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也可以有文学和人生厚度

发布时间:2018-09-12 10:43:42 来源: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责任编辑: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舞蹈其实是最古老的艺术形式,早于音乐和文学。但由于这种纯粹的肢体和视觉艺术,在早年没有摄影摄像的情况下,缺乏记录的方式,就没有历史的延承,所以舞剧的创作者,可能普遍缺乏创作的底气、灵气和历史参考。提高舞剧的创作能力,请从讲好一个故事开始。

       

       正在上演特约撰稿人 | 江洋


       6月北京首演的舞剧《人生若只如初见》,讲述了清朝第一才子纳兰性德一生中的重要时刻与情感。虽然舞美和舞蹈都颇具亮点,然而对于真正了解纳兰的人生与情感故事的观众来说,这部剧依然充满遗憾,而这似乎也是中国舞剧默认而不思改进的普遍问题,即默认:身体语言很难讲述复杂和有深度的故事,也很难企及话剧、音乐剧的文本容量与文学高度。


       但从笔者的角度来看,情况本不必如此。


       这个剧的故事主线,就是普通观众可能熟知的部分:纳兰的才情被皇帝赏识,也得到少女卢氏的爱慕,二人结为夫妻,卢氏难产而亡,纳兰用短暂的余生怀念。副线索就是纳兰和顾贞观的友情,顾陪伴纳兰,直到纳兰病逝。


       舞剧的名字,也几乎就是所有文艺或者不文艺的青年都知道的纳兰名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但,哪怕就是这句被滥用的词句,说的究竟是什么呢?爱情若只如初见,就不会有那么多诡谲多变,衰败腐坏;友情若只如初见,就不会有那么多朋友消失在茫茫人海,再见也无言。悲剧有很多种,最简单的就是生离死别,而我们的舞剧,还在沿用这种“毫不费力”的套路,用死亡成其“悲”。


       纳兰故事,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其实有很多有趣而有深度的细节,而且还特别适合用“舞”展现。我们就从纳兰的诗词中引出他的两段关于爱情和友情的故事,来看看我们的舞剧创作者可以怎样挖掘出有意思、有剧情、又有深度的文学脚本: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是纳兰悼亡诗中的翘楚之作。纳兰性德十七岁时娶卢氏,但婚后仅三载卢氏即殁,纳兰悲不能抑,写了二三十首悼亡词,这是其中一首,回忆“当时”欢乐时光:我们曾在阳光灿烂的春天,尽情饮酒,酒醉之后,就那样沉沉睡去,也曾像当年的赵明诚、李清照夫妇一样,玩着“赌书”的游戏(“赌书”典故:赵李夫妇,互相比试对书的研读、熟悉程度,所以常指着书,说某事载某书某卷某行某页,以赌中与否来决胜负,同时胜者可先喝茶),玩的兴起,把茶都打翻了,弄湿了衣服,茶香四溢。那时的时光多么快乐,可是当时却不曾意识到,以为只是寻常的夫妻生活……


        这段从词中看到的故事,是不是很有画面感?而且还有相当的故事转折。


       从舞剧的创作角度,这一段既有很大的舞蹈创作空间,又能真正表达出一对“文人”的情感细节?—— 一对文人谈恋爱,毕竟是与那些只知道荡秋千,看花看雪看月亮的人是不同的。 


       第二段故事,我们来讲讲纳兰的友情,纳兰能成为曹雪芹写就的古今第一情种“贾宝玉”的灵感来源,有着坚实的现实理由,请看:


       金缕曲(赠梁汾) (节选)

      (纳兰容若)

       共君此夜须沉醉

       且由他、娥眉谣诼

       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问

       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从头翻悔

       一日心期千劫在

       后身缘、恐结他生里

       然诺重

       君须记


       初看此诗的读者,会以为这又是一个讲述爱情的作品,实则不然。


       这首词,是纳兰在22岁那年,遇见他的“忘年之交”顾贞观(梁汾)时所作;两个人亦师亦友亦兄弟;脾性相投;顾贞观的莫逆之交吴兆骞被诬流放多年,顾贞观一直在努力周旋,希望将他救回;纳兰看了顾贞观给吴兆骞写的两首诗,非常感动,决心与顾贞观一起营救吴兆骞;同时,就给友人写下了这首不是“情诗”,胜似“情诗”的金缕曲。若干年后,吴兆骞在纳兰等朋友的帮助下终于南归,头白而还乡;到此,他流放黑龙江的宁古塔已二十多年矣!


