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叔”驾到,他的动漫钢琴音乐会为什么一票难求

发布时间:2018-07-12 09:38:18 来源:澎湃新闻网

很少有钢琴家能像Animenz,在Youtube、B站有那么多铁粉。

这位90后钢琴家学古典钢琴出身,却在动漫领域打出一片天地。在B站,他的视频点击率近2400万,其中动漫钢琴演奏合集已超过560万,Youtube的击率更是高达2.3亿。

Animenz的粉丝喜欢称他“A叔”,每场音乐会门票几乎都遭粉丝“秒杀”。7月9日,Animenz的动漫钢琴音乐会开到了上海音乐厅,粉丝们早早排队入场,同样一票难求。

(Animenz)

Animenz,原名郭迈克,出生于德国,是个90后。

6岁学钢琴,2017年毕业于罗斯托克音乐和戏剧学院,Animenz有着扎实的古典钢琴基础。然而相较于古典音乐,Animenz显然对动漫音乐更有兴趣。

完成老师布置的练习曲后,少年Animenz就喜欢弹动漫音乐。刚开始是《猫和老鼠》和迪士尼金曲,后来,他对日本动漫音乐越来越感兴趣,苦于难找琴谱,16岁,他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行将动漫音乐改为钢琴曲。

日本动画《罪恶王冠》的片头曲《My Dearest》,是Animenz改编的第一首曲子,“改编了这个曲子以后,我发现动漫钢琴是有未来的,开始寻找自己的风格。”

没学过专业作曲,Animenz一路都是摸索着自学。

即便是改编音乐,Animenz也始终坚持要有个人风格,“我听过很多改编的曲子,他们听起来很肖邦,但我不太喜欢,不太舒服,为什么?这等于复制肖邦,不是你自己改编的,我想听你自己的风格。”

Animenz习惯把钢琴当成乐团用,最开始,也有人说他的音乐像贝多芬,又像李斯特、勃拉姆斯,六七年过去,“Animenz Style”已经有了高辨识度,让人一听就知是他的作品。

这些年,Animenz看过的动漫不下1600部,改编的动漫钢琴曲多达120多首,累计一万多小时。

“如果音乐好听、动漫好看,我就改!”改曲时,Animenz基本会先看一遍动漫,了解了故事里的情节、人物、氛围、情感,改起来也更动容。

“如果是即兴弹出来,给我几小时就可以,但如果要写乐谱,最少要10小时、20小时,甚至50小时。”

Animenz如今最大的苦恼,是决定一首曲子到底以何种面貌呈现。因为灵感太多,他的即兴弹奏每一次都不一样,即兴弹奏可以随便弹,但落到乐谱上,他希望选一个最好听、最有美感的版本,即便听了一百遍,仍能让人觉得有意思。

将钢琴和动漫结合,打通古典和流行的通道,很多原本对古典音乐不感冒的观众,被Animenz吸引进了音乐厅。

“很多人能弹古典音乐,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弹,特别是亚洲,老师说弹就弹,父母说考级就弹,但他们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其实,每首曲子都有历史,好的老师会跟你介绍曲子背后的故事,你弹起来才会有真正的情感连接。”

谈及动漫钢琴为什么受人追捧,Animenz直言,“因为你听到音乐,马上会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动漫和故事,这种情感连接是最打动人的。”

喜欢改编就做了,Animenz完全没想到自己突然就火了,还有了那么多粉丝,因为是喜欢做的事,他说自己继续这样下去就可以了。

音乐会越开越多,Animenz如今回国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的母语是德语和英语,两年时间不到,中文说得越来越溜。

Animenz出生在德国一个上海人家庭里,平时不用中文,偶尔会说上海话。中文学这么快,他没找老师辅导,纯靠自学。

“我耳朵很好,我听你们念,跟着念,就会了。”得益于学钢琴,Animenz有一双灵敏的好耳朵,学什么都是跟着耳朵走,人学语言分感觉派、视觉派、听觉派,Animenz就是靠听。

德语、英语、法语、汉语,Animenz掌握了四门语言,如今正在自学日语。他强调,学语言的秘诀就是“要用”,“如果我在俄罗斯住两年,也绝对可以学好俄语。”

Animenz喜欢动漫,纯粹因为动漫梦幻,老有一些奇思妙想的故事。生活里的他也不是心思重的人,很多事情过了就算,不会想太多。

“比如我安排好了一件事,他不来,我也不会打电话催,不来就算了。生活还会继续,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还活着嘛,不死就行了。”

粉丝们喜欢Animenz幽默、反应快,看起来萌萌的,然而Animenz的心智远比他的实际年龄成熟许多。

“生活是很自然的,碰到什么事,你还有未来,千万别慌,不要想太多,保护你最基本的就可以了。”

怎么才能活得开心呢?Animenz自行总结了三点:有一群好友,有一个好的社交圈;有一份喜欢的工作;别被人控制,自己掌控人生。

“我不喜欢担心太多,很多东西不需要担心,你担心什么呢?”他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

热点排行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助力2018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

1
  1. 2

    刘锡荣——十年甘守一炉香

  2. 3

    单田芳:我这一辈子,不说书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3. 4

    西夏陵全力冲刺申报世遗

  4. 5

    悬疑烧脑的背后是治愈,音乐剧《水曜日》年底登陆上海

  5. 6

    若要戏曲出“好戏” 必须先出好剧本

  6. 7

    二次元登上舞台,能否激发传统艺术的当代想像

  7. 8

    2018奥林匹克公园音乐季落幕

  8. 9

    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9. 10

    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深上演

  10. 11

    非遗创业:感兴趣的青年多,能留下的少

  11. 12

    话剧《戏台》“搭”到加拿大

  12. 13

    “乾隆色谱”成功复原,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

  13. 14

    中国杂技《炫——集体草帽》俄罗斯摘银

  14. 15

    箜篌与乐队《袍修罗兰》唱片首发

  15. 16

    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级论坛即将在杭州举办

  16. 17

    马修·伯恩独特的“戏仿艺术”

  17. 18

    音乐剧《放牛班的春天》中文版启动小演员海选计划

  18. 19

    岁月虽易逝 生命当如歌

  19. 20

    怀念小提琴家盛中国:一曲《梁祝》成绝响

  20. 21

    首届中国(北京)演艺博览会落幕

  21. 22

    近120件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尽览大唐风华

  22. 23

    舞剧《花界人间》在京首演

  23. 24

    话剧《大医》将登陆人艺实验剧场 主创为中医文化发声

  24. 25

    中国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将与俄观众见面

  25. 26

    晚清四大奇案之“杨月楼”以新剧演绎,李宝春、金士杰主演

  26. 27

    石家庄举行国家级非遗坠子戏成果展演

  27. 28

    “失落”一甲子,史依弘重现梅派《铁冠图·刺虎》

  28. 29

    第四届中国越剧艺术节落地绍兴 9台现代戏奏响创新强音

  29. 30

    “中国文学与当代芭蕾”走进布鲁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