音奖(2004),还曾因莫扎特《魔笛》摘得《歌剧世界》杂志的年度CD奖、德国录音评论家奖、Classica杂志的年度惊喜奖以及BBC音乐杂志奖,是位不折不扣的莫扎特专家。

勒内热爱莫扎特,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莫扎特丰富的音乐不断给我以新的启示,我手头的《费加罗的婚礼》总谱是第二本,上一本用了十来年,翻阅过无数次,无法连缀成篇了。”勒内对歌剧的处理有自己独到的习惯,“我喜欢在谱子上做各种记录,关于演奏、演唱的标记也都要一一转移到新的总谱上。我习惯把博马舍的法文本、达·彭特的意大利文本都写在总谱上,写了之后记忆会更深刻,法文本更能还原故事背景,有助于理解情节、提示演员如何表演。”

弗莱堡巴洛克乐团是当今巴洛克古乐团体中的翘楚,也是欧洲各古典乐大奖的常客。《萨尔茨堡新闻报》称其为“对乐器在技术和心理上的把握以及局部处理,都让我们看到古乐演奏目前能达到的高度”。

指挥勒内在音乐会前分享了这只乐团演绎莫扎特的精妙之处,“选择弗莱堡巴洛克乐团和乐器是为了最大可能地还原莫扎特的时代乐感。”

古乐团的音色相比惯常的交响乐偏暗沉,却精致而富于回味,营造出旧日欧洲贵族生活的气息。勒内在解读中说,“小号能营造皇室氛围,圆号在西方文化里与捕猎有关,而且寓意着‘头上长角’,好像丈夫受到妻子的欺骗。弗莱堡巴洛克乐团的演奏一向很有激情,这次演出的时候,歌手将在乐团之中穿梭表演——这个意义上,乐团也是表演的一个重要部分,而不仅仅是单纯地演奏。”

此次与乐团一同来沪演出的歌唱家都是活跃于国际一线歌剧舞台,实力不俗,剧中饰演伯爵的男中音阿尔图·卡塔亚服役于柏林德意志国家歌剧院,饰演伯爵夫人的女高音索菲·卡尔陶瑟被赞为天生的“莫扎特歌手”,而饰演费加罗的男中低音罗伯特·格莱多虽然是第一次饰演费加罗,却也生动诙谐地拿捏角色,表现得十分精准。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