       一日心所有期,注定历经千劫。而我们此后的缘分,恐怕要结在他生了。然而这个承诺如此之重,望君记得。


       你看,纳兰这个人,是不是古往今来一大情种?对朋友尚能表达的如此深情;关于他笔下的“他生”,在另一悼亡词里的结尾,他写:“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就算再结他生知己,还会怕两人都薄命,缘分淡薄,只剩晓风残月,清泪落尽,纸灰飞起......


       这故事还没完,有一段值得挖掘和表达的后续,令人叹息:吴兆骞在朋友的帮助下回到京城,顾贞观最是高兴;然而,他很快就发现,吴兆骞身上昔日那股傲岸自负、锋芒毕露的性情不见了,却多了随遇而安、小心翼翼、消沉落寞的心态。是啊,像吴兆骞这样的江南才子,还有什么比失“志”更可悲的呢?!顾贞观在《金缕曲》词作中曾经设问:“问人生至此凄凉否?”这本是他慰藉吴兆骞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能揣测到,面对归来后失“志”的吴兆骞,他是否会叩问吴,究竟是什么把从前的你身上宝贵的棱角磨掉了?以顾的为人,他肯定不会后悔曾经为救吴兆骞付出的一切,但他一定会在对吴兆骞失望之余,感到内心有一种无以言表的“痛”,为朋友、也为他自己。


       顾贞观写给吴兆骞的诗句,后来感动了纳兰的正是这句:“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至此凄凉否?”面对自己苦心营救多年,终于救回来的朋友,看到他已非当年壮志凌云的少年,换成今日这样被患难磨平了棱角,垂垂已近老矣的人;当年的分别真的不算凄凉,20多年后重见,才更是凄凉吧!


       那么,这一段故事,如果用舞蹈的形式呈现,一个曾经意气风发,棱角分明的少年,转化为多年后唯唯诺诺的中年,在肢体动作、妆容等等方面都可以很容易做出好文章,同时还能真正切题:人生若只如初见,还能唤起人们普遍的共鸣:谁都有失散的,不复默契的,失去了少年锋芒的朋友。


       如果这个舞剧,能将故事讲到这一层,是不是更能打动观众并且出人意料?——因为有真切的“人物”和真实的“人性”,而不是人尽皆知的剧情套路。 


       这出剧如果这么做,除了舞蹈与诗意的审美之外,还能带给我们真正的思考:纳兰,有了我们普通人梦想的一切:荣华富贵、才貌双全、文才武略、爱情、红颜知己、生死许诺的友情,什么都不缺,却为何一生都不快乐?—— 正是因为太完满,就会把自己的精神专注于那完满中的缺口,耿耿于怀。


       舞剧之所以叫舞“剧”,而不是舞蹈,群舞。是因为它就跟话剧、音乐剧一样,核心是“剧”,是故事。舞蹈是形式,故事才是内容核心与灵魂。


       中国的舞剧创作,一直有个默认的“原罪”理论——舞蹈长于抒情,拙于叙事。那就干脆简化叙事,舞蹈间用字幕说明背景即可。这是一种值得质疑和反思的“潜规则”。 


       先不说几十年前那些舞剧样板戏的套路,即使到了今天,我们仍然可以总结出与那些样板戏类似的剧情套路:男主女主遭遇阻碍(可能是土豪恶霸,可能是封建专制,父母强势,可能就是简单的病痛死亡),最后或历经磨难,终成眷属;或生离死别,羽化成蝶。


       大家想一想,这是不是就足够归纳我们大多数在舞台上看到的舞剧故事?简单的善恶,好人坏人的二元对立,这是我们喜欢看到的故事吗?近期大热的剧集《延禧攻略》,其最大的成功,就是反套路 —— 从来都是如白天鹅般的女主,现在换成了黑天鹅,睚眦必报的皇宫女战士。我们热衷讨论剧中人物的“黑化”,挑战着我们对“好人坏人”的简单理解,是不是很好看,又很解气? 


