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艺术节|芭蕾《闪闪的红星》:我们如何不忘初心?

发布时间:2018-10-11 15:32:03 来源:澎湃新闻

      《白毛女》《红色娘子军》这两个家喻户晓的红色故事,都曾被改编为芭蕾,成为一代人心中的经典。

      今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上海芭蕾舞团历经两年多的创排,把又一部银幕红色经典搬上舞台,原创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将于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首演。

      10月10日,在上海芭蕾舞团排练厅,上芭的演员们仍在争分夺秒进行最后的排练。《闪闪的红星》在红色经典的基础上加入当代表达,运用了大量蒙太奇手法,观众们可以看到大小两个潘东子同台,看到古典芭蕾和红色题材的融合,看到潘东子一路历经艰难困苦内心逐渐坚定的过程。


(左起)张文君扮演潘东子父亲,吴虎生扮演成年潘东子,范晓枫扮演潘东子母亲


      “我们这辈人都是听着《闪闪的红星》这个故事长大的。现在我们如何不忘初心? 什么又是初心?在芭蕾舞《闪闪的红星》中,大潘冬子就是当今年轻人的缩影,他怎么看待那段历史,看待我们当年走过的那段路?大潘东子行军路上种种与儿时的记忆交织,不断闪回,正是这样一个回顾的过程。我想通过成年潘冬子表达的正是这个。” 编导赵明说。

      “超现实主义”“超浪漫主义”的芭蕾舞剧

      原创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由赵明担任编剧及编导。赵明的作品多次摘得“文华奖”、“荷花奖”、“五个一工程奖”等中国舞蹈届含金量最高的大奖。早在20年前,他就编导过舞剧《闪闪的红星》,由黄豆豆主演。

      当年的舞剧取得了成功,赵明心里却一直没有放下《闪闪的红星》,“总想是不是能有一个机缘,把这部剧以我这么多年来对人生的认识、对编舞的认识,用我的方式、当代的方式演绎它。”

      此次与上芭合作将《闪闪的红星》改编为芭蕾,赵明大胆融入自己的想法对这一红色经典做了改编。当年那部红色经典电影已经上映44年,中国的形势、台下的观众,和电影诞生之初有了很大变化,赵明希望重讲这个故事,赋予它当代含义。

      改编后的故事从上芭首席明星吴虎生扮演的成年红军战士潘冬子的视角徐徐展开,行军路上的种种与儿时的记忆相交织,少年时期潘东子和他已经牺牲的父亲母亲轮番闪回出现,带他回顾了自己的过往,令潘冬子更加坚定了信仰,那就是为救起更多的母亲、守护更多的家庭而英勇奋战到底。


上芭首席吴虎生扮演成年潘东子


      成年潘东子也是赵明人生的总结,“我在人生中可能有痛苦有遗憾,有达不到的东西,我全部寄托在成年潘东子身上,他不管能力有多少,都在努力去达到。”

      这种全新的蒙太奇式的舞剧叙事方式及故事结构不仅理清了人物间的关系,行军路上各种节奏的埋伏、急行、夜行也与舞剧的变奏性不谋而合。

      赵明把这版《闪闪的红星》特色概括为“超现实主义”“超浪漫主义”。两个潘东子在舞台上的相遇,以“超现实”的方式讲述了过往,讲述了少年潘东子如何在心中种下火种,留下红色基因。而剧中的映山红、竹林以及红五星,都被赵明人格化,由舞者穿着传统芭蕾舞裙以浪漫的古典芭蕾方式表达,“红军战士和古典芭蕾舞的结合如何成立,如何让大家接受?我们想要做到。我们的舞美、服装、音乐都做出了努力。”

      明星阵容精心打磨

      《闪闪的红星》开排至今已近4个月。紧张排练的间隙,上海芭蕾舞团从首席到群舞,近80名演员不但抽空跟“南京路上好八连”的战士们学习军姿,在汗水中淬炼军人的精气神;更前往江西“深扎”采风,坚定理想信念的同时,为舞剧创排和角色表演汲取养分。

      进入首演前的最后冲刺阶段,全球首演阵容也已全部确定。演员们大都十分年轻,但在反复排练中,眼里也逐渐有了那个年代坚毅的神情。

      对演惯了王子的上芭首席明星吴虎生而言,为在舞台上塑造潘冬子红军战士形象,他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匍匐、下蹲、倒地。