       舞蹈,较之文字为主要叙事载体的话剧、音乐剧,确实天生有叙事缺陷,但绝不是不能叙事,需要更高明地叙事,而且还具有其他形式无可比拟的优势(比如上文提到的“赌书消得泼茶香”那样的情节)。关键是,我们的舞剧创作者,能不能重视文本和故事的创作,明白所有的形式是为叙事而做。


       如要总结,我们可以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四项基本支持”来说舞剧的创作问题:以“故事”(剧)为中心;两个基本点:音乐、舞蹈。四项基本支持:舞美、服装、化妆、道具。 


       舞蹈其实是最古老的艺术形式,早于音乐和文学。但由于这种纯粹的肢体和视觉艺术,在早年没有摄影摄像的情况下,缺乏记录的方式,就没有历史的延承,所以舞剧的创作者,可能普遍缺乏创作的底气、灵气和历史参考。提高舞剧的创作能力,请从讲好一个故事开始。 


      

       作者简介:

       江洋

       跨界独立制作人 / 作家 / 剧评人

       2009年出版个人文艺著作《情若满弦》

       2011年,制作出品第一场小剧场音乐会,同时创建了这个跨界的音乐会品牌 — “情若满弦” 

       截止2018年,已策划、制作了40多场主题音乐会。

       

       免责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正在上演频道立场。本文由江洋授权 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 发表,并经本频道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和本频道同意,并请附上出处(中国网正在上演频道)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http://shineup.china.com.cn/yywd/detail2_2018_09/12/945855.html

热点排行

梁丹妮:努力让角色发光,与冯远征夫妻同台很默契

1
  1. 2

    记住角色 淡化谭卓

  2. 3

    赖声川发布新剧《幺幺洞捌》 “仓库”里构筑“谍战奇梦”

  3. 4

    “音乐剧教父”韦伯最新力作《摇滚学校》将首次来华演出

  4. 5

    海洋题材舞台剧《平潭映象》入选国家艺术基金项目

  5. 6

    老舍12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开幕

  6. 7

    暗黑悬疑又不失温情《水曜日》北京首演受热捧

  7. 8

    话剧《求证》主创见面会成功举行

  8. 9

    北京人艺喜剧开年 《油漆未干》台上生活台下笑

  9. 10

    歌剧《茶花女》将成国家大剧院2019开年大戏

  10. 11

    陈妍希舞台首秀 一人饰紫霞与青霞

  11. 12

    第二届华语戏剧盛典颁奖 香港话剧团成大赢家

  12. 13

    东野圭吾《回廊亭杀人事件》全球首度改编舞台剧首演

  13. 14

    澳大利亚踢踏舞剧《踢踏狗》让观众耳目一新

  14. 15

    田壮壮重返江湖首现戏剧舞台:不能吹牛 排练真紧张

  15. 16

    话剧《哥本哈根》:从科学到人性的不确定性本质

  16. 17

    《醒·狮》缘何摘得中国舞蹈界最高奖

  17. 18

    陈佩斯:用最好的状态让观众享受喜剧快乐

  18. 19

    “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全国巡演圆满收官

  19. 20

    舞剧《人生若只如初见》在国家大剧院首演

  20. 21

    演活了谷文昌的辛柏青

  21. 22

    实力阵容经典重排《茶花女》

  22. 23

    《李尔王》重新定义莎士比亚

  23. 24

    《声入人心》如何以专业高度炼成现象级综艺

  24. 25

    反串出演男主角 蒋雯丽版的《庞氏骗局》会怎样?

  25. 26

    普契尼歌剧节交响乐团中国巡演开启 山西上演歌剧盛宴

  26. 27

    话剧《苍穹之上》礼赞平民英雄

  27. 28

    话剧《柳青》现实主义的时代魅力

  28. 29

    中国儿艺开启2019新春儿童戏剧嘉年华 15部大戏陪小朋友过节

  29. 30

    朗读躺在抽屉里的剧本,万一有机会上台呢

  30. 31

    60年前的《茶馆》,一直被翻新重建

  31. 32

    胡歌许晴连演6年 8小时的《如梦之梦》为何一票难求?

  32. 33

    京味话剧《天命》:呈传统曲艺 叙历史变迁

  33. 34

    北京人艺再演喜剧《她弥留之际》

  34. 35

    《最后一头战象》将演巨型“偶象”走上舞台

  35. 36

    音乐剧《我AI你》主演首次亮相

  36. 37

    宋晨雨:愿做“不露脸的演员”

  37. 38

    《音乐剧“我AI你”探班直播》预告

  38. 39

    导演樊冲:走出“舒适区” 再导原创音乐剧《我AI你》

  39. 40

    唯有爱与陪伴不可辜负 ——音乐剧《我AI你》导演樊冲专访

  40. 41

    他们将戏曲搬到话剧舞台,重现《名优之死》的唯美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