      “每次赵导给我讲戏都很投入让我有想哭的感觉 表现起来的时候就很轻松。”虽然辛苦,但赵明导演的细致讲解让他很快进入了角色。在吴虎生看来,潘冬子的内心既有对父母、伙伴、家乡的爱与依恋,又有因为童年的悲伤经历而立志为了民族的美好未来抛头颅洒热血的一往无前,是一个平凡的、接地气的人物形象,更是一种代表着热血与坚毅的精神符号。

      刚刚进团不久的演员严庆辰扮演少年潘冬子,这个角色起初由一名女舞者担任,后来在赵明坚持下换成男演员,团里个子最小的严庆辰得到了这个机会也把握住了机会,和前辈反复磨合排演之下,他的小潘东子得到了大家的肯定。

      上芭首席范晓枫扮演潘东子的母亲,这是她跟腱断裂伤愈复出之后首次接演重要角色,也是她首次挑战革命母亲的角色。“以前只是喜欢跳 这次加了自己的感悟心情。”在这样的时间节点碰到这个角色,能通过芭蕾的语汇去演绎这样一个母亲,范晓枫感慨自己有幸参与,“希望首演那天大门打开,父辈能重温年轻时光,年轻一辈能够感受到那个时代的纯真和坚毅。”

      舞美、音乐当代化表达

      电影《闪闪的红星》中,由傅庚辰创作的《映山红》《红星照我去战斗》《红星歌》深入人心。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特意保留了这三首经典乐曲。除此之外,担任该剧作曲的杜鸣根据编导赵明的要求,进行了全新的创作。


电影《闪闪的红星》海报


      如何让新的音乐和这三首经典乐曲自然的融为一体,让观众随着剧情的发展、随着音乐情感的起伏而感动,同时又要符合芭蕾舞剧的艺术表现方式,让音乐保持舞蹈性,是杜鸣面临的最大挑战。他为此做了大量琢磨与思考,为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谱写了动人的音乐,既兼顾了芭蕾的艺术表现方式,保持了音乐的舞蹈性又饱含积极向上的情感力量。

      韩江担任舞美及灯光设计。“现在这个年代排这样一部作品、呈现这样一个革命题材有特别好的引领作用。”但观众已经改变了,韩江和赵明一致认为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也该有当代特质。编舞侧重在舞台上直接呈现潘东子的内心世界,韩江也希望通过舞美,把“纯粹心里镜像的东西呈现出来”。他以巨大的岩石为基调设计了舞美,舞台上由四块大石组成的高达11米的山石,合起时是巍巍高山,分开时是块块巨石,表面“贴”满了厚实的油画颜料,具象上它是环境的体现,抽象上它又是冬子的心理依托和支撑。

      为了突出浪漫的特质,韩江对布景采取了绘画性的处理。比如表现苏区幸福生活和“小小竹排江中流,巍巍青山两岸走”时,采用了画家尹朝阳的两幅油画,这两幅油画用简单的色彩勾勒出江南的美景,大色块中兼有类似中国画的泼墨感。

      “通过这样的布景,红军和古典芭蕾舞的东西完全可以融合起来,整个芭蕾舞剧的气场是一致的,达成这一点就够了。”

      担任本剧服饰及造型设计的李锐丁则将他的设计定义为“红色的交响”。他说道,“所有的色彩走向是一种交响式的表现方法,轻、重、浓、淡、张扬、抑制、抒情、高亢,都在设计中有节奏地出现。所有人物的设计来源于原始形象本身,但又区别于原始形象,有着显而易见的突破及变形。”本剧的服饰在具体制作上也运用了国际流行的毛裁、拼贴、肌理、手绘、半朋克式的方式。以期达到红色革命艺术化,历史题材现代化,民俗元素时尚化,民族样式芭蕾化,中国故事世界化。

      据悉,《闪闪的红星》将于2018年10月24日至28日于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进行全球首演。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及青年指挥张诚杰将执棒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进行现场伴奏,还有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女高音歌唱家杨学进和上海歌剧院男高音歌唱家迟立明担任独唱。这一芭蕾舞剧既是革命精神和红色情怀的延续,也是上芭人对芭蕾艺术的传承与创新,更是以海派芭蕾讲好中国故事,打响“上海文化”品牌的努力。




责任编辑:张喆

热点排行

微信扫一扫看京